微軟推行的永久在家工作,是否能進行到底?海怪 矽谷洞察 2020-10-23

婚姻就像圍城,城外的人想進去,城裡的人想出去。

 

錢鐘書先生的這一個絕妙的比喻,其實也可以套用在今天的話題上——在家辦公。上班呢?也像一座圍城,整日在公司996的人渴望著能夠在家辦公,而真正在家辦公的人又吵著要回公司效力。

 

其中的玄妙,相信很多在今年疫情之初遠端辦公的職場人們可以深有體會。

 

不過,從員工角度來說,要是可以長期在家工作,還是非常值得期待,只要能保質保量完成工作,不至於被公司開掉,既能夠免除通勤之苦,也能自由安排時間。不過相應的代價,可能就是原本清晰的上下班變成了24小時隨時可以工作,生活和工作可能會難解難分,如果獨身一人還可能要面臨獨自工作帶來的孤獨感,郵件和視訊會議可能成了你最多的社交了。如果從公司角度來說,員工長期遠端辦公,公司可以省下相應的租金和辦公費用等一大筆開支,但相應的代價是,有可能無法確保員工的工作效率,也可能增加團隊的溝通成本。

 

在疫情控制之後,國內的大小公司立刻就恢復了集體辦公的方式,很顯然從公司角度還是更希望員工們乖乖來辦公室上班的,不然怎麼對得起昂貴的租金呢?當然,一些職場人也非常慶倖,終於能擺脫在家辦公的低效率,迫不及待沖回辦公室,繼續過上996的生活了。

 

在大洋彼岸,現在依然身處疫情漩渦的美國的眾多互聯網公司,不得不繼續要求和支持一部分員工堅持遠端辦公。而且一些公司已經準備將這種大規模的在家辦公模式給常態化了。比如,微軟。

最近美國媒體報導,微軟總部開始允許員工每週可以有不超過50%的工作時間在家工作,而且經過經理批准後,一些崗位的員工可以永久進行遠端工作。更激進的是,當微軟認定這些職位的員工確實適合遠端工作,這些員工還可以獲得遠端辦公費用,甚至在不影響工作的情況下,可以到國外辦公。

這一新措施又讓我們看得有些酸了。要知道,去年微軟日本還開始實行了“上四休三”的新周工作制,據說效果還很好,真是讓國內的職場人豔羨不已。

 

到底是什麼給了微軟敢做出推行“永久在家辦公”的勇氣?而國內類似的互聯網公司則為何不願意嘗試,甚至還要他們的廣大員工把“996”當職業的“福報”呢?是兩國職場文化的不同,還是員工的素質有差異?

 

這一期,讓我們走近“遠程辦公”的發展史,來一探究竟吧。

 

在家遠程辦公50年,在反反復中徘徊
 

因為孤陋寡聞,我第一次聽到有關“在家辦公”的概念,已經是在2013年。當時在網上看到新任雅虎CEO的瑪麗莎·梅耶爾,強勢要求公司取消一直以來實行的“在家辦公”在內的彈性工作制,要求雅虎員工必須回到離家就近的雅虎辦公室辦公。

 

當時,雅虎HR給員工的理由是,只有在辦公室才能在一起並肩戰鬥。這對於當時正在試圖從衰敗業績中自救的雅虎來說,可以說是既能變相裁掉冗餘員工,又能提升員工工作效率的少數措施了。不可否認,雅虎的衰落,與之前過於放鬆員工管理的公司制度和過高的福利有直接的關係。但是雅虎衰落的鍋,是否應該由“在家辦公”制度來背,還值得商榷。但卻是給當時的我留下了這樣的一個印象。

 

最早真正推行遠程辦公制度的是另一家IT巨頭IBM。在80年初,IBM就開始推出了個人電腦,可能是為了驗證個人電腦在家的工作場景,IBM開始嘗試讓一些員工在家裡安裝這些硬體終端,嘗試居家辦公。當時IBM對於遠端辦公的訴求是一方面減少員工的通勤時間,一方面可以節省公司的辦公開支。

根據IBM的統計,1995年至2008年之間,IBM共減少了7800萬平方英尺的辦公空間,並出售了其中5800萬平方英尺,獲得19億美元的收益。2009年,IBM報告稱,當時在全球173個國家和地區的38.6萬名員工中,有40%在家辦公。

 

