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國商業銀行如何避免時不常被週期性的“錢荒”怪圈所困擾  2017-03-28

 

所謂“錢荒”指的是由於流通領域內貨幣相對不足而引發的一種金融危機,對具體一家銀行而言,可表現為流動性不足的危機。在普羅大眾印象裡,2013 年 6 月應該是我國讓市場印象最深刻、最真實的一次“錢荒”,機構同業拆借面臨真正的枯竭。當時銀行間市場隔夜回購利率自2010年底以來,第三次攀上歷史新高,隨著貨幣政策不斷加大緊縮力度,“錢荒”從銀行體系內萌生。2013年6月19日,大型商業銀行加入借錢大軍,在銀行間拆借市場連續數天飆高之後,6月20日,資金市場幾乎失控而停盤:隔夜頭寸拆借利率一下子飆升578個基點,達到13.44%,與此同時,各期限資金利率全線大漲,“錢荒”進一步升級。自2013年年中的爆發的“錢荒”後,在過去數年裡,每逢月末、季末和年末,週期性“錢荒”怪圈便時不常困擾我國的部分商業銀行。目前,最新一次“錢荒”正在爆發演變中,今年3月進入下旬,資金面緊張超出市場預期。3月20日有不少小銀行沒有借到錢,直接導致了違約。與以往資金緊張情況不同的是,這次小農商的缺錢程度竟然甚于非銀金融機構。小銀行以“不限期限、不限價格”借錢,這在過去幾乎是沒有的。難怪日前有國內媒體會以《突然錢荒!各大銀行跪求資金,利率飆至10%,危機再次席捲金融業》為題,對這新一輪“錢荒”作出這樣報導:“近日,消聲匿跡的錢荒再次席捲金融業,傳言各大銀行到處跪求資金,中小機構更是出現了實質性違約,市場上一時風聲鶴唳……3月20日,市場多名交易員透露,週一全市場融出資金較少,包括中行、建行、交行和郵儲在內的大行都在借錢。截止到當天16:30之後,市場依舊有金融機構交易員還在跪求資金,而且只要是資金,不管期限,不管價格全都收。一名農商行交易員表示,今天真的是從早借到晚,我們就借到了下午5點多,市場上有好幾家小機構最後還是沒借到錢出現了違約。到了3月21日,更有機構已經徹底慌了,甚至以10%的價格融入當天的隔夜資金。而銀行間的隔夜SHIBOR(銀行間互借)利率一月期也爆漲3.86BP,報4.3558%,創了2015年4月17日以來新高。 真的是錢荒來得太快,就像龍捲風!……”

 

  從表像看,中國式錢荒誘發因素包括:季節性因素、去杠杆壓力、央行態度轉變、監管規則改變、國際資金流動趨勢轉變和寬信用擠出效應等。以目前正在發生和演變的新一輪“錢荒”為例,市場普遍認同的主要誘因有二:其一是來自貨幣市場的資金價格不斷抬升,在美聯儲加息之後,國內貨幣市場的資金價格再度走高;其二是新監管規定的正式執行和實施,即MPA(宏觀審慎評估體系)首次正式考核。MPA考核的多項指標中,其中最受關注的是資本和杠杆情況、資產負債情況。央行的MPA(宏觀審慎評估體系)自2016年推出,共計7個方面,14大指標。7個方面各100分,其中資本和杠杆情況(資本充足率80分、杠杆率20分)、資產負債情況(廣義信貸60分、委託貸款15分、同業負債25分)兩項最受關注。其中“廣義信貸”一項今年新納入了“表外理財”,令銀行壓力頗大。銀行業界普遍認同:“加了表外理財之後,廣義信貸的約束力、殺傷力之大,已經超過巴塞爾Ⅲ中的杠杆率要求。”

 

