JP Management Development Ltd.
遠見管理發展有限公司
Tel       :  +852-35116253  Mobile +852-69088682
email jpmgthk8@outlook.com

© 2019 by JP Management Development Ltd.

在持續動盪的市場環境下百姓如何通過合理資產配置進行創富、維富和傳富 2016-01-12

 

        2016年1月10日,新華社以《人民幣匯率走低 該不該換美元理財》為題,在採訪了一眾專家後得出了“絕大部分家庭沒必要換購美元” 結論。以下是該文的核心內容:


      “新年第一周,人民幣對美元匯率的接連走低,勾起了不少市民的購匯熱情。對普通家庭來說,配置美元真的比買人民幣理財產品划算嗎?專家和業內人士表示,絕大部分家庭並沒有這個必要。

 

      北京市西城區的白領小唐看到近期美元漲勢,就利用午休時間到單位附近的光大銀行換了3萬美元,並購買期限為350天的保本美元理財,年化收益率為 1.2%。小唐的演算法很簡單,假定人民幣對美元2016年再貶值5%,總體收益就能達到6.2%,比目前銀行不到4.5%的人民幣理財肯定划算。

 

      ‘這種演算法是把預期建立在短期不理性走勢的基礎上,最後得出6.2%的收益有一定不確定性,市場不可能一直是這樣。如果能接受同等的高風險,完全可以用人民幣投資銀行理財外的產品,收益率會更高。’招商銀行金融市場部外匯交易主管張治青說。

 

       目前居民有美元存款、美元理財、QD基金產品三種投資管道,但投資收益率都不高。目前一年期美元定存利率不到1%,美元理財在1.1%至2.2%之間,有一定管理費用,二者受5萬美元的年購匯額度限制。QD管道收益最高,能到4%以上,但風險高、門檻高、操作麻煩。


       北京金融衍生品研究院首席宏觀研究員趙慶明表示,人民幣匯率並不具備大幅下跌的空間,更重要的是人民幣投資組合收益率會大大超過可能的貶值幅度。對大部分投資者來說,如果最終只能選擇美元定存甚至外幣現鈔,就並不合算。

 

       從事外匯交易多年的張治青建議,普通百姓是否須配置外匯,一是看家庭資產狀況,包括現金、股票、債券在內的可投資淨資產能否達到數百萬人民幣以上; 二是看有沒有旅遊和出國留學的剛需。如果二者都不具備,那麼外幣資產的配置需求就沒必要了。”

 

       事實上,老百姓個人和家庭應如何理財是一個見仁見智的問題,由於每一個個體所面對的實際情況和需要均是千差萬別,因此,並無一個標準或正確的答案可以適用 於每一個個人或家庭。新華社在當前持續動盪的市場環境下,針對近期百姓的投資取向熱點問題進行專題報導,確實切中了眾多普通老百姓的切身利益的問題,其時 效性和重要性均是不言而喻的,值得每一個個體在參考不同觀點和意見的情況下,作出自己的判斷和選擇。

 

        筆者在各類國際性金融機構工作超過30多年,每每接觸不同群體或個人均常常被問到同樣的問題,在此,筆者嘗試以上述報導為背景,提出自己對此問題的觀點與理據,以期抛磚引玉。

 

觀點
      無論從全球範圍內看,還是從國內市場看,投資市場均具十分明顯的週期性,暴漲暴跌經常在人們不期然的時候發生,“市場波動幅度增大、週期縮短、頻密度增高”更似乎成了近年投資市場特別是股票市場的一種常態。

 

      在被突如其來的暴跌打擊得不知所措的投資者,在回過神來痛定思痛時,往往會得出:“慘重的投資損失是由於‘壞決定往往在好時間作出’(‘往往在好時機時作 出了錯誤決定’)(Bad decision was usually made at good time.)所導致的”懊悔感悟。只 可惜這樣用血汗錢買來的經驗教訓,往往又在下一次暴升週期的群眾性全面亢奮強烈感染下被拋諸腦後,於是乎又重複在市場高位“摸頂”建倉,最終被無情的暴跌 所洗劫。更有甚者,在市場氣氛一片大好的情況下,某些投資者除傾盡所有投入外,還不惜以高杠杆借貸的方法,以孤注一擲賭一把的心態,在投資市場豪賭一番, 最後的結果可想而知。留意觀察前年底到去年6月初國內股票投資市場的眾生相,不難找到上述描述的某些投資者的影子。

 

      實際上,投資市場上難有常勝將軍是十分自然的事情,因為影響投資市場各類金融資產價格的升跌的因素是錯綜複雜的,從下表“2006年以來,全球主要金融市 場投資類別投資價格的波動變化情況”看,沒有任何單一資產可以持續超越其他類別的資產,時升時跌是常態,而且,各類資產的波動幅度大得驚人。

 

