JP Management Development Ltd.
遠見管理發展有限公司
Tel       :  +852-35116253  Mobile +852-69088682
email jpmgthk8@outlook.com

© 2019 by JP Management Development Ltd.

從政府剛兌被打破的典型案例看現行銀行授信管理須完善之處 2016-09-26

       2015年以來,此起彼伏發生的國有企業(包括央企和地方國企)債務違約的爆發和處置情況,給商業銀行一直深信不疑的“政府剛性兌付信仰”帶來巨大衝擊,其中以中鋼集團、東北特鋼、渤海鋼鐵債務違約和債務重組以及廣西有色破產清算等四宗案例較具代表性。以下是公開信息顯示的這四宗案例發生和演變的基本情況:

  

       作為國務院國資委管理的中央企業,在鋼鐵礦業鼎盛時期,中鋼集團資產總值曾高達到1600多億元。然而,伴隨鋼鐵行業嚴重產能過剩,鋼價、礦價出現大幅下滑,中鋼集團陷入經營困境,於2014年9月傳出貸款逾期消息並拉響央企違約警報,在此後兩年間一直未能擺脫債務危機問題。2014年12月,在國務院安排下,由銀監會法規部協調召開中鋼債務協調會議,中國銀行為債委會主席。債委會核查發現,截至2014年12月末,中鋼集團及所屬72家子公司債務逾1000多億元,其中金融機構債務近750億元,牽涉境內外80多家銀行等。自此以後,銀行、企業、國資委就各自利益反復博弈,終於在2016年初敲定以債轉股為主的處置方案……..此前各方達成一致的總體方案是,經德勤審計後,金融機構的債務規模在600億元左右,其中留債規模近300億元,轉股規模近300億元。留債部分,中鋼需付息,不過利率較低,在3%左右。具體到各家銀行而言,留債和轉股比例各不同。有的銀行留債部分高達65%,轉股35%;有的銀行留債比例10%,轉股90%。

  

      東北特鋼,曾經雄心勃勃,要做中國最大的特殊鋼材集團,眼下卻債務纏身,難以自拔。從2016年3月開始,已經連續多次債務到期違約,違約債務將近40億,總債務規模更是高達360億。2016年9月19日,中國銀行大連分行牽頭召開了東北特鋼集團債權人委員會緊急會議,並通報東北特鋼債務處置的最新進展。其內容包括:遼寧省政府已確定東北特鋼進入破產程式,預計9月底之前出臺破產重組方案。

  

       距離渤海鋼鐵1920億元債務危機爆發已經過去近6個月,105家金融機構仍深陷這場債務泥沼中。最近,就渤海鋼鐵1900億債務處置問題,天津市給出的處置方案是:企業承接500億元,發債600億元,留存及核銷800億元。具體而言,由旗下三家企業優質資產組建新的公司,承接原有債務中的500億元,這包括300億元的金融機構債務和200億元的經營性債務;800億元債務將採取留存原有公司和金融機構核銷兩種方式予以解決……剩下的600億元,則將進行“債轉債”,天津市想成立國資運營公司,以其為主體發行債券,通過發債解決600億元金融機構債務。為保證該債券信用,由天津市財政出資100億元注資該公司,債券收益年息預計在3%-3.5%,這600億,買單的將是銀行理財資金。

  

       2015年6月,廣西有色爆發兌付危機,後因國開行提供資金最終成功兌付。不過,在2015年11月再次發生償債危機。2015年12月18日,廣西有色以不能清償到期債務且公司資產不足以清償全部債務為由向南寧市中級人民法院提交破產重整申請。2016年9月12日,來自南寧市中院的一則破產公告顯示:“因廣西有色金屬集團有限公司及管理人未能在人民法院裁定重整之日六個月內提出重整計畫草案,也未請求延期,將裁定終止廣西有色重整程式並宣告廣西有色金屬集團有限公司破產。”目前管理人已經確認的債權額為145.14億,其中廣西有色的自身債務為75億,因下屬子公司擔保所形成的債務為70億,共有108位債權人,多家銀行和證券金融機構捲入其中。

  從中鋼集團、渤海鋼鐵和廣西有色等重組或破產方案陸續出爐情況看,目前國企債務(包括債券)違約處置主要分為三種:其一,企業實施債務重組,包括債轉股、債轉債和債務延期等方式;其二,實施破產清算;其三,企業通過抵押資產、擔保、借債等方式再融資。上述四宗典型案例的爆發、後續演變及其潛在最終處置結果,一方面對我國商業銀行長期形成的信貸文化和信貸理念帶來顛覆性的衝擊;另一方面,給有關商業銀行帶來遠超原有預期的經濟損失和負面影響。