  但從更深層次角度看,導致我國商業銀行“錢荒“頻發的六大關鍵誘因包括(1)我國部分商業銀行的資產負債管理特別是流動性管理的體系和管理能力仍無法有效應對利率市場化和銀行業務轉型所帶來的”雙重疊加“新挑戰;(2)我國不少商業銀行現有的資金轉移價格系統(FTP)無法有效支援有關銀行以電腦化手段進行資產負債管理、流動性管理、市場風險管理(特別是利率風險管理)、合規管理以及存貸款定價;(3)我國現有金融市場(無論一級市場還是二級市場)特別是同業間資金市場和資產交易(包括資產證券化持續二級市場交易、資產互換和銀團貸款二級市場交易等)無法有效滿足商業銀行透過批發市場調整自身資產負債結構和及時調節自身流動性;(4)我國大部分商業銀行的貸款發放方式方法先天性容易造成其資產欠缺流動性;(5)我國部分商業銀行主動負債業務的方式方法過於簡單且過於集中,容易受市場環境變化衝擊和影響;(6)我國部分商業銀行目前尚未建立健全持續有效優化資產組合的機制和能力。

 

  從“錢荒”可能造成的後果看,輕者會直接對有關銀行盈利和監管達標構成負面影響,重者會影響有關銀行的存續經營。2008年由美國次貸危機導致的全球金融危機中,歐美一批商業銀行正是因為流動性問題而導致無法存續經營而倒閉或被政府接管,或被其他銀行收購合併。其中較為典型的例子是英國的北岩銀行,該行因過度依賴批發性資金(主動負債)支持其中長期房貸業務,在市場流動性枯竭的情況下業務停擺,最終被英國當局接管。

 

  我國商業銀行要徹底擺脫上述週期性流動性危機:即“錢荒”怪圈困擾,就必須從以下若干方面努力,建立和健全自身主動作為的資產負債管理和流動性管理體系,最終從根源上消除上述導致我國商業銀行“錢荒“頻發的六大關鍵誘因,從而有效確保我國銀行體系的穩健和當事銀行的業務可持續平穩發展。

 

  首先,要強化我國商業銀行的資產負債管理特別是流動性管理的體系和管理能力,以確保其有效應對利率市場化和銀行業務轉型所帶來的”雙重疊加“新挑戰。經過去二十多年時間的持續漸進推進,我國銀行業界目前已基本實現了利率市場化,與此同時,各商業銀行近年也在全面推進以綜合化經營為核心的業務轉型,在這樣全新的市場環境綜合作用下,各商業銀行在資產負債管理和流動性管理以及利率風險管理等方面均面臨因此而引發的雙重疊加挑戰。概括而言,資產負債管理是指銀行對銀行資產負債表內的資產負債潛在的利率風險、流動性風險和資金風險進行主動管理,以確保配合銀行整體業務策略,並在符合銀行既定的盈利、流動性、資本充足和監管規限等諸項要求前提下,讓銀行資產負債組合利差最大化。資產負債基於淨利息收入(NII)或淨利差(NIM)的概念構建銀行的資產和負債,資產負債管理功能涉及計畫、導向、控制銀行資金流、水準、構成、成本和收益率。有效的資產負債管理技術旨在從整體管理資產和負債的數量、組合構成(混合比例)、期限、利率敏感度,以獲得既定的可接受的風險回報。其中,資產管理(Asset management)是要控制銀行的資產構成組合以提供足夠的流動性和收益並達至其他目標;負債管理(Liability management) 是要控制銀行的負債(通常通過改變利率出價)給銀行提供足夠的流動性和達至其他目標。從國際領先商業銀行的經驗和做法看,完善的資產負債管理主要要全面覆蓋四個關鍵的“兩”,包括:兩種風險 [ 流動性風險(含資金風險)和利率風險 ]、兩種利率風險 [ 利息收入風險和內置在銀行產品的選擇權所引致的風險(Options embedded risk)] 、兩種錯配 [資產負債數量錯配和利率錯配(mismatches of the volumes of assets and liabilities and mismatches of interest rate)] 以及兩種流動性缺口 [ 靜態缺口和動態缺口(Static liquidity gaps and Dynamic liquidity gaps)]。

