JP Management Development Ltd.
遠見管理發展有限公司
Tel       :  +852-35116253  Mobile +852-69088682
email jpmgthk8@outlook.com

© 2019 by JP Management Development Ltd.

中外“投貸聯動”的三大差異及其須管控好的三大利益衝突  2016-12-28

 

       2016年4月15日,中國銀監會、科技部和中國人民銀行聯合發佈了《關於支援銀行業金融機構加大創新力度開展科創企業投貸聯動試點的指導意見》(以下簡稱《指導意見》),明確:“股權投資和銀行信貸相結合,引導銀行業金融機構有序開展投貸聯動試點工作,取得經驗後穩步推廣…… 投貸聯動的界定。投貸聯動是指銀行業金融機構以“信貸投放”與本集團設立的具有投資功能的子公司“股權投資”相結合的方式,通過相關制度安排,由投資收益抵補信貸風險,實現科創企業信貸風險和收益的匹配,為科創企業提供持續資金支援的融資模式……試點機構在境內已設立具有投資功能子公司的,由其子公司開展股權投資進行投貸聯動。試點機構未設立具有投資功能子公司的,經申請和依法批准後,允許設立具有投資功能子公司……”

 

  從全球範圍來看,雖然“投貸聯動”並沒有一個統一和固定模式或標準,但基於普遍共性歸納看,國外發達經濟體所開展的“投貸聯動”與上述《指導意見》對“投貸聯動”所規定的我國“投貸聯動”業務模式有以下三大主要差異點:

 

  首先,是公司結構差異。以美國為代表的公司結構是在有關銀行的“金融控股公司(Financial Holding Company)”之下分別設立負責貸款業務和負責股權投資的子公司兩個獨立法人公司。我國商業銀行按《指導意見》規定:“試點機構設立的投資功能子公司與銀行科創企業信貸賬務最終納入銀行集團並表管理”,換言之,除中信、光大、平安和華潤等集團外,大部分商業銀行若涉足“投貸聯動”業務,所設立的子公司是原有商業銀行下設的子公司 [子公司是商業銀行的全資附屬機構(wholly-owned subsidiary)],而非銀行的姊妹公司。

 

  其次,是業務模式的差異。國外投貸聯動的業務模式主要有四種,其一是商業銀行和私募基金(Private Equity,PE)投資機構或風投基金(Venture Capital, VC)等達成戰略合作協定,在PE和VC等投資機構對有關企業已進行評估和投資的基礎上,商業銀行自行決定給有關企業提供貸款;其二,有關金融控股公司之下的子公司(如:投資銀行、證券公司或投資基金)發起投資基金並作為投資基金的營運管理人(operator)開展企業股權投資業務(private equity investment),其姊妹公司(即有關金融控股公司下設的商業銀行)自主決定是否給與有關企業貸款;其三,有關金融控股公司之下的子公司(如:投資銀行、證券公司或投資基金)接受其客戶的出資和委託,代理客戶進行股權投資,其姊妹公司(即有關金融控股下設的商業銀行)自主決定是否給與有關企業貸款;其四,有關金融集團控股公司之下的子公司(如:投資銀行、證券公司或投資基金)以自有資本金進行企業股本投資,其姊妹公司(即有關金融控股公司下設的商業銀行)自主決定是否給與有關企業貸款。上述四種業務模式中,第二和第三種是基本一致的,金融控股公司下設的子公司是以代理人(agent)或經紀人(broker)的角色代理客戶進行投資。在國際上,上述第四種業務模式較為少見。我國商業銀行按《指導意見》規定:“試點機構投資功能子公司應當以自有資金向科創企業進行股權投資……試點機構投資功能子公司應當作為財務投資人……”。可以說,我國未來“投貸聯動”業務模式與上述第四種業務模式相類似。近年,包括摩根大通和滙豐控股等國際性金融集團已逐步縮減其代客的私募股本投資業務。另外,據前不久的公開傳媒報導,渣打銀行希望在18個月內退出70%私募股權投資。

 

