商業銀行擴大接受抵質押品範圍開展授信業務時應重點解決的若干關鍵問題  2015-10-19

 

作為風險緩釋的其中一種主要方式,商業銀行在給其客戶授信時,往往會要求授信物件提供相應的抵質押品以備日後對沖其因授信而引起的風險。傳統上,抵押品主要指不動產,包括房屋、土地、汽車、機器等價值較大的實物形態的資產;質押品主要指所有者的權利證書和在公開市場進行交易的金融資產等。抵押品在抵押給債權人,辦理完抵押手續之後也表現為質押形式。在具體操作實務上,較常見的抵質押品包括存款單、土地證、房屋產權證、汽車產權證、匯票、支票、本票、債券、倉單、提單,依法可以轉讓的股份及其他權利證書。這些抵質押品的特點是:(1)可以直接變現成現金。如將土地出讓,將房屋變賣。將汽車出售就變成了現金;(2)可以間接變成現金。如果將權利證書出借給他人,再去質押融資,實際上等同間接把質押物又變成了現金。

 

近年,隨著社會經濟快速發展和變化、專業貸款(如:專案融資、飛機船舶融資)增加、政府行政部門或監管機構要求以及同業競爭的日益加劇等眾多不同因素的影響,我國各商業銀行紛紛在一個較短的時間內,在整體配套設施(如押品管理系統建設)和法制環境尚未有效支援的情況下,大規模擴大抵質押品的接受範圍。2015年10月7日,國家智慧財產權局、財政部、人力資源社會保障部、中華全國總工會、共青團中央五大部委聯合發佈《關於進一步加強智慧財產權運用和保護助力創新創業的意見》力推智慧財產權質押融資“文化金融”。10月15日,據《南方都市報》報導:“股權質押貸款並非‘新鮮事’,但此前該項業務通常只針對大中型企業和上市公司,新三板公司成功通過股權質押融資並不多見。近日,中國銀行中山分行成功辦理了中山第一筆新三板股權質押業務,質押股權600萬股,發放貸款1200萬元,這標誌著中山中行支援科技企業融資操作取得重大突破。有券商認為,由於目前新三板市場的流動性、融資效率等不理想,所以部分已上板企業渴望通過其他管道去實現融資,例如股權質押……”近年,出於為解決企業融資難、或業務創新和產品創新等不同考慮,國內不少商業銀行均在擴大接受抵質押品範圍開展融資業務進行了許多新的嘗試,其中包括接受藝術品質押融資、就連央行最近也宣佈擴大信貸資產質押再貸款試點的合格質押品選擇範圍。誠然,從商業銀行可持續發展的角度看,要擴大接受抵質押品種類和範圍以支持擴大融資業務,有關商業銀行必須切實解決以下若干關鍵問題:

 

第一,要建立和維持有效支持對非傳統抵質押品進行託管、盯市和處置的押品管理資訊技術系統。據瞭解,目前國內大多數商業銀行現有的押品管理系統基本上只能支援對傳統抵質押品的管理。為此,若要擴大接受抵質押品範圍開展融資或其他授信業務前,有關銀行應首先對其現有押品管理系統進行升級改造工作。

 

第二,要確保有關抵質押品能在預期價值範圍和預期時限內得到有效處置和抵債。如上所述,儘管政府五部委發文力推智慧財產權質押融資、個別銀行已開展新三板股權質押業務,但有關銀行若要開展同類業務時,首先必須確保自身具備“能在預期價值範圍和預期時限內有效處置有關抵質押品以抵償相關債務”的能力。若自身不具備這樣的處置能力,則應從基礎工作做起,在建立相應的處置能力後才開展相關業務。事實上,在過去兩年多時間裡,中國商業銀行整體資產品質惡化,各商業銀行紛紛加大不良貸款處置力度的過程中,所普遍暴露出來的“有關銀行無法在預期價值範圍和預期時限內得到有效處置和抵債”這一客觀問題,也剛好證明了這一點。

 

