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離岸人民幣銀行同業拆借利率與你我他的關係  2016-01-15

 

       近日,關於“香港離岸人民幣銀行同業拆借利率”的新聞報導吸引了不少國人的眼球,使一個本來好像與自身毫無關係或過去從不關注的問題一下子變成了一個街談巷議的熱門話題。

 

       2016年1月11日,英國《金融時報》以《離岸人民幣利率飆升至創紀錄高位》為題,報導:“中國在抑制人民幣貶值的戰爭中開闢了一條新戰線——買入離岸人民幣(CNH),挫敗迅猛發展的套息交易(carry trade),並把借款成本推升至創紀錄高位。隔夜香港銀行同業拆息(Hibor)的高企表明,中國匯率的波動性正如何通過人民幣國際化傳導至全球(人民幣匯率波動的影響一度只局限在中國國內,對國際投資者而言無關緊要)。首當其衝的就是最大的離岸人民幣市場香港。這一事實還有力地表明,中國央行準備以多大的力度支撐離岸人民幣的幣值。週一,作為每日離岸人民幣銀行同業拆息基準的Hibor,從上週五的4%躍升至13.4%的創紀錄高位,為2013年推出該基準以來的最高水準。一週期Hibor由7.1%飆升至11.2%。分析師表示,中國央行正通過在香港的國有銀行買入人民幣,以遏制離岸人民幣走軟,縮小離岸與在岸人民幣(CNY)的匯率差。中國央行持續買入離岸人民幣,可供銀行間拆借的離岸人民幣因此大大減少。通過買入離岸人民幣,中國央行還挫敗了旨在從人民幣走弱中獲益的短期套息交易。這種交易涉及借入離岸人民幣,將所得資金兌換為外幣,然後在人民幣走低時償還貸款。‘看來中國央行想把做空離岸人民幣的成本維持在高位,’德國商業銀行(Commerzbank) 駐新加坡的亞洲經濟學家周浩(Zhou Hao)表示。‘另一方面,這也表明,建倉的人相當多——每個人都在借入離岸人民幣然後做空——這意味著,如果發生空頭回補,可能會非常瘋狂。’ 去年11月,香港的人民幣存款總額達到8640億元人民幣(合1300億美元),與中國央行3.33萬億美元外匯儲備中可用於干預的部分相比,這個數位很小。這意味著,離岸市場較小規模的干預,就能對離岸人民幣匯率和利率產生重大影響。”

 

        2016年1月12日,國內某媒體以《離岸人民幣曠世對決 央媽:還有誰不服?!》 為題,從“爭奪人民幣定價權”角度分析到:“在人民幣連跌之際,央行突然出手離岸人民幣戰場,旨在爭奪人民幣定價權。在新匯改之後人民幣兌美元匯率的貶值過程中,香港的人民幣離岸市場對在岸市場匯價表現出了很強的引領作用,顯示離岸市場已經很大程度上佔據了人民幣匯率的定價權。光大銀行徐高認為,人民幣匯率定價權歸於香港離岸市場的事實可能會讓有些人感到不可思議。畢竟,在人民幣國際化推進了多年之後,目前香港的人民幣存款總量也還不到9千億元。很難想像這麼少的資金量能撬動中國這麼一個大國的匯率。但出於兩個原因,香港的這點人民幣卻的確能搶了在岸人民幣市場的風頭。第一個原因是離岸市場交易大量運用杠杆,放大了其影響。離岸與在岸兩個市場的匯差(CNH減去CNY)和利差(7天Shibor減去7天Hibor)有非常明顯的正相關關係。這是離岸市場外匯交易大量使用杠杆資金的證據。在香港離岸市場中,看空人民幣的投機者可以借入人民幣,換成美元,坐等人民幣匯率貶值後,再將其持有的美元換回人民幣,償還貸款。這樣,投機者可以用很少本金賺取人民幣貶值收益。這種操作會帶來兩個後果。第一,離岸人民幣匯價CNH會因此比在岸匯價CNY更貶(CNH與CNY價差拉大)。第二,外匯投機者借入人民幣的行為會增加離岸市場對人民幣的需求,因而推升香港人民幣拆借利率(Hibor),從而拉大其與大陸金融市場拆借利率(Shibor)的利差。在最近1個多月裡,離岸和在岸市場匯差和利差同時創下了歷史新高,表明此時離岸市場中運用杠杆資金做空人民幣的力量相當強大。第二個原因是人民銀行近期的操作方式。前面已經說過,看起來人民銀行對人民幣貶值的容忍度越來越強,在干預市場穩定匯率時表現出了“且戰且退”的架勢。別忘了,我國外匯儲備儘管在近期明顯下降,也有超過3萬億美元的龐大規模。這意味著人民銀行是人民幣外匯市場(無論離岸還是在岸)中“口袋最深”的玩家。因此,沒有投資者會願意逆人民銀行意圖跟其做反向操作。但是,所有投資者也都會願意順著人民銀行意圖來“搶跑”。因此,當人民銀行棄守人民幣匯率的意圖越來越明顯的時候(2015年12月11日CFETS人民幣匯率指數的發佈就是一個信號),就不能怪投資者們會搶著在人民幣空頭方向上下注了。從這個意義上來說,人民銀行的匯率操作一定程度上將人民幣定價權推給了離岸市場……”

 

