國際領先銀行如何應對洗錢和違反美國制裁法的指控 2016-02-22

 

近日,國內外傳媒紛紛報導,當地時間2016年2月17日,西班牙當局對某中資銀行馬德里分行進行了搜查。其中,有外媒報導稱該行馬德里分行涉嫌參與洗錢和偷稅,搜查行動由西班牙國民警衛隊和反腐敗檢察官辦公室聯合開展,並逮捕6名該行管理層人員,其中包括該行馬德里分行行長。西班牙警方稱:“該行馬德里分行涉嫌幫助犯罪團夥將通過偷渡、稅務詐騙和違反工人權利所得的資金引入金融系統。這些錢之後通過合法途徑轉向中國,涉及至少4000萬歐元”。據最新消息顯示,西班牙法庭頒令,在被捕的6人當中,3人經過審訊後要繼續還押扣查,不准保釋;另外3人則獲准以10萬歐元保釋。其實,這並非首次有中國的銀行被外國當局指控涉嫌洗錢,據公開信息顯示,此前,已有一家中資銀行的米蘭分行和另一家中資銀行的紐約分行遭到當地當局的涉嫌洗錢指控和調查。此外,另一家本身在美國並沒有設立任何分支機搆的中資銀行,也於2012年7月31日,因被美國當局指控為六家伊朗的銀行提供帳戶、資金清算和信用證支付等金融服務,違反聯合國對伊朗制裁決議及美國制裁法,而被美國財政部公佈列入制裁名單之列,使該行的國際業務因此而大受影響。

 

洗錢(Money Laundering)是指將違法所得及其產生的收益,通過各種手段掩飾、隱瞞其來源和性質,使其在形式上合法化的行為。狹義的洗錢是指為了掩蓋犯罪收入的真實來源和存在,通過各種手段使其合法化的過程。這些犯罪活動主要包括:販毒、走私、詐騙、貪污、賄賂、逃稅等。廣義的洗錢除了狹義的洗錢含義外,還包括:1.把合法資金洗成黑錢用於非法用途,即把白錢洗黑,如把銀行貸款通過洗錢而用於走私;2.把一種合法的資金洗成另一種表面也合法的資金,以達到佔用的目的,即把白錢洗白,如把國有資產通過洗錢轉移到個人帳戶;3.把合法收入通過洗錢逃避監管,如外資企業把合法收入通過洗錢轉移到境外。在美國,與洗錢指控緊密聯繫的另一指控是“違反美國制裁法(violations of U. S. sanctions laws)”,即為被美國當局列入制裁名單內的政府機構、企業和個人處理金融交易。

 

由於美國經濟和美元在全球經濟和國際金融市場上的獨特地位,由美國當局發起的指控占全球同類指控的相當大的比例,涉事銀行均受到嚴重的懲罰,包括繳交巨額罰款。據有關資料顯示,近年,較有代表性的被美國當局指控和處罰的國際銀行個案包括:(1)2010年,荷蘭銀行/蘇格蘭皇家銀行(ABN AMRO, N.V./Royal Bank of Scotland)除被刑事檢控外,該行為違法反洗錢法例和制裁法例繳交5.8億美元罰款;(2)2009年1月9日,英國萊斯TSB銀行(Lloyds TSB Bank PLC)被罰款3.5億美元;(3)2009年12月16日,瑞士信貸銀行(Credit Suisse AG)被罰款5.36億美元;(4)2010年8月18日,巴克萊銀行(Barclays Bank PLC)被罰款2.98億美元;(5)荷蘭商業銀行(ING Bank, N.V.)被罰款6.19億美元;(6)2012年,渣打銀行(Standard Chartered Bank)被罰款6.67億美元,並在2014年8月,因未能美國當局2012年處罰時所提“限時整改”的要求,被額外加罰3億美元;(7)2012年12月11日,滙豐控股(HSBC Holdings PLC)和滙豐銀行美國(HSBC Bank USA N. A.)(匯控在美子行)被罰款19億美元;(8)2014年6月30日,法國巴黎銀行(BNP Paribas S. A.)因違反美國經濟制裁法而被罰款89.736億美元,創史上最高罰款額。除上述非美資銀行外,美國本土銀行包括摩根大通和花旗集團等美資銀行過往均有遭受美國當局的同類檢控和處罰。

 