但不幸的是,IBM也在進入新千年的第二個十年之後,由於新型戰略並沒有達到預期,成了一個吃老本的代表,在家辦公所節省出來的費用,也可以被看作是“算小帳”的表現。在2017年,IBM也結束了遠端辦公的政策,要求員工重新回到辦公室工作。

 

難道推行“在家辦公”的公司都要面臨衰落的宿命嗎?顯然不是的。

 

隨著移動互聯網技術的普及和大量遠端辦公軟體的成熟,越來越多的企業開始推行遠端辦公,既包括微軟、Facebook、Twitter這樣的IT、互聯網巨頭公司,也有大量的中小企業。根據CNBC旗下的一個獨立網站的報導,有資料顯示,截至2019年,已經有69%的組織允許員工至少一部分時間在家辦公,現在允許遠端辦公的公司比例相比20年前已經是3倍的增長了。

現在疫情更成為了遠端辦公的催化劑。原本微軟的CEO納德拉對於永久在家辦公持高度懷疑態度的,他在疫情之初還表示,認為在家辦公後,員工的心理狀況和社交聯繫可能會受到影響。而現在,微軟這項“混合工作模式”的新政可能已經打消了這位CEO的顧慮了。而紮克伯格在今年5月份預測說,未來5到10年內,Facebook有50%的員工將會遠端工作,他們的舉措就是要在美國的二三線城市大舉招人,這樣一來可能會減少大筆的員工工資。

 

對於是否要支持遠端辦公,這些企業家們心裡都裝著一個明明白白的小帳本呢。

 

根據研究公司“全球職場分析”(Global Workplace Analytics)的資料,到了2018年底,光是在美國就已經至少有3000萬人在家中遠端辦公,占美國工作人口的16%-19%。目前已經有超過八成的美國企業引入了遠程辦公制度,像亞馬遜、希爾頓、戴爾等國際企業,都提供了遠端職位。

 

但是,在遠程辦公上,太平洋兩岸的公司可能仍然面臨著同樣的困境。

遠端辦公,想要實現不容易
 

為什麼國內的企業,即使是位居頭部的互聯網科技公司,都很少去專門推行遠端辦公呢?

 

從顯而易見的原因來看,大多數企業管理者都認為,員工在家辦公會因為干擾因素太多,造成工作效率低下、遠端會議溝通的效果不如當面溝通及時有效、影響團隊的整體協作等影響,而且如果允許一部分人遠端辦公,會使得不得不到公司上班的同事產生不滿的意見。

 

以上是可以明面上可以說的理由。實際上,中國大多數企業,包括這些主動推出和推廣移動線上辦公系統的互聯網公司們,從根本上,仍然還是採用大工業時代遺留下來的集中式生產方式,其背後的人性假設仍然是我們的員工只是為了賺錢而工作,只有在相當嚴密的組織管理之下,員工才會賣力,貢獻其腦力和精力。

 

對於大多數企業管理者來說,移動辦公軟體和遠端視訊會議系統等工具的出現,只能是作為原有工作的錦上添花,可以確保員工在出差、旅途、休息時,也能隨時待命或者直接“遠端”工作。可謂是,員工們才糾結生活和工作的平衡,而老闆們則選擇“工作要拿來工作,生活也可以拿來工作”的“都要”策略。

 

對於美國的互聯網科技公司來說,想要實現遠端辦公,其實也並不容易。前面我們已經提到的雅虎和IBM,已經在遠端辦公上打了退堂鼓,現在則是因為疫情黑天鵝的因素,促使微軟、Facebook等幾大巨頭公司主動推行遠程辦公。按照這一歷史經驗,難保這些巨頭會在將來因為收入銳減、業績下滑,或者是要開源節流等原因,終止這一政策,通過再次強迫這些員工回到辦公室上班,而變相迫使其辭職呢?

 

毋庸置疑,對於長期遠端辦公的企業和員工,同時由於居家辦公,特別需要依靠員工自身強大的自製力和計劃性,而如果企業不能很好地掌控員工的工作動態,也不能及時驗收期工作成果,很容易出現員工的工作懈怠和責任心的喪失。由於大多數時間,在家的員工要獨自處理工作,一定會產生與團隊的疏離感,造成團隊內部溝通不暢帶來整體協作效率的低下,以及難以排解的孤獨感。這些都需要推行在家辦公制度的公司要解決的問題。

 

