從國際視野看何為商業銀行的“正確的”同業業務  2017-09-01

        2017年8月18日,銀監會審慎規制局領導在“銀監會近期重點工作通報”通氣會上透露:“當前銀行業市場亂象最突出的三個領域是同業、理財和表外業務,這也是銀監會當前整治的重點。目前銀行業經營趨於規範,銀行業資金脫實向虛的勢頭得到初步遏制。“會上公開資料顯示:“二季度末,銀行業同業資產、同業負債規模雙雙收縮,出現2010年以來的首次負增長。二季度末,商業銀行同業資產餘額和同業負債餘額比年初均減少1.8萬億元。同業業務增速由整治市場亂象之前的正增長轉為負增長,目前同業資產和同業負債增速分別是-5.6%和-2.3%。同時理財產品規模下降,銀行業金融機構理財產品餘額累計減少了1.9萬億元,6月末理財產品餘額28.4萬億元。理財產品餘額同比增速降至個位數,較去年同期大幅度下降35個百分點。其中,同業理財減少最明顯,較年初減少了2萬億元。理財中的委外投資較綜合治理前減少5300多億元,委託貸款的餘額連續減少,2017年4月,委託貸款餘額出現了自2008年以來的首次下降……“

 

  2017年8月19日,在另一公開論壇上,中國人民銀行副行長殷勇表示:“目前金融制度依然存在短板,主要有四個方面:分別是監管套利方面、金融體系關聯複雜、亂辦金融和剛性兌付。”在談及監管套利問題時,他認為:“監管套利方面存在的制度短板。所謂的監管套利,也就是利用在監管制度上的不一致、不完備,來惡意逃避合理監管的行為。我們常說套利,套哪些利,我個人歸納起來,至少有這麼六個方面。第一是在期限方面套利,我們都知道短期資金成本低,長期投資收益高,但風險也高,所以過度借短買長,獲取期限的溢價,這是一種常見的套利行為。第二是信用套利,信用高的產品相對預期收益會低,因為它的安全性高,信用低的產品風險高,預期的收益也可能高。在投資活動當中,不顧自己的風險承受能力,過於追逐高風險的資產去獲取信用溢價的這種行為就是信用套利。第三是流動性套利,很多金融產品實際上需要有相當多的流動性的準備,流動性越高,相應來說損失的投資機會也會比較多,但是一些機構不顧可能的實際流動性需求,片面地追求非流動性資產,去獲取流動性溢價,這也是一種套利的行為。第四種是幣種套利,過去人民幣有升值壓力的情況下,很多機構進行負債的外幣化、資產的本幣化,現在又反過來操作,博取匯率利率之間的差異,進行幣種套利。第五種是資本套利,也就是我們經常說的以小博大,片面追求杠杆。第六種是資訊套利,利用資訊的不對稱性,‘買的不如賣的精’,通過複雜的產品設計,惡意侵犯消費者的權益。“

 

  基於上述情況,我們不難看出:我國的銀行業界的同業業務之所以因其在某方面的“不正確”而被監管機構列作“當前銀行業市場亂象最突出的三個領域”問題之首,一方面是因為我國商業銀行所開展的同業業務過於偏重資產和負債端,容易造成銀行體系失衡並最終導致系統性風險。這種“失衡”的具體表現之一是有關銀行過度依賴短期批發性資金和銀行同業間資金支持自身中長期資產增長,容易因此面臨巨大流動性風險和利率風險衝擊;另一方面,是我國部分商業銀行近年所開展的同業業務在較高程度上與上述六種套利活動相關。 換言之,銀行同業業務所引發的“金融體系關聯複雜”和“監管套利”是我國商業銀行同業業務“不正確性”的具體體現。

 

  誠然,從全球銀行業界的核心客戶和核心業務構成看,包括銀行同業在內的機構客戶、公司客戶和個人客戶一直是商業銀行的三大核心客戶群組,同業業務也一直是不少商業銀行的不可或缺的核心業務。由於各自市場定位和業務發展策略的差異,各商業銀行開展同業業務時,其背後的考慮和目的也會因此而各有差異。為此,有關商業銀行在拓展機構同業業務時的主要思路及其相應業務可歸納如下:

 

  第一種思路是要做銀行的銀行(Banks’ Bank)。持這一思路的銀行主要是一些老牌的國際性大型銀行集團。以摩根大通銀行為例,該行把自身的使命和市場定位分別明確為: 摩根大通的使命是要成為世界最佳金融服務公司(JPMorgan's mission is to be the best financial services company in the world. )。摩根大通是服務世界最大客戶產業之一的批發金融服務領導者。我們的客戶包括全球100多個國家的大型企業、 機構投資者、 對沖基金、 政府和富裕個人。客戶因其完整的金融服務平臺及其完美無缺的執行而選擇摩根大通 (JPMorgan is a leader in wholesale financial services serving one of the largest client franchises in the world. Our clients include corporations, institutional investors, hedge funds, governments and affluent individuals in more than 100 countries. Clients turn to JPMorgan for its complete platform of financial services combined with flawless execution. )。為成為批發金融服務領導者,該行專門成立金融和政機構府部(Financial Institutions Group,簡稱:FIG),專注于銀行和儲貸機構、經紀交易商、政府機構、保險和投資管理等五個核心領域,並致力把這一專業部門打造成“擁有為全球領先金融機構提供策略顧問和資本籌措所需的專業經驗和廣闊平臺”。 為與全球金融機構維持密切關係,該行金融和政府機構部以總行直接派遣的方式,在紐約、倫敦、芝加哥、達拉斯、多倫多、新加坡、悉尼、香港和東京等地派駐金融和政府機構部的行業專家。此外,該行把金融機構和政府機構分類為:(1)保險公司Insurance Companies、(2)再保公司Reinsurance Companies、(3)保險經紀Insurance Brokers、(4)按揭公司Mortgage Companies、(5)對沖基金Hedge Funds、(6)政府機構Agencies、(7)央行和互助儲蓄銀行Central Banks and Thrifts、(8)投資經理Investment Managers、(9)財務公司Finance Companies、(10)信用卡公司Credit Card Companies、(11)政府Governments、(12)超主權國家機構Supranationals、(13)經紀交易商Broker Dealers。與傳統“代理銀行(Correspondence Banking)”的思路不同,該行利用其資本市場、大宗經紀業務 prime services、另類投資 alternative investments、外匯買賣 foreign exchange、結構產品 structured products 和風險管理等全球業務平臺,為金融同業提供的主要服務和服務方案包括:

