從滙豐銀行在華業務看外資銀行的策略選擇和經營層次 2017-09-12

 

      2000年3月,筆者曾在《“入世”中國銀行業面臨的挑戰與對策》(中國金融出版社 ISBN 7-5049-2312-5)一書第30頁中預測:“總體而言,中國加入WTO後,中國對外資銀行開放的領域和範圍會比目前要廣闊的多。但是,外資銀行不會‘哪兒都想去,什麼都想做’,相反它們因自身利益和需要進行挑肥揀瘦,與中資銀行作出逆向選擇……”。 自我國在2001年底正式“入世”迄今近16年時間裡,我國不斷加大對外資銀行的市場開放,其中較具代表性的開放舉措是在2006年年底,國務院發佈《中華人民共和國外資銀行管理條例》 ,允許外資行法人化改制,即外資行可以申請將分行轉為在中國註冊的法人銀行,享受“國民待遇”。2007年,外資行法人化改制迅速推進,到2007年底,外資行法人機構總行已有29家,法人機構分行及附屬機構達到125家。同時,外資行資產規模也經歷了飛速擴張。2007年末,外資行總資產突破萬億元,達到人民幣1.25萬億元,同比增長34.98%,占銀行業金融機構總資產的比重為2.38%。然而,這一比重成為了外資行在國內發展一閃即逝的輝煌。此後,外資行的資產比重開始下降,中間幾年有所起伏但是也難以超過2007年的這一比例。根據銀監會資料統計,2006年至2015年,外資行總資產從人民幣9,279億元增加到人民幣2.68萬億元,粗略估算平均每年增長率超過20%。不過,外資行總資產占比從2007年末的2.38%下降到了2015年末的1.38%。單從規模比較而言,這一點與“我國銀行業金融機構的整體資產總規模卻從2007年末約為53萬億,大幅度飆升至2016年末的232萬億,九年翻了4.4倍”形成強烈反差。

 

  圍繞外資銀行在過去數年在華業務規模占比不增反縮背後原因,不同的人由於其分析比較依據的不同,自然有“見仁見智”的不同的解讀。其中,較有代表性的解讀主要有三種:其一,是外資銀行在我國“水土不服”,無法與我國商業銀行進行有效競爭;其二,是因歐美銀行母行受美國次貸危機所觸發的全球金融危機的影響,有收縮甚至撤離包括中國在內的海外市場的需要;其三,是外資銀行策略性選擇在華業務拓展重點,其目標客戶、業務經營層次和市場覆蓋與中資銀行均有較明顯差異,無法用傳統的規模指標進行有意義的中外資銀行的橫向比較。事實上,基於市場、稅務、法律、監管和內部績效考核【如通過內部轉移定價(包括資金轉移定價和業務費用轉移定價)和利用管理會計進行間接成本分攤等】以及其他內部考慮等多方面原因,不少外資銀行在華業務人員在華髮起的業務或源自中國客戶的業務,最終並不體現在其在華分支機搆的帳簿上。簡單用外資銀行在華的“帳簿”表面資料進行這類橫向比較,難免無法作出客觀和全面的比較。顯然易見,上述三種不同的解讀所依賴的觀察和分析的物件是很不同的。 基於滙豐控股(以下簡稱“滙豐”或“匯控”)以下在華業務的具體資料及其相關業務發展時間序列情況,筆者較為認同上述的第三種解讀。

 

  第一,匯控在華業務不追求簡單的信貸規模增長,更注重策略性配合匯控的全球發展戰略。資料顯示,匯控雖是目前在華最大的外資銀行,但其在華業務規模及增長速度遠不如眾多的中國城商行。根據畢馬威《2017年中國銀行業調查報告》,2016年末,滙豐控股在華的子行“滙豐銀行(中國)有限公司”以總資產4,217億元人民幣排列在中國所有註冊銀行的第38位(排在位居第37位的包商銀行之後)。同期,其貸款總餘額為1,649億元人民幣、存款總餘額2,684億元人民幣、營業收入104億元人民幣、 淨利息收入62.65億元人民幣,淨利潤41.75億元人民幣。另據匯控公開披露的資訊顯示, 2017年6月末,滙豐在華授信風險敞口總額為1,580億美元,其中,在岸授信風險敞口占54%,批發授信風險敞口1,490億美元,零售敞口為90億美元。在上述1580億美元授信風險敞口中,在岸貸款額為380億美元,占中國整體銀行在岸貸款總額僅為0.2%,2017年上半年壞帳額不足1億美元。在1,490億美元批發授信敞口中,銀行(359億)、非銀行金融機構(18億)、主權機構(328億)和公司(782億)分別占24%、1%和22%和53% 。在公司授信風險敞口中,25%授予外資企業,33%授予國有企業。從行業分佈情況看,公司授信風險敞口中,IT和電子行業占14%、金屬礦產業占5%、公共事業占5%、地產占19%、建築、材料和機械占7%、化工和塑膠占6%、消費品和零售占7%,其他行業則占37%。值得一提的是,匯控對上述中國主權機構、銀行和非銀行金融機構及公司客戶的授信在很大程度上是與匯控自身全球業務發展戰略相關,單獨授信或為貸款而貸款的情況很少,有關授信往往與支持匯控在全球債務資本市場、股票資本市場、衍生工具市場及海外並購市場的業務發展相關。

 

