銀行逆向國際化策略需要從哪幾方面作出改變? 2016-11-22

 

近年來,綜合化經營和國際化已成為我國商業銀行特別是大型商業銀行推進業務轉型的兩項重要舉措。僅就國際化而言,其策略的選擇和實施不但直接影響到一家銀行的國際化路徑、進程以及所採用的業務模式,而且在很大程度上最終決定了國際化經營的成與敗。鑒於我國大多數商業銀行國際化起步較晚,有必要在借鑒國際領先商業銀行經驗教訓的基礎上,制定和持續調整自身的國際化策略。

 

可供我國商業銀行選擇的國際化策略

一為跟隨策略。在跟隨策略下,我國商業銀行無論在海外網點佈局、目標客戶選擇,還是業務發展重點均須體現以下五個方面:跟隨中國的主要國際貿易夥伴;跟隨中國的主要對外投資投向地和外來投資來源地;跟隨中國企業“走出去”策略;跟隨中國對外援助的具體分佈及實施;跟隨中國資源對外依存度變化趨勢。

 

二為依託策略。我國商業銀行國際化可以依託的核心基礎包括本土金融市場發展,人民幣國際化,機構性客戶和大中型企業客戶(包括超主權機構、本國和外國政府機構,銀行和非銀行金融機構等及中外跨國公司和大中型企業)。

 

三為以內生性增長為主和以選擇性並購為輔的擴張策略。我國商業銀行在推進國際化過程中,一方面,要強化結構性、系統性和鏈條式的境內外聯動雙向擴張;另一方面,要強調自身能力與優勢的順延與整合。

 

四為優先策略。在海外機構設置的區域佈局和業務發展的優先次序選擇上,我國商業銀行應堅持如下四點:一是海外機構設置以所在國家或地區與我國經濟密切度高低為優先次序;二是業務基礎設施建設(如全球清算結算系統、交易系統和資產託管系統等)以其對全行整體業務發展重要性為優先次序;三是選擇在國際金融中心佈局時以有關中心在全球金融市場的地位和重要性為優先次序;四是在確定開辦某一具體業務類別時,以有關業務所能形成的規模效應大小為優先次序。

 

概括而言,我國商業銀行通過執行和實施跟隨策略,既可為自身的國際化作出符合商業邏輯的市場定位,又可在以客戶為中心的大前提下,通過跟隨自身客戶境外業務拓展的路徑,建立與之對應的服務網路管道和業務處理及服務能力;而依託策略的執行和實施,商業銀行則可為確立國際化業務拓展所依賴的基礎和業務來源;以內生性增長為主和以選擇性並購為輔的擴張策略的執行和實施,一方面照顧到我國商業銀行在國際市場上的經驗局限,另一方面也不會妨礙我國商業銀行選擇把握在適當的時機通過並購的形式,加速自身的國際化進程;優先策略的實施,則有助於避免我國商業銀行走不必要的彎路,並確保各項國際化舉措的執行和實施所能帶來的協同效應最大化。

 

順向國際業務的局限

在傳統觀念裡,人們往往習慣性地把國際化和“走出去”緊密地聯繫起來,或把國際化所涉及的業務僅僅局限在傳統的跨境國際業務上。基於這樣的傳統認知,人們自然把商業銀行國際化的場所圈定在本土市場之外。但從歐美商業銀行國際化的情況看,其國際化所涉及的市場既包含海外市場,也包含本土市場。換言之,國際上商業銀行國際化所涉及的業務通常可劃分為順向國際業務(即業務由國內分支機搆在本土市場發起,具體業務由其海外分支機搆在海外市場負責處理)和逆向國際業務(即業務由海外分支機搆在海外市場發起,具體業務由其國內分支機搆在本土市場負責處理)兩大類別。從全球範圍內看,各國商業銀行國際化的順向國際業務和逆向國際業務占比多寡,通常取決於有關國家本土金融市場的發達程度和有關國家貨幣的國際化程度。其中,最能體現一個國家的本土金融市場發達程度的指標是金融市場深度,即一個國家的金融市場上各類金融資產的市場價值總和占同期全年國內生產總值比率。單就美元國際化對美國商業銀行國際化的影響而言:一是美元作為國際貿易和國際結算貨幣,美國銀行業的商機具體體現在國際清算結算、交易處理、帳戶和資金管理、外匯交易等領域;二是美元作為國際投資和信貸貨幣,美國銀行業的商機具體體現在各種形式的融資、跨境貸款、債務資本市場、貿易融資、進出口信貸等領域;三是美元作為國際外匯儲備貨幣,美國銀行業的商機具體體現在投資管理、交易代理、資產管理、證券託管、機構信託等領域;四是美元作為大宗商品計價貨幣,美國銀行業的商機具體體現在石油、黃金、大宗商品交易、商品期貨交易、風險對沖及其相關衍生業務。