表一、2006年以來,全球主要金融市場投資類別投資回報的波動變化情況

注:1. 資料來源:晨星、彭博資訊、滙豐研究
       2. 以美元計算的總回報
       3. 2015年的數據為2015年7月28日的數據
       4. 美 國股票回報根MSCI美國指數計算;歐洲股票回報根據MSCI歐洲指數計算;日本股票回報根據MSCI

 

      日本指數計算;新興市場股票回報根據MSCI新興股 票市場指數計算;政府債券回報根據巴克萊全球收益債券指數計算;新興市場債券回報根據摩根大通新興市場債券綜合指數計算。

 

      以香港股票市場為例,2008年單一年份負回報高達46.4%,而在2009年單一年份正回報高達56.7%,可謂冰火兩重天。同樣,人們常稱為低風險或 無風險的政府債券投資,雖然回報率相對於股票等其他資產類別要低得多,其波動幅度確實比股票或高息債券的波幅要低得多,但在2013年和今年頭7個月卻分 別錄得2%和3.2%的負回報。高收益債券(即垃圾債券)在2008年錄得高達27.9%負回報後,在2009年錄得62%的正回報。


投資建議

     對上述變幻莫測的各類投資市場,投資者應該做的和可以做的不是祈求上天賜予一雙慧眼或一個可以預測未來的水晶球,而是嚴守以下兩方面的投資紀律。

 

     一方面,投資者要根據自身情況,進行理性的資產配置,構建相應的投資組合,並作出持續的重檢和調整。


     因應投資者自身的財務狀況(包括可供投資金額多寡)、財富創造、積累與消耗等不同週期階段、財富管理目標和自身現金流情況、對市場發展趨勢評判和風險認知與風險承受能力等因素的差異,不同投資者的投資組合應有所不同。

 

     不過,較為普遍的做法是投資資產配置多元化,即將資產配置成股票、債券、另類投資(包括外匯、貴金屬、衍生工具等)和現金等幾大類別。並定期對整體投資組 合進行重檢和調整,包括對累計升幅較高的類別作出減持的安排,從而維持整體投資組合中的各類投資比例構成與初始配置比例的一致性,這樣的做法的其中一個好 處,是可以確保投資者事先預設的風險承受水準得以維持在一個既定的範圍內。

 

     對於那些較成熟和較有經驗的投資者來說,他們可以選擇較為進取的資產配置策略,根據其對各類資產的估值和經濟週期的預測,以及各類資產在不同經濟週期的表現的預判,動態持續調整投資組合。

 

     換言之,若投資者看好某類資產將會受惠於經濟複甦,便會相應增大對某一類資產的配置比例,反之,則要作出減持調整。這樣的投資紀律,在很大程度上避免了投 資者的每一次重大投資決策過分受決策作出時的市場氣氛所影響,和避免“知道什麼時間入市,但沒有把握好出來的機會”的錯誤。

 

     以美日兩國股市在過去兩年的表現情況為例,美股在2009年至2013年連續5年分別獲得26.3%、14.8%、1.4%、15.3%和31.8%的正 回報後,又在2014年錄得近13%的正回報,但今年以來,受美國退出量化寬鬆貨幣政策、潛在加息和其他全球性因素影響,美股在頭幾個月只獲得微弱的 2.8%正回報。相反,2014年錄得4%負回報的日股,在今年頭幾個月卻錄得12.3%的正回報,居上表所列各類資產回報率之首。

 

     事實上,對一個注重長期投資回報的投資者而言,花時間和精力去構建一個合理資產配置的投資組合,比花時間和精力精准捕捉買賣交易時機要重要得多。據某項專業 研究顯示:超過90%的投資組合回報可歸因於投資組合的資產配置,而買賣交易時機把握、投資物件個體的選擇和其他相關因素的影響力則低於10%。投資者在 面對影響市場投資氣氛的錯綜複雜的局面時,必須堅守其既定的投資理念和紀律,才能在做到不忘初心,不受臨時和多發的市場因素干擾,最終實現其中長期投資目標。


      另一方面,投資決策應堅持注重基本面分析結果而作出。事實上,對投資物件構成影響的宏觀經濟因素(如經濟發展週期、財政政策、貨幣政 策等因素)、行業發展前景、企業經營的基本因素、市場估值、同類橫向比較(包括境內外同類投資物件的橫向比較)這些基本面的分析對於投資決策特別是中長期 投資決策的作出,比其他作用短暫的因素(如,內幕消息、眼前的投資市場氣氛、交易情緒等)更為重要。

 

     若投資者不堅持遵守注重基本面分析這一投資紀律,而以羊群心理隨波逐流地入市,順著眼前市場可見的市勢買賣資產,最終很可能得不償失。以股票投資為例,若以 即興式買賣操作,很可能會在股票上升階段買入股票,卻在股票跌市中賣出股票,最終因高買低賣而蒙受損失。投資市場瞬息萬變,市場因此而大幅波動是投資者任 何時間均無法回避的問題和挑戰。但只要投資者堅守以基本面分析作為為投資資產配置決策基礎這一紀律,不輕易受市場短期內波動的影響而情緒化地頻繁調整其投 資策略,便可從容應對和駕馭市場波動和群眾情緒變化所帶來的衝擊,最終實現其長遠投資目標。