  

      長期以來,在我國商業銀行的信貸文化和信貸理念裡,普遍認為:“國企特別是央企不會違約,更不會倒閉破產,即使真的出了問題,總有人來兜底”;或者在作出有關信貸決策時抱著:“要死大家一塊死,若真的會出問題,到時候再說”的心態。在我國多層次資本市場未形成前,社會總融資實際上僅限於銀行貸款的情況下,國企貸款逾期基本是一個相對隱秘的,借款人與貸款銀行的雙邊問題,當事人通常可以通過採取“借新還舊和應付利息本金化”等方法來掩蓋有關債務危機問題。但隨著我國多層次資本市場的形成,不少國企除繼續從銀行獲取商業貸款外,還大舉在債務資本市場集資的情況非常普遍。一旦爆發債務危機,就無法循“雙邊私了”的方法處理,上述四宗典型案例的爆發和演變,在很大程度上與有關債務人連續在債務資本市場違約有關。可以預期,上述國企債務危機並非孤立和偶發事件,“國企大而不倒”的“國企債券剛性兌付”的“規律”可能已成過去,而國企債務違約、進入破產重組也可能成為一些高風險國企日後的“常規劇本”。

  

       就上述國企債務違約給有關商業銀行帶來的經濟損失和負面影響而言,可以用“超乎想像的嚴重”來形容。以上述已披露的“渤海鋼鐵債務重組方案”為例,若最終真的要按該“方案”執行,債權人的直接經濟損失包括:(1)”留存及核銷800億元“意味著債權人面臨即時的最大直接損失高達債務總額1900億元的42%;(2)”以債換債“的600億長期債部分,只能收取3%-3.5%低息,這不但遠遠低於正常的中長期貸款利率,也遠低於銀行銷售理財產品所支付實際收益率,換言之,銀行因持有這種長期債券的息率與其資金成本的嚴重倒掛而須蒙受長期嚴重利差損失,若將來基準利率上調,這種”倒掛利差“損失也會隨之增大;(3)有關國企利用企業包括”資產在關聯企業間轉讓“和”企業重組“等形式”逃廢債“造成銀行原有債權被人為懸空所帶來的巨大損失。

  

       鑒於國有企業在我國銀行體系整體信貸占比之大,我國商業銀行特別是國有大型銀行和全國性股份制銀行,須從以下若干方面改善和強化對包括國企在內的對公授信管理:

  

       首先,要在組合層面對現有對公貸款進行全面和連貫分析,對連續多年把銀行流動資金貸款當成企業“鋪底資金”的整體情況作出準確的判斷,並在此基礎上制定相應的中長期持續“活化計畫”,用三至五年的時間甚至更長的時間逐步降低這類貸款占整體對公貸款的比例。

  

      其次,在決定繼續給已出現類似上述案例情況的企業發放新增貸款時,要採取“封閉式貸款”方式發放新增貸款,並採取對應措施嚴格控制還款所依賴的對應資產和現金流。

  

      第三,要徹底改變過去沒有嚴格把間接授信(如:擔保)納入綜合授信管理的做法,把直接貸款額度和擔保額度納入企業綜合授信管理範圍內,進行統一的整合管理。

  

      第四,要在強化基層業務單位對集團客戶和關聯企業的認定工作的同時,強化上級行和總行在組合層級上,以全面風險管理的口徑,有效整合基層業務單位的多頭授信,並通過系統性組合管理的方法,對相關集中性風險進行有效管理。

  

      第五,為更有效防範債務人在貸款後,利用關聯交易和公司重組等形式進行“逃廢債務”,有關銀行一方面,要明確規定:所有新增貸款在簽訂《貸款合同》時,均要以“貸款合約約束條款”(包括:財務約束Financial Covenants和非財務約束Non-financial Covenants、正面約束Positive Covenants和負面約束Negative /Restrictive Covenants)形式,約束借款人及其關聯方的行為,並把有關債務人有否嚴格遵守有關約束條款的監控作為風險預警的核心組成部分,進行不間斷的監控;另一方面,上級行和總行要有效利用資訊來源多元化的手段,強化其對基層業務單位貸後管理的持續督導工作成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