有問題就不意味著不去推動這一趨勢。現在遠端辦公的優勢也正在顯現。首先是由於線上辦公軟體的進步帶來了在家辦公的效率的提升,正在突破工作協作和交流的屏障。其次是相關遠端辦公案例和經驗的增加,使得企業能夠有更多手段來幫助員工解決相關的心理問題,員工也有了相應經驗能夠在居家辦公中養成高效工作的習慣。

 

另外,更重要的一點是遠端辦公給了企業在全國乃至全球的人才招募以更大的空間。企業可以更靈活、更低成本的招募那些全球各地的工程師、專業人員,而無需承擔高昂的工資或者人才引進的花費。而這些員工也可以足不出戶獲得一流企業的offer,在家門口完成著全球協作的項目。

 

顯然,對於遠端辦公的質疑會一直持續,這個過程還是會反反復複,但是我們要看到遠端辦公可以帶來更多企業組織創新的可能性。


 

為什麼有些企業,更容易推行遠端辦公?

 

說一千,道一萬,推行遠端辦公,並不是一刀切的事情,也不是一蹴而就的事情。儘管已經有50年的歷史,遠端辦公也基本上僅限於IT領域的一些互聯網科技企業,傳統企業幾乎沒有大規模推行的可能。而就這些互聯網科技企業中,對待遠端辦公的推行方式和具體措施也可能都不盡相同。

 

有不合適的,自然就有合適的。在美國就有一家公司,從2005年創立至今,就一直在推行遠程辦公。這家叫Automattic的IT服務公司,不僅將遠端辦公的精神始終堅持下來,而且還一直發揚光大,到2017年,公司將唯一的總部辦公室也關閉了。目前全公司1170員工,遍佈在全球的76個國家裡,都在遠端辦公,2019年公司估值也上漲到了30億美元。

 

之所以能夠做到全員在家辦公,首先自然跟公司創始人始終把“遠端第一”放在公司管理的首位,但是更為根本的是公司和全體員工抗議將遠端辦公的效率發揮到極致。

 

公司從一開始的招聘環節上就只招募那些能夠完全適應于遠程辦公的人才。那如何確保這一點呢?Automattic招聘從始至終都是線上上進行的,而且要通過初步篩選的應聘者先線上參與專案,再決定是否留用。他們對應聘者的主要要求就是高主動性和良好的書面表達能力,前者保證員工有自驅力,能夠保質保量的完成工作,後者保證員工有很好的溝通能力和清楚的表達能力,能夠高效完成線上協作。

 

當然為了增強員工的歸屬感,Automattic每年會將全體員工召集起來,安排一次長達一周的大聚會,説明新員工更好地認識公司和線上合作的同事。

 

從Automattic的案例中,我們看到對於那些小而美的科技公司來說,既需要在全球開展業務,又需要一個小而美的高效執行的團隊,那麼推行遠端辦公是一個不錯的策略,這樣對這些高度自律又有協作精神的人,居家辦公更具有吸引力。

 

另外一類企業是,公司需要招募大量的靈活工作的員工。比如總部位於澳大利亞跨國公司的Appen和中國的線上教育公司VIPKID。Appen是一家為機器學習以及人工智慧企業提供資料服務的公司,有781位專職員工是在辦公室工作,而需要遠端工作的是他們分散在全世界的100多萬個資料獲取和標注人員。而在VIPKID平臺上,每個月有近10萬的北美老師報名,申請在平臺工作。VIPKID也連續多年在一個“最佳遠端辦公公司TOP100榜單”排名上名列前茅。正是遠端辦公帶給這兩家企業實現了這些全新的商業模式。

 

至此,我們再來看在家遠端辦公的推廣,可能就會有一些更深的認知。對於企業而言,想要推行這一制度,不光是引進相關的辦公軟體和溝通工具,更重要的要去改革公司組織的工作流程、人才招募的標準,以及重視遠端辦公模式,是否有配套的定期溝通回饋機制,是否和公司的業務相匹配,是否敢於在新專案或者新部門中進行大膽嘗試。對於個人而言,想要獲得在家辦公的“福利”,就需要培養出獨立主動、有始有終的工作習慣,高效精准的溝通能力,以及良好自驅力和自我調節的心理能力。

 

想想這些問題,你可以再考慮下遠端辦公,離你還會遠嗎?

JP Management Development Ltd.
遠見管理發展有限公司
Tel:     +852-28248413 (Office) +852-69088682 (Mobile)
Email: jpmgthk8@outlook.com

© 2020 by JP Management Development Lt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