 

儘管我國目前的金融市場深度和人民幣國際化程度遠不如西方發達經濟體,但從發展的眼光看,一方面,我國已把大力發展多層次本土金融市場作為一項基本國策;另一方面,隨著人民幣正式“入籃”,人民幣的國際化也將進一步加速。為此,我國商業銀行在未來的國際化進程中,須把其國際化策略與本土金融市場發展、人民幣國際化這兩大主線有機地結合起來。

 

目前我國商業銀行國際化所涉及的業務基本是以順向國際業務為主。近年來,隨著我國大中型商業銀行在海外廣設分支機搆,高度依賴海外代理行處理的順向國際業務所造成“肥水外流”的局面已發生根本性轉變。目前,不少中資銀行的順向國際業務已基本由自身海外分支機搆或其他中資銀行海外分支機搆處理,這可以說是我國商業銀行國際業務經多年努力的階段性成果。不過,無論是以往主要委託海外代理行處理有關業務,還是現在主要委託自身海外分支機搆或其他中資銀行的海外分支機搆處理有關業務,其共同點均是“國際業務的主場在海外市場而非本土市場”。鑒於這一情況,我國商業銀行應以我國多層次金融市場向深度和廣度發展及人民幣國際化為契機,把大力拓展逆向國際業務作為未來推進和實施其國際化策略的核心組成部分。

 

由“順向”轉為“逆向”

我國商業銀行要實現國際業務從傳統的“順向”轉變為理想的“逆向”,須從以下方面作出改變。

改變在海外設立分支機搆的主要目的。

 

中資銀行到海外設立分支機搆,無論是以“內生性”形式(即從成立代辦處到升格為分行或子行)還是以“外延性”的收購合併形式進行,其主要目的不應是要把當地業務“做大”,也不是要“落地生根”,而是如何策略性配合總行及國內分支機搆的整體策略。因為,即使真的可以在當地“做大”或“落地”,其意義均遠不如策略性配合母行的發展。

 

改變海外分支機搆的組織架構、人員構成及報告線路,增強當地市場“逆向國際業務”的行銷能力和服務能力。

 

基於上述“在海外設立分支機搆主要目的”的改變,中資銀行在海外擴張時,不一定要重走“從成立代辦處到升格為分行或子行”老路,而是可以根據業務發展需要直接從總行派遣專業團隊,到海外目標市場所在地,開展逆向國際業務。由於這種逆向業務發起在海外,但處理在本土,最終的“記帳業務單位(bookingoffice)”是在本土,這樣的做法不但方便快捷,而且也不違反當地的監管要求,更不影響有關銀行繼續沿用傳統方法構建全球網路。這種方法比較適用於全球各主要金融中心,開展包括合格境外投資者資產託管業務、為境外政府機構和超主權機構提供貨幣互換和外匯儲備管理相關管理服務、人民幣海外授信和在本土債務資本市場的人民幣發債等業務。在這一思路之下,總行派遣的專業團隊主要人員可以包括:一是隸屬於總行機構業務部的,以包括政府和超主權機構在內的機構客戶為行銷物件的機構業務行銷人員;二是隸屬於總行金融市場部門的債務資本市場(包括債券和銀團貸款)行銷人員;三是隸屬於總行、負責跨境人民幣清算結算的行銷團隊人員;四是當地人民幣跨境清算結算的客戶服務人員。

 

改變在海外的核心業務構成。從目前中資銀行海外分支機搆的核心業務構成看,主要仍是信貸、國際清算結算和國際貿易融資等傳統順向國際業務,在作出上述思路改變後,未來中資銀行海外分支機搆的核心業務應以依託本土金融市場相關的業務為主,包括人民幣發債、人民幣資產投資和交易、人民幣資產託管、人民幣證券借貸(RMBdenominatedSecurities-lending)、與人民幣相關的外匯買賣等。

改變在海外的核心客戶構成。

 

在開展逆向國際業務中,中資銀行的核心客戶應為機構客戶和與中國經濟活動往來密切的公司客戶。對於當地零售客戶和與中國沒有經濟活動往來的公司客戶則應堅決拒之門外。

以商業方式代理國家政策性業務和我國主導的超主權金融機構業務,借助國家力量拓展全球業務。多年以來,我國的對外援助、進出口信貸、貸款換石油等國家政策性業務基本上是由中國進出口銀行和國家開發銀行以及中國出口信用保險公司直接承做的。未來,中國商業銀行應主動作為,以商業方式代理國家政策性業務和我國主導的超主權金融機構業務。

JP Management Development Ltd.
遠見管理發展有限公司
Tel:     +852-28248413 (Office) +852-69088682 (Mobile)
Email: jpmgthk8@outlook.com

© 2020 by JP Management Development Lt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