  第二,匯控以全球觀組織管理其在華業務發展。正如匯控在其網站描述那樣:“滙豐是全球最大的銀行及金融服務機構之一。我們通過四大環球業務:零售銀行及財富管理、工商金融、環球銀行及資本市場以及環球私人銀行,為約3,800萬名客戶提供服務。我們的業務網路遍及歐洲、亞洲、中東及非洲、北美和拉美,覆蓋全球67個國家和地區。”匯控在華業務既包括其在華子行--- 滙豐銀行(中國)有限公司和其他分支機搆直接承辦和記帳的在岸業務,也包括匯控全球網路承辦並在海外分支機搆記帳的離岸業務。 長期以來,匯控在其產品和服務創新均堅持“整合全行為客戶”的指導思想。以“人民幣國際化”、“一帶一路”和“粵港澳大灣區”等背景為例,匯控在其全球分支機搆設立了22個中國業務團隊(China Desk)和在44個涉及“一帶一路”國家的分支機搆建立了相應的內部業務組織管理體系。據匯控最新公佈的2017年“半年報”披露的資訊顯示:“2017年上半年,匯控全球從人民幣國際化獲得的收益達20至25億美元”。2016年10月,匯控通過其設在盧森堡的分支機搆和設在中國的分支機搆的有效聯動,成功爭取到總部設於盧森堡、託管資產約13萬億歐元明訊銀行(Clearstream Banking S.A.)的在華資產託管業務便是其中一個典型例子。而在盧森堡設立了眾多分支機搆的中資銀行卻未能利用“主場優勢”爭取到明信銀行的人民幣資產託管業務,在一定程度上也反映出中資銀行在拓展全球業務時的“全球觀”與匯控的差異。

 

  第三,匯控十分注重在華業務所涉及的客戶、產品和服務及地域的策略選擇。如上述資料顯示,匯控在華的客戶主要以主權和金融機構客戶和高信用等級客戶為主,而匯控在目標客戶選擇和為客戶提供產品服務時均特別注重其中內含的“國際聯繫”以凸顯自身的競爭優勢;在產品服務的策略選擇上,匯控更注重發展可帶來不斷重複收益的業務(recurring revenues)而不是一次性收益的業務;在經營地域的策略選擇上,匯控更注重選擇以對外經濟交往密切度高的地域開展業務。匯控選擇分別把“北、上、廣、深”和“珠三角”作為其在華機構業務和公司及個人業務的重點地域策略便是其中典型例子。

 

  第四,匯控在更高的經營層次與中資金融機構展開在華業務的競爭。匯控及其成員在華開展業務的經營主體涵蓋銀行、保險、證券、基金和資產管理等廣泛領域。為此,其重點經營領域和層次主要集中在債務資本市場、股票資本市場、衍生工具市場、跨境並購、跨境資產託管、基金、財富管理和資產管理等方面。反觀中資銀行,近年雖不遺餘力推進綜合化經營,但核心業務仍主要停留在傳統商業銀行的基礎產品服務層面上。以下資料和實例可略見匯控目前在華業務的經營層次一斑:

 

  • 自2003年以來,滙豐控股是中國海外收購合併最佳銀行,並自2010年起一直佔有最高的市場份額;

  • 自2016年末推出自身品牌的信用卡以來,發行信用卡已超過25萬張;

  • 針對中國人口老齡化問題的日益凸顯,匯控僅年大力拓展在華的人壽和養老保險業務。2017年上半年,保費收入和資產管理額年化增長率分別高達14%和15%;

  • 2017年6月末,繼續成為合資格境外機構投資者人民幣資產託管銀行排位第一的銀行,市場份額高達53.7%;

  • 2017年上半年,作為排位第一的離岸人民幣債券包銷行,包銷市場份額達28.5%;

  • 2017年上半年,匯控在“熊貓債包銷排行榜”中列外資銀行的第一位;

  • 2017年,連續在第六年獲《亞洲貨幣》票選最佳離岸人民幣銀行;

  • 按“萬德資訊公司”2017年3月公佈的資料,按資產管理額計算,滙豐控股是最大認可開放式基金(南向)管理者,其市場份額達43.1%;

  • 2017年上半年,匯控發起2.9億美元的“創新增長基金(Innovation Growth Fund)”用以支持珠三角領先的高新企業;

  • 2017年7月初,匯控作為首家國際性銀行獲准成立“匯控前海證券公司” ,成為首家外資控股的合資券商。

 

   第五,匯控特別注重開發和打造有利於其在華長遠業務發展的“戰略資源”。從過往多年匯控在華業務發展情況看,匯控除努力把握各個不同時期的商機發展當下業務外,匯控特別注重注重開發和打造有利於其在華長遠業務發展的“戰略資源”,其中包括:爭取各類賴以“混業經營”的各類牌照和監管許可證照(2008年至2011年間,匯控申請獲准的牌照和監管許可包括:上海黃金交易會員、財政部中國政府債券主承銷商、人行公開市場票據拍賣承銷商、債券市場造市商牌照、交叉貨幣掉期牌照、信用風險緩釋—交易商牌照、信用風險緩釋—主交易商資格和信用風險緩釋證書發行者、債券清算代理資格、遠期和掉期造市商、人民幣外匯期權交易許可等)、資產託管、資金清算和結算基礎設施、證券包銷和交易管道(如:滬港通、深港通和債券通等)、外匯和衍生工具交易平臺。

 

  總括言之,從規模經營和競爭到價值經營和競爭是我國銀行業界當前面臨的重大策略抉擇,分析和比較匯控在華業務的策略選擇和經營層次,對於正在大力推進業務轉型的我國不同類型的商業銀行有極具時效性的參考意義。

JP Management Development Ltd.
遠見管理發展有限公司
Tel:     +852-28248413 (Office) +852-69088682 (Mobile)
Email: jpmgthk8@outlook.com

© 2020 by JP Management Development Lt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