  第三,負責投資業務和負責貸款業務人員之間的溝通與聯繫。為管控利益衝突(conflict of interest)和避免有關業務人員利用工作之便所獲取的內幕消息進行“內幕交易”,發達經濟體現行的監管規定均普遍明確規定:有關金融集團控股公司必須在業務部門間和子公司間及關聯方之間建立健全有效的“利益衝突管理機制”,真正實現“風險隔離”的同時,有效防範利益衝突、內幕交易、老鼠倉等一系列與混業經營關係密切的問題。管理利益衝突機制主要構成包括:(1) 建立和健全利益衝突管理程式和政策,確保所有保密資訊只在“須要知道(need to know)”的情況下才會分享; (2) 在“內部區域(Inside Areas)”和“公眾區域(Public Areas)”之間建立和健全永久性的(Permanent walls)和臨時性的(Temporary walls)防火牆或俗稱“中國牆(Chinese Walls)”,有效阻隔兩個不同區域的工作人員的不當溝通和交流所引致的利益衝突包括內幕交易等; (3) 建立健全相應的保密資訊制度; (4) 建立和健全相應的市場行銷管理制度,避免上述兩個不同區域的工作人員利用從對方獲取資訊開展市場行銷工作。按上述《指導意見》規定:有關商業銀行“在貸後檢查時,除直接對科創企業開展檢查外,可以利用投資功能子公司等管道掌握資訊,將科創企業的成長性和後續融資能力等納入評價要素”,換言之,有關商業銀行和投資功能子公司的業務人員相互之間的交流和資訊共用是不受限制的。

 

  由於有上述三大差異,我國商業銀行在開展“投貸聯動”業務時,須設法有效管控以下三大利益衝突問題:

  第一,商業銀行貸款業務和投資業務的利益衝突。由於有關商業銀行既是有關企業的貸款提供者,又是股本投資者,在貸款和股權之間自然會存在利益衝突。這種利益衝突既可表現為:在企業遭遇財務困難時,有關銀行可能會以貸款損失為代價以保護股權投資的利益;也可表現為:有關銀行把有關企業發行的債券或股票配售給自身的客戶,若事後有關企業出現財務困難,有關銀行無法給投資者(包括銀行的客戶和其他投資者)清楚交代或解釋其債券或股票包銷或資產配置是把銀行已知風險轉嫁給投資者。

 

  第二,有關商業銀行和投資功能子公司的業務人員相互之間的交流和資訊共用不受限制所造成的利益衝突。如上所述,儘管《指導意見》強調“投貸之間風險‘防火牆‘ 建設健全,能夠嚴格隔離信貸業務和股權投資的風險”,但由於有關商業銀行“在貸後檢查時,除直接對科創企業開展檢查外,可以利用投資功能子公司等管道掌握資訊,將科創企業的成長性和後續融資能力等納入評價要素”,有關商業銀行及其投資功能子公司之間未必會自行建立類似上述西方金融機構的四種“管理利益衝突機制”,為此,要有效管控因此而引起的利益衝突和避免有關業務人員利用工作之便所獲取的內幕消息進行“內幕交易”將會是我國商業銀行開展“投貸聯動”業務之後面臨的最大挑戰之一。

  

       第三,關聯方利益衝突。為管控關聯方利益衝突和防控“關聯交易”引致的系統性風險,包括我國在內的各國金融監管機構均會明確規定,銀行在給自身關聯方(包括銀行的關聯企業和本行工作人員擔任董事的企業等)貸款時,要受到非常嚴格的限制,且不能超過某一特定的比例。上述《指導意見》雖規定:“投資功能子公司投資單一科創企業的比例不超過子公司自有資金的10%”,但並未規定有關銀行給這樣的關聯企業貸款會否受某一比例的限制。在“投貸聯動”的情況下,有關銀行具投資功能子公司投資的企業自然會成為上述“關聯方”,如何管控給“關聯方”的貸款也會成為我國商業銀行開展“投貸聯動”業務之後面臨的另一主要挑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