      總括而言,創富、維富和傳富幾乎是老百姓個人(一輩子)和家庭(跨代)都要持續面對的現實問題,而且在財富數量和人生不同階段,每一個當事人須要考慮的問題和採取的行動也因此而大不同。

 

     必須指出的是,上述提及的資產配置並非是人們常說的“存款、理財、基金、保險、黃金、外匯都買一點”;也不是別人(包括金融機構)推薦什麼就買什麼;更不 是錯誤地基於“大家都認為對的事就是對的事”,而盲目跟風跟進“潮流”式投資。一個好的資產組合配置,應在進行了個人或家庭“財富管理規劃”(或稱為“理 財規劃”)的基礎上作出,而這種“規劃”最好在金融機構的專業人士幫助下進行,並定期重檢和調整。

 

     換言之,“財務策劃及資產配置”,是每一個個人或家庭,要最終實現其個人或家庭財務成功目標的一個必不可少的關鍵環節。從傳統的商業銀行業務模式看,銀行無 論從專業人員配置,還是從具體的產品和服務的提供,均無法全面完整滿足高端個人客戶在“財務策劃及資產配置”這方面的需要。

 

     為此,我國商業銀行必須本著“幫客戶幫銀行”的考慮,從現在開始,以私人銀行的思維和方法為個人和家庭客戶提供相應的“財務策劃及資產配置” 服務。

 

     在西方“私人銀行(Private Banking)”領域裡,所謂財富管理服務是指銀行通過專業個人財富管理經理(或財務策劃師)向中高端資產值客戶提供一對一的財務策劃及資產配置服務, 以協助客戶達成財務目標及其他相關目標。其服務內容包括:財務策劃 (確定其財富管理的優先次序:保護財富、累積財富、分配財富)、產品推介、資產配置和交易執行等。

 

      對客戶而言,該項服務是以為客戶的財富不斷增值,提供綜合解決方案為定位;對銀行而言,通過提供“財富管理”服務,維持和提升與中高資產值客戶的關係,令客戶的各類財富處理交易通過本行進行,從而帶動各類收入的增長(特別是非利息業務收入)。其 中,財務策劃的基本步驟包括:(1) 接觸客戶及建立關係;(2)收集客戶資料;(3)分析客戶狀況 (包括:家庭狀況、工作情況、資產負債、每月收支、投資狀況、風險承受能力、財務目標);(4) 財務目標確認 (決定目標與期望、將目標排序);(5) 提出和完善理財方案 (建立投資策略和配置投資組合):(6) 執行理財計畫;(7)監察表現及定期檢討等。 而財務策劃內容則包括:保險(保障個人及家庭生活質素與財產)、投資(保本增值)、退休策劃(計畫退休生活)和遺產規劃(讓財富順利轉移到指定受益人手 上)等四大範疇。

 

       為便於理解,茲就“財務策劃和 資產配置”的對應關係舉例以下簡單例子加以說明:(1)一個上有老下有小的中年人,因有其他家庭成員須有他或她承擔財務支援責任,其資產配置則應包含自身 的意外保險;(2)若某人的子女均已成年獨立生活,而其父母也用不著依賴他或她詹養,那麼,他或她應該考慮買“年金(annuity)”而不是普通意外保 險,並確保年金的每月返還額與其退休後的每月財務支出相匹配;(3)在第(1)和第(2)種情況下,他或她還應考慮購買重大危疾保險,以預防重大疾病的大 額開支;(4)要避免“富不過三代”的魔咒和子孫由於太容易得到上一代的財富,不懂珍惜而揮霍無度,高資產淨值的人士可考慮通過“家庭信託”形式作為財富 傳承的安排;(5)在選擇“買樓收租”還是買金融資產收取金融資產收益(如定息債券)時,要作不同類別資產的現金流穩定性的分析比較,尤其是不能假設樓價 永遠是上升的;(6)考慮到很多資產買入後,何時需要賣出很可能不在自身預料時間點之內,或強行賣出須蒙受很大的損失,因此,無論當事人如何富有,也應向 其主要往來銀行爭取一定的授信額度,以備不時借貸之需;(7)回應本文開頭引述新華社所提 “人民幣匯率走低,該不該換美元理財”問題,當事人應考慮更多方面的問題,包括:所兌換的美元,將會以何種資產形式存在(parking)?以美元資產存 續多長時間?能否找到對應的風險對沖工具對沖當中的匯率風險和其他市場風險?當中涉及的機會成本如何(即,在把人民幣兌換成美元後,若有其他更好的投資機 會的一種比較)?當事人外幣收支需要的匹配性如何?


      總而言之,在充滿不確定性的市場環境下,投資者與其祈求好運降臨或“擇時投資”,不如嚴守投資紀律,在借助金融機構專業人士幫助進行自身的財務規劃的基礎上,通過合理的資產配置實現既定的財務目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