       2016年1月12日,鳳凰國際則以《中國央行“斷水斷電”干預離岸人民幣 保匯率不保國際化》為題報導:“人行干預後離岸人民幣暴漲,流動性極度緊張隔夜利率飆升至66.8%;分析人士稱,中國央行當前首要考慮匯率穩定,而非人民幣國際化。殺敵一千,自損八百。中國央行在過去24小時對離岸人民幣市場進行了強烈干預,擊潰了人民幣空頭勢力,但犧牲的是人民幣國際化進程。週二外媒援引知情人士報導,中國央行自週一開始,在離岸市場持續干預人民幣匯市。離岸人民幣週一觸及6.7078的日內低點後,24小時內強力拉升逾1000點,週二上午一度較在岸人民幣出現去年10月份以來的首度溢價。離岸人民幣兌美元即期連續兩日上演“V”字反攻,週二早盤一度漲至6.5660,較上週四創的歷史新低反彈近2000點,與在岸即期利差從前幾日的逾千點迅速收斂並一度倒掛。今日,在岸人民幣連續第三天上漲。在岸人民幣兌美元16:30收盤價報6.576元,較週一官方收盤價6.5822上漲0.09%;離岸價日內大幅震盪,目前基本持平於昨日收盤……”

 

        2016年1月13日,新浪財經以《人行在港離岸人民幣市場開戰 環球人幣供應緊張》為題報導:“人民銀行在本港離岸人民幣市場開戰,戰線迅速蔓延至多個亞洲海外和衍生工具市場。臺灣人民幣銀行同業拆息(CNT TAIBOR)隔夜利率昨也急升至59.7厘新高,另市傳新加坡銀行越洋到港求拆得短線資金,反映環球人民幣資金供應緊張,挾高借貸沽空成本…..人行連環拳火拼淡友,匯價持續波動下,人民幣衍生工具市場同樣好不熱鬧。港交所掛牌的人民幣(CNH)貨幣期貨未平倉合約,昨首度突破3萬張,名義價值約30億美元(約234億港元)。人幣產品交投趨旺,港交所更揚言,年內將推出更多人民幣匯率類產品。場外交易方面,美國保管信託及結算公司DTCC資料顯示,環球美元兌人民幣的場外期權交易,過去一周日均成交額更達150億美元(約1,170億港元),較上月大增兩倍。市傳中資行在港入市買CNH掃高匯價,並在過去兩天“消極”參與拆借,一度挾高銀行間拆息至70厘以上,提高沽空成本,迫淡友平盤離場。平淡倉造成拆息抽升,其影響已非局限於香港銀行業,亞太區另外兩大離岸人幣市場同樣受影響。人幣資金池達3,179億元、僅次於香港的臺灣市場,昨日銀行同業拆息隔夜利率,單日急升逾47厘至59.7厘,遠高於上周5厘或以下的水準,1星期拆息也升近20厘至30.8厘。”

 

       要對上述傳媒報導的事件有更深入和全面的瞭解,人們應該對香港“離岸人民幣銀行同業拆借利率”的概念及其在金融市場上的應用範圍有一個基本的瞭解。香港“離岸人民幣銀行同業拆借利率”被稱為CNH Hibor 在香港存放和交易的人民幣則以CNH標示。因應離岸人民幣市場在香港的迅速發展,香港財資市場公會(Treasury Markets Association)於2013年6月起訂定和發佈離岸人民幣同業拆息定價,利率期限從隔夜到12個月不等,具體利率是依據香港銀行業協會(The Hong Kong Association of Banks)指定的20家銀行,在每個交易日在當地時間11時的同業拆放利率報價進行計算和確定,並在香港財資市場公會網站公佈。由於香港離岸人民幣市場的獨特地位,該利率被金融市場和國際社會廣泛採用,作為不同的金融產品和商業貸款的參考計價和報價基準。其應用範圍主要有三類,其一是標準金融產品應用,包括:利率期貨(Interest Rate Future)、利率掉期(Interest Rate Swap)、遠期利率協議(Forward Rate Agreement)、利率交換選擇權(Swaption)、交叉貨幣利率掉期(Cross Currency Swap)、利率上限和下限(Cap and Floor)等;其二是商業產品應用,包括:浮息債券(Floating Rate Bond)、浮息票據(Floating Rate Loan)、銀團貸款(Syndicated Loan)、大額浮息存款證(Floating Rate Certificate of Deposit)、同業拆息按揭貸款等;其三是衍生金融工具產品應用,包括:累計利息票據(Range Accrual Notes)、目標贖回票據(Target Redemption Notes)、利率遞增票據(Step-Up. Callable Note)、抵押擔保債務憑證(CMO)、擔保債務憑證(CDO)、混合型永久票據(Hybrid Perpetual Notes)等。以下是本周頭三個交易日,香港財資市場公會公佈的香港“離岸人民幣銀行同業拆借利率”:

       從上述情況看,在經濟全球一體化和金融市場無國界以及各類金融市場關聯互動常態化的大環境下,香港離岸人民幣銀行同業拆借利率的變化,不但會影響香港金融市場的運作包括:(1)離岸人民幣流動性的提供的松與緊;(2)離岸人民幣即期、遠期和調期匯率的變化規律;(3)資金和資本流動走向(流出和流入);(4)股票市場和債務資本市場的價格走勢強弱;(5)投資者信心等;而且,它同樣會對內地經濟和民眾的經濟活動構成相當明顯的直接和間接的影響,包括:(1)牽動在岸人民幣匯率的升跌;(2)影響內地老百姓購買外匯意欲和取向;(3)左右中港間資金流動;(4)左右境外資金以“組合投資”(portfolio investment)形式進行投資意欲和取向。從宏觀層面看,是次中國政府對離岸人民幣市場的干預,對於未來人民幣國際化進程、人民幣全面自由兌換和資本專案進一步開放、國內全面推進利率市場化等一系列改革進程均會有深遠的影響。

JP Management Development Ltd.
遠見管理發展有限公司
Tel:     +852-35116253 (Office) +852-69088682 (Mobile)
Email: jpmgthk8@outlook.com

© 2020 by JP Management Development Lt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