JP Management Development Ltd.
遠見管理發展有限公司
Tel       :  +852-35116253  Mobile +852-69088682
email jpmgthk8@outlook.com

© 2019 by JP Management Development Ltd.

中港可共研匯改過渡  東方日報 2016.2.15

 

祝猴年和諧多福!過年前帶領一批用心向學、年輕有為的MBA學生參訪廣東自貿區,於前海夢工場和蛇口招商局集團展廳等交流,認識國家發展。

 

國家向前邁進遇到的困難可謂星羅棋布,盲目批鬥還是善意建言?不容出錯還是鼓勵創新?自貿區裏,匯聚大批造夢者,他們不畏失敗,努力創新,多年改革已令深圳經濟即將超越香港。

 

自貿區內先行先試

熾熱的改革焦點還有匯率自由化,能否利用香港創出及過渡一個世上沒有相同處境的匯率機制,讓區內企業以香港模式先行先試,尤其港匯擁有久經考驗的匯率制度。

 

港元曾遭狙擊,仍然屹立不倒,宜細閱舊因新由:

 

一、狙擊落點

對沖基金狙擊外匯,實際上是從「銀行體系」把港元大幅抽離,變成美元。再配以股市、衍生品等工具進行「立體狙擊」,利用港元荒製造恐慌。

圖中第3項便是「銀行體系」,「貨幣基礎」組成之一,按過往經驗只需千多億元便夠市場需要,目前超出一倍多,接近歷史高位,資金空前充裕。

二、狙擊市場

多出的二千多億元,相信是金磚國家在內的各地局勢不穩,熱錢流入所至。金管局多次干預,接收美元,留下港元於銀行體系。也即是說, 「銀行體系」的背後都有着美金撐腰;情況有如第1項的「發鈔」,必有等值美元作備份;第2項的「外匯基金票據」,金管局發行債券來吸納港元,但也同時兌換 為美元資產作儲備。

 

由此可見,「貨幣發行局制度」是令「貨幣基礎」的所有「存量」和「流量」得到美元的十足支持。況且,外匯儲備更高達約2.8萬億港元(折合3,500億美元),遠大於正常需求的千多億元,保護罩寬厚。

 

對沖基金甚難狙擊

 

三、狙擊彈藥

根據報道,金融海嘯後的對沖基金總資產規模萎縮至約3萬億美元,仍少於京港兩地的外匯儲備。況且,在新監管制度要求下,銀行收縮涉及風險權重的借貸,令對沖基金肆意擴張倍添困難。

 

銀行本身也在新巴塞爾的資本監管下,難以衍生工具建立自營交易、推波助瀾。至於衍生工具的特點,只要計算日的匯率或利率沒有改變,也不會最終產生落井下石的作用,開盤者還需自掏腰包付帳。對沖基金更需要全球一致協調行動,終止手上現有投資,當然這是不可能的事。

 

擬設企業財資中心

今天香港經濟沒有嚴重轉壞,外向型比重也相應降低。那邊廂,美國經濟卻乍暖還寒。油價持續低於開採成本,頁岩氣公司多達四十多家申請破產保護,聯儲局主席甚至提出可能採用負利率的驚人言論。

 

總括而言,港匯機制是一安全模式,廣東自貿區可考慮設「企業財資中心」(見早期文章)研發小組,與香港共推匯率改革過渡安排,讓企業先行先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