1. 顧問意見和籌資服務:為金融機構和政府提供策略顧問意見和籌資服務;

2. 財資服務:資本市場服務方案、保管和證券服務、信用和全球產品;

3. 投資管理和顧問:提供覆蓋所有資產類別的策略和顧問意見;

4. 資本市場:為金融機構從股票和債務市場籌資提供顧問服務並協助他們達成目標;

5. 退休投資和服務:利用整個銀行集團的全部資源和最具創意和慎密的思維,提供綜合和系列性的創新退休產品和服務;

6. 風險管理:為債務工具發行者和投資者制定解決管理風險的方案;

7. 證券貸放(Securities Lending):提供客制化的解決方案,以滿足客戶特定的風險與回報的要求;

8. 大宗經紀服務:提供整合的融資、清算、結算及用以執行交易的平臺,説明客戶高效率地營運業務。

 

  第二種思路是作為傳統代理行的銀行。持這一思路的銀行利用自身全球網路、管道、系統提供跨地域(包括跨境)和跨市場的代理服務。 服務內容包括:資金、貿易清算和結算、融資、同業拆借和外匯交易等。

 

  第三種思路是作為金融市場服務者。持這一思路的銀行通常是以某一金融中心為主要業務基地的商業銀行,它們利用其自身在有關金融中心建立的基礎設施、系統、平臺等透過其全球網路為境內外機構性客戶提供金融市場配套服務:包括:證券託管、清算、結算、交收、質押、估值、行權、 代理投票、財務 代理和預托等。以早於我國工商銀行、農業銀行和建設銀行入選全球30家國際性系統性重要銀行的美國紐約梅隆銀行和道富銀行為例,雖然這兩家銀行的資產、資本和人員數量等規模與我國北京銀行等城商銀行相若,但它們在同業業務規模之大卻是舉世矚目的。其中,紐約梅隆銀行的市場定位是:世界的投資公司。其核心業務是為全球金融市場配套服務包括投資管理和投資服務。有關業務包括:投資策略(全球股票、專業定息債券和信貸資產、資金和貨幣管理、全球戰術資產配置、目標導向解決方案);投資載體( 機構和零售基金、集合基金、獨立帳戶、重屬顧問);財富管理(投資管理、財務和地產計畫、私人銀行、資產服務和資訊管理);資本和流動性管理(進入全球市場、優化資金和營運資本 、流動性和現金流最大化);交易執行和處理 (執行、清算和交收 、 提升交易透明度、化解操作風險、執行利率、股票和貨幣交易、保管和託管資產、改善營運效率、中台功能外包、支援押品移動和優化)。2016年末,該行託管的資產和管理的資產的規模分別達29.9萬億美元和1.64萬億美元,三方回購的平均餘額 (Average Tri-party Repo Balance )達 2.2萬億美元。同期,道富銀行託管的資產額近28萬億美元,資產管理額為2.25萬億美元,並在30個國際市場提供3.2萬億美元可供貸放證券的流動性。

 

  第四種思路是作為市場製造者(莊家)。持這一思路的銀行的主要業務優勢在於在金融市場上充當市場的製造者(market-maker),為其金融機構和政府機構客戶提供交易服務和相關流動性。

  1) 匯、利率及相關衍生工具交易;

  2) 資金交易、融資和再融資;

  3) 大宗商品交易;

  4) 貴金屬交易;

  5) 債務和股票資本市場一、二級市場交易。

  

       第五種思路是作為資產管理者。持這一思路的銀行專門為機構同業客戶提供的服務包括:

  1) 資產管理;

  2) 資產置換;

  3) 投資產品分銷;

  4) 風險對沖;

  5) 機構信託。

 

  第六種思路是以定向式為某一類特定金融機構提供配套支援服務。以商業銀行和投資銀行(或證券公司)相互合作模式為例,有關商業銀行會在以下業務領域為有關投資銀行提供配套的支援性服務。

       總而言之, 儘管銀監會明確指出“當前銀行業市場亂象最突出的三個領域是同業、理財和表外業務,這也是銀監會當前整治的重點”,但這並不代表我國金融機構旨在壓制我國商業銀行正常同業業務的發展。相反,這一監管治亂是要遏制造成金融體系“失衡”和導致系統性風險的偏重資產和負債端的同業業務以及以“監管套利”為目的的兩大類別屬“不正確”的同業業務。無論從國際視野看,還是從我國多層次金融市場長遠發展需要看,我國商業銀行未來仍應致力拓展“正確的”同業業務。

JP Management Development Ltd.
遠見管理發展有限公司
Tel:     +852-28248413 (Office) +852-69088682 (Mobile)
Email: jpmgthk8@outlook.com

© 2020 by JP Management Development Lt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