第三,要嚴格推行實施專業授信專業管理的管理體系和機制。在國際銀行業界,人們習慣把具有以下特徵的貸款統稱為“專業貸款”:(1)債務人通常是一個專門為實物資產融資或運作實物資產而設立的特殊目的實體(Special Purpose Entity, SPE);(2)債務人基本沒有其他實質性資產或業務,除了從貸款形成的資產中獲得的收入外,基本沒有或沒有獨立的償還債務能力;(3)貸款的主要還款來源為貸款形成的資產未來所產生的收入,而不是債務人的其他資產;(4)貸款合同安排給予貸款銀行對融資形成的資產及其未來所產生的收入有相當程度的控制權。具體而言,人們通常會基於某些特定的特徵,把專業貸款的類型分為:項目融資、物品融資、商品融資、產生收入的房地產等四大類。這四類專業貸款除具備上述四點共同特徵以外,各自具有各自獨有的特徵。鑒於專業貸款的風險的獨特性,國際領先商業銀行的普遍做法,是對專業貸款實行內容包含以下幾部分的“專業管理”:(1)在風險決策層面上明確區分基本風險決策(Basic Risk Decision)和特殊風險或關鍵風險決策(Special or Critical Risk Decision);(2)明確劃定納入特殊或關鍵風險決策的行業或風險敞口類別;(3)把對特殊風險的准入和管理明確體現在本行總體風險偏好陳述書中;(4)開發專門的風險分析計量模型。

 

反觀國內商業銀行,特別是中小商業銀行,目前在對上述專業貸款似乎尚未實行真正全面的專業化管理。具體情況表現在(1)在風險治理方面,尚未明確區分“基本風險和特殊風險”,或僅把這類貸款當作普通的“固定資產”或“專案融資”或“貿易融資”對待;(2)沒有專門配置專職的“專業貸款”專業審批團隊;(3)沒有制定特定的專業貸款審批程式(不少銀行只是提高對審批人級別的要求,而不是專業要求);(4)各級業務人員欠缺對特殊行業和特殊類型風險敞口的專業認知;(5)除大型銀行外,中小銀行大部分均未專門開發相應的風險分析計量模型,支援特殊行業和特殊類型風險敞口業務開展;(5)沒有專門開發與專業貸款風險分析計量模型配套的多變數預測系統(Projection System)及相應的資產估值模型;(6)在貸前沒有對相關特殊行業資產若形成不良時的資產處置作出適當的安排。

 

以船舶和飛機融資為例,有關銀行若把“船舶和飛機融資”視同與普通固定資產貸款或中長期貸款處理,任由其任何一個分支機搆接受相應的船舶或飛機作為抵押品開展有關融資業務,其結果很可能是:(1)業務發起時,發放貸款的業務單位不具備對抵押品估值的能力;(2)在體現抵質押實施環節上,有關業務單位未必懂得通過怎樣的方式方法實現自身對有關抵質押物的債權權力主張;(3)在有關貸款遇險時,有關業務單位不懂得通過何種途徑和方法對抵債的船舶或飛行器進行控制;(4)在到了對押品處置環節時,有關業務單位並不具備押品處置的能力。若實際情況如上所述,那麼,有關銀行接受船舶和飛行器作為押品進行融資,其風險緩釋的意義只能說是聊勝於無。

 

第四,要確保銀行有對有關低質押品即時盯市的能力和隨時通過公開市場有效處置低質押品的交易能力。在國際金融市場上,金融機構普遍對金融資產進行三個不同層次的分類後,分別採用不同的相應的價值估值方法:(1)第一層次資產(Level 1 Assets):價值可依據活躍市場所報出的價格確定(Value is determined by quoted prices in active market);(2)第二層次資產(Level 2 Assets): 價值可依據不活躍市場所報出的價格確定或通過可觀察的價格輸入用模型推算(Value is determined by quoted prices in inactive market or model input prices that are observable) ;(3)第三層次資產(Level 3 Assets): 沒有參考價格可以獲得,因此只能嚴格基於估價模型推算(No reference prices are available and strictly based on valuation models)。 與此同時,鑒於金融資產價格的市場敏感度通常較高,有關銀行在接受了債務人所提供的金融資產作為質押品後,除做好即時盯市工作外,還應設法建立和維持隨時通過公開市場有效處置低質押品的交易能力,其中包括與獲得有關交易市場資質的機構建立相應的代理關係。

 

第五,要確保有關金融抵質押品在有關銀行能有效控制的託管之下(under bank’s custody)並獲原有權益所有人的有效處置書面授權。與房產等固定資產抵押須到政府相關部門辦理登記過戶手續不同,有關銀行若擴大接受金融資產或權益作為質押品,則應直接作為有關資產或權益的託管銀行或與有關合法的託管機構(如中央登記結算公司)簽訂相關書面協定,以體現相應的債權權利主張,並事先對對有關質押品進行處置的程式和方式作出相應的安排,以便日後順利執行實施。此外,有關銀行必須在辦理有關質押融資時便要求質押品的原有權益所有人簽署有效的書面《授權書》,以便有關銀行屆時能憑該等授權及時對有關質押品進行有效處置抵債。