 

  在商業銀行日常營運管理層面上,有關銀行須建立健全風險管理部門、資產負債管理部門、客戶關係管理和市場行銷部門(或業務單位)、金融機構同業關係管理和行銷部門、金融市場部門以及內部審計部門在整體資產負債管理和流動性管理以及利率風險管理中的工作職責和相互工作關係,確保“有人負責制訂政策(包括設定額度)、有人負責執行政策和有人專門審查和監察有關政策的執行落實情況”。具體而言,風險管理部門要負責制訂相關政策和設定相關管控額度、資產負債管理部門要在全行組合層面開展相關管理工作,並分別給客戶關係管理和市場行銷業務部門和金融市場部門分別發出具體業務調整指引或指令和交易指令,供後兩者據以執行。單就同業往來業務而言,機構業務部門(或銀行同業部)負責同業關係管理,而金融市場則必須在風險管理部門設定的交易額度範圍內,按業務決策部門的指令進行具體的交易,內部審計部門則必須圍繞有關業務在按照既定政策和程式進行過程中的風險管理和內部控制的足夠性和有效性進行持續的審查與監察。

 

  第二,要確保銀行的資金轉移價格系統(FTP)有效支援有關銀行以電腦化手段進行資產負債管理、流動性管理、市場風險管理(特別是利率風險管理)、合規管理以及存貸款定價。在利率市場化全面推進和銀行綜合化經營的情況下,有關銀行已無法用傳統的手工方式方法,單純依賴定期產生的《資產負債表》等財務報表或其他“統計分析報告”所提供的資訊進行資產負債管理、流動性管理、市場風險管理(特別是利率風險管理)、合規管理以及存貸款定價。因為,姑且不論手工操作的時效性,無論是《資產負債表》等財務報表,還是其他“統計分析報告”均難以準確和完整提供資產負債管理、流動性管理、市場風險管理(特別是利率風險管理)、合規管理以及存貸款定價所需資訊。若要切實解決以具時效性方法,及時、全面和準確收集和利用可供用作資產負債管理、流動性管理、市場風險管理(特別是利率風險管理)、合規管理以及存貸款定價所需資訊,有關銀行必須構建或完善FTP並將該系統與銀行的核心業務系統(Core Banking System)整合起來,從而,讓這樣的FTP發揮以下主要作用包括:(1)在銀行內部分配資金;(2)計算一筆業務或任何業務組合的邊際收益率(表現邊際performance margin)及其對全銀行整體的邊際收益的貢獻(收益分配);(3)為定價和績效衡量目的厘定經濟基準指標(benchmark)。這意味著為經濟轉移價格選擇正確參考基準價格。銀行的資金全成本all-in則可以提供這樣的參考基準價格;(4)厘定定價政策:風險為基的定價是對風險補償進行定價,並與銀行的整體盈利目標一致,不管這一價格由於競爭的原因是實際價格與否;(5)根據銀行的商業政策來調整價格以提供獎勵或懲罰效果,而這種獎勵和懲罰可能符合,也可能不符合風險為基的定價;(6)提供錯誤定價報告,澄清實際價格與應該訂定的價格的差異,也就是目標風險為基的定價;(7)把流動性和利率風險轉移到資產負債管理部門,讓業務線置身於他們控制以外的市場波動之外。與此同時,在FTP的應用時,必須堅持兩個基本原則:其一,資金轉移價格的假設應與銀行資產和負債委員會的政策和目標一致,而且應去除銀行的產品和業務部門的所有利率風險( 把財務風險,流動性風險和利率風險從業務單位轉移到資產負債管理部門,清楚劃分業務與財務政策,後者為資產負債管理部門的職責);其二,轉移率曲線應根據能反映銀行批發融資成本的市場化利率(由市場決定)制定。

