企業財資生態圈孵化「亞洲 CNH」 2015-07-14

 

希臘引爆的不只是環球股市,還有的是歐元解體危機,這將令「亞洲 CNH」被採用的機會營造了更佳氣氛。上月出席了首屆「境外人民幣生態圈發展」金融午餐會,筆者借此發表了企業財資中心(Corporate Treasury Centre)的外匯生態圈觀點:在一帶一路發展過程中,香港應打造成企業財資中心,藉此推動仿如「歐洲美元」的「亞洲人民幣」。

 

外匯交易需要場外市場 

中國加入「特別提款權」(SDR)的條件中,仍待解決的還有外匯交易和衍生品。而外匯交易的需求,正正是企業面臨國際化後的風險管理。與此同時,內地利率市場化加速了商業銀行業務多元發展,外匯及相關業務更是不能缺少。數字顯示,獲授予外匯牌照的銀行已超過200多家了。

 

綜觀國際,真正的外匯及衍生品於「場外」(over-the-counter,OTC)銀行同業間進行。但內地 OTC 的中國外匯交易中心暨全國銀行間同業拆借中心則有如「交易所」,於中央系統交易、產品標準化、參與者需要資格審核,導致操作缺乏靈活性,産品局限性、難與 國際併軌。

 

香港企業財資生態圈

香港成熟的 OTC 經驗,可在人民幣離岸中心和資產管理中心的基礎上,再拓展企業財資中心,協助國家將人民幣業務與國際接軌。

 

推動可分為兩個層面:首先,鼓勵大型企業在香港設立企業的財資部門,處理外匯及衍生品交易。第二,未能在港設立分支機構的銀行及企業,可立足深圳自貿區,直接與香港先行先試,按照一定的國際規則練兵。

 

香港的優點極多,OTC 業務按國際習慣運作,不限制避險單一目的,採用國際法(例如國際掉期與衍生品協會,International Swaps and Derivatives Association,ISDA 協議)和帳務處理,具備充足的實戰人才。就算日後企業朝着「一帶一路」走往世界各地,企業仍需集中於某地管理全球的外匯風險,這個粵港澳大灣區的企業財資 中心將可持續發揮作用,配合各方蛻變成一生態圈。

 

CNH 取代亞洲籃子貨幣

生態圈指孕育和發展互相依賴的各行各業,包括金融、非金融業等多方受惠。這次孵化出具歷史意義及以「亞洲·人民幣」為核心的生態圈,恍如另一「歐洲美元」。

 

美元本身分為本土和歐洲美元,雖然沒有外匯管理,但境外的歐洲美元量仍佔大比例,美元的拆息定價亦以倫敦的 LIBOR 同業拆息為標準。由此推想,就算人民幣國際化後,境外 CNH 仍有不可取代的地位。加上 CNH 同業拆息(HIBOR)早於2013年中推出,已逐步發展成外匯和金融衍生品的慣常參考指標。

 

從更高層次來看,全球第三大經濟體的亞洲,包括東盟在內欲建立地區性的一籃子貨幣「亞洲貨幣單位」(AUM)。但希臘事件說明了「籃子貨幣」的 脆弱性,倘若某一國家經濟失控,足以摧毀整個制度。所以,採用類似「歐洲美元」的模式更為合適,而「亞洲 CNH」(或「亞洲人民幣」)自然是首選,企業財資中心也將是整個設想中可即時落實的環節。

 

JP Management Development Ltd.
遠見管理發展有限公司
Tel:     +852-28248413 (Office) +852-69088682 (Mobile)
Email: jpmgthk8@outlook.com

© 2020 by JP Management Development Lt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