 

第六,要確保有關抵質押品在公開市場有足夠的交易量和投資者基礎並具較好的流動性。銀行接受不同類型的抵質押品開展融資業務或其他授信業務,風險緩釋是否得到有效實現至關重要。2008年全球金融危機爆發後,全球各國監管機構對其監管物件參與上述第三層次資產的發起、交易或接受作為抵質押品均特別關注,並因此而作出大幅度的監管政策的修訂和調整。就上述“智慧財產權”和“新三板股票”而言,若有關銀行要把它們納入“認可抵質押品”範圍內,其所面對的最大挑戰是如何能在預期的時限之內,在公開市場對有關質押品進行有效處置並抵債。但基於普通常識看,若因有關智慧財產權擁有者或新三板的公司經營不善而出現資不抵債,有關銀行不得不處置其事先質押的“智慧財產權”或“股票”時,所能獲得的抵債價值恐怕也是微不足道的。

 

第七,要在維持有效制衡的前提下實現資源分享。從組織架構和業務操作層面看,商業銀行(1)要建立相應的既提供公共資產託管(如基金託管),又可為內部接受金融資產作質押品的託管的“託管部”,承擔有關金融資產的保管和持續即時盯市工作,包括通過重屬託管委託公共(如中央結算登記公司)或協力廠商託管機構進行相關質押品管控;(2)要明確給金融市場部賦予直接在金融市場上處置有關“可供交易”的金融資產的工作職責;(3)明確有關抵質押品的即時盯市工作不再有授信物件的客戶經理負責,轉而由託管部門通過資訊技術系統進行盯市,並利用系統訪問設置許可權和應用介面設置讓風險管理條線人員及時掌握情況,並據以採取相應管控措施。以盯市系統為例,雖然託管部、金融市場部以及專門負責對交易相關業務進行風控工作的“中台(Middle-Office)”均有需要對有關資產進行盯市監控,但沒必要分別開發三個不同的盯市系統。較為合理和常見的做法是以託管部的託管系統平臺為基礎,建立相應的介面或介面,讓不同部門的工作人員共用相同的資源。

 

第八,要確保押品管理系統能支援交叉風險管理。在日常業務中,金融市場上的金融資產的價值,會因市場上的另一風險的變化而變化。以公司債券價值為例,若有關公司債的發行體的信用評級被公共評級機構下調評級或評級展望列為負面,該公司債的二級市場價格很可能因此而應聲下跌。換言之,若有關銀行以某一公司債為質押品,該質押品的市場價值因其所涉及的信用風險而降低,這一現象通常被稱之為“交叉風險”。同理,有關押品的市場價值也可能因市場流動性變化而產生變化,即流動性風險也可以質押品的價值變化。為此,有關銀行在擴大接受抵質押品開展融資授信業務時,其押品管理系統必須有支援交叉風險管理的功能與設置及相應的預警功能。

 

總括而言,真正的商業銀行若要堅持“在商言商”的話,就應堅持遵循一定的金融倫理行事,按傳統金融倫理看,不管是新三板,還是創業板、中小板,都是為企業融資服務的。但就融資管道而言,必須分清楚債權融資和股權融資的關係,其中以銀行貸款為主要代表的融資統稱為債權融資,其主要作用是解決企業的短期流動資金周轉需要,或在企業擁有一定自有資金鋪底的情況下,發放相應的有明確固定期限的中長期貸款。若有關融資是為了支援企業的創新和創業,那麼債權融資這一方式恐怕並不是適合的融資方式,因為創新和創業風險大、週期長。所以企業要創新或創業,股權融資方式更合適,天使基金、風投基金(VC)私募基金(PE)是較為適合的融資來源。總之,鑒於銀行貸款或授信的回報是有上限的(即按期收回本息),而其損失的下限是無法確定的(除了賠掉全部應收本息外,還可能遭受其他損失,包括難以估算聲譽風險損失),商業銀行貸款的範圍和邊界應是有限的。同理,雖然,2015年10月4日,馬雲的第一幅油畫作品《桃花源》在香港的蘇富比以3,300萬元被拍賣,但作為一家普通的商業銀行,恐怕也不能接受這樣的“藝術品”作為抵質押品給該物品擁有者進行質押融資。

JP Management Development Ltd.
遠見管理發展有限公司
Tel:     +852-35116253 (Office) +852-69088682 (Mobile)
Email: jpmgthk8@outlook.com

© 2020 by JP Management Development Lt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