 

  值得一提的是,我國不少商業銀行雖然在數年前便開發了相應的FTP系統,但由於種種原因,其實際應用確明顯存在諸多問題,以至嚴重影響其支持有關商業銀行精細化管理的效果。其中,我國不少銀行當初開發FTP時,我國利率市場化程度遠不如現在那樣對商業銀行構成實質性影響,為此,不少商業銀行最初開發FTP是為了解決業務核算為主要目的,不少銀行開發FTP時因此指定計財部門負責牽頭,對所開發的FTP如何支持資產負債管理、流動性管理、利率風險管理和財務風險管理及存貸款定價的考慮自然不足。此外,當時開發的FTP系統並沒有與“銀行核心業務系統”整合,自然也就無法及時、全面和準確地抓取所需資訊。為此,如何改造原有FTP和如何讓FTP與銀行核心業務系統”整合是不少中國商業銀行的當務之急。

 

  第三,要調動全行業的相互合作的積極性,有效提升各類資產交易市場的深度和二級市場交易的活躍度,為各商業銀行及時和有效調整自身的資產負債提供足夠的流動性。長期以來,同業合作不足和重一級市場發展輕二級市場維護一直對我國銀行同業間各類資產交易市場的深度和二級市場交易的活躍度構成十分負面的影響。在市場氣氛轉趨負面時或每屆關鍵時點,有關銀行若需尋求流動性時除集中單純向央行訴求外,似乎再也沒有別的出路了。近年多次爆發“錢荒”均與央行態度轉變和監管規則改變有直接關係,在很大程度上也剛好印證了這一點。除加強同業合作外,大型商業銀行更應該以“市場製造者(market-maker)”的身份,建立和維護以自身為中心的場外交易市場(OTC)並為市場提供相應的流動性。

 

  第四,要徹底改變現有貸款發放的方式方法,切實提升各商業銀行資產的流動性。長期以來,中長期貸款占總貸款比例過高。據人行公佈的最新資料,2017年2月末,包括工行、建行、農行、中行、國開行、交行和郵政儲蓄銀行在內的中資大型銀行的中長期貸款占各項貸款比例高達72%。與此同時,大量的流動資金貸款的發放雖然名義期限是短期,但實際上往往因到期續期率十分高且餘額連年高速遞增,不少商業銀行的流動資金貸款最終變成企業特別是國企的“長期鋪底資金”,換言之,無論是中長期貸款還是短期貸款,其實際流動性均非常欠缺。由於信貸資產均占各商業銀行總資產的較高比例,要提升各商業銀行的資產流動性,有關銀行必須徹底改變現有貸款發放的方式與方法。

 

  第五,建立和維持主動作為和前瞻性的資產負債持續微調優化的體系和機制,主動有效管理流動性風險。鑒於銀行行業特性,資產負債不平衡和流動性問題均是長期存在和不斷演變的,與其坐等問題積聚到十分嚴重的程度或迫於監管機構的發出整改要求後,才進行定點運動式調整,不如以確保銀行平穩和可持續發展為管理目標,建立和維持主動作為和前瞻性的資產負債持續微調優化的體系和機制,主動有效管理流動性風險。其中,基層業務單位要在單筆業務層面進行微調,上級行和總行資產負債管理部和信貸組合管理部則必須在組合層面進行持續和不間斷的微調,最終達至既避免流動性風險,又能實現資產負債組合最優化和利差收入最大化的經營管理目標。

 

  總而言之,我國商業銀行要避免長期受週期性“錢荒”怪圈困擾,必須以上述系統工程的方式和方法,從上述五方面著手,以達至多管齊下釜底抽薪解決“錢荒”問題的管理目標。

JP Management Development Ltd.
遠見管理發展有限公司
Tel:     +852-35116253 (Office) +852-69088682 (Mobile)
Email: jpmgthk8@outlook.com

© 2020 by JP Management Development Lt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