實際上,上述國際銀行在遭遇有關指控時,所要做的遠比繳交罰款了事複雜的多。其中,包括:(1)要同時面對多個機構的頻密和漫長的反復調查和質詢;(2)要進行危機管理,管控因此而引起的聲譽損害;(3)投入大量人力物力整改(包括組織架構調整、增聘專職管理人員、全球網路各層級人員培訓和系統全面更新等);(4)定期向檢控當局彙報整改進展情況和回應來自各方持續質詢(包括各類型公開聽證會),並接受由檢控當局委派的獨立監察員監控和檢查。

 

為便於讀者更深入和全面瞭解國際領先銀行如何應對洗錢和違反美國制裁法的指控,茲以上述滙豐控股的案子為例,根據公開信息來源整理列舉以下三方面的具體情況。

 

第一,要同時面對多個機構的頻密和漫長的反復調查和質詢。2012年12月,美國司法部(Department of Justice , DOJ)、美國銀行監管機構、金融犯罪執法網路(The Financial Crimes Enforcement Network,FinCEN)、外國資產管理局(Office of Foreign Assets Control,OFAC)以及 紐約縣地區檢察官(The New York County District Attorney,DANY)與滙豐控股和滙豐銀行美國就其違反美國制裁法和反洗錢法達成全球和解協定,由後者繳交總額為19億美元的罰款。其中,匯控及其美國子行除繳交12.56億美元的罰款外,還因其違反《銀行保密法》(Bank Secrecy Act,BSA)、《國際急救經濟權力法案》(The International Emergency Economic Powers Act ,IEEPA)、《對敵貿易法》(the Trading with the Enemy Act, TWEA),與美國司法部達成一項為期5年的“暫緩起訴協定”(a deferred prosecution agreement),讓美國司法部與紐約縣地區檢察官聯手參與對匯控及其美國子行的進一步調查。與此同時,匯控同意支付6.65億美元的民事罰款[其中,5億支付給美國貨幣監理署(The Comptroller of the Currency,OCC),1.65億美元支付給 聯邦儲備委員會(Federal Reserve Board)]。

 

第二,投入大量人力物力整改。具體整改措施包括:(1)技術系統升級(Technology Upgrades);(2)增聘人員(New Hires);(3)改變櫃檯服務提示,增設櫃員工作電腦螢幕提示“提問正確問題(Ask  The Right Question)”;(4)強化各層級業務人員包括高管人員的培訓等四個重要組成部分。事發後,匯控聘請了幾千名負責合規工作的職員,當中包括前政府執法官員,如:英國政府反間諜組織前主管Johnathan Evans(Head of the U. K.’s Counterintelligence Services)和美國藥品執法局(U. S. Drug Enforcement Administration)前官員Joe Evans,其中,後者擔任匯控合規監察的最高主管。2014年頭9個月,匯控投入有關整改的投入就令其營業支出因此而增加了約14億美元。目前,匯控全球25.8萬雇員中,有約10%的雇員負責風險管理和合規工作。

 

第三,定期向檢控當局彙報整改進展情況和回應來自各方持續質詢。作為上述與美國司法部達成一項為期5年的“暫緩起訴協定”的具體安排,美國前檢察官( former prosecutor)Michael Cherkasky被美國當局委任為獨立監察人(monitor)負責跟進和監察監督匯控的整改工作,並定期給美國司法部提交《監察報告》,若當事銀行整改不力或不能按期達標,美國當局會因此作出更嚴厲處罰包括追加罰款。上文提到的渣打銀行就因此而額外繳交3億美元罰款。

 

 值得一提的是,近年,不少銀行因操守風險(Conduct Risk)而深陷無休止的訴訟之中,並因此付出巨額代價。根據摩根士丹利前不久公佈的一份研究報告顯示,2009年以來,全球最大的25家大型銀行已為違規付出了2,600億美元的訴訟費用,預期從現在到2017年還會為此付出的訴訟費用650億美元。其中,美國銀行、摩根大通、勞埃德銀行、蘇格蘭皇家銀行、巴克萊銀行、滙豐控股、花旗集團、德意志銀行、法國巴黎銀行和瑞聯(UBS)等十家國際銀行集團在這方面的訴訟成本(包括已支出和撥備)分別達:681億美元、469億美元、332億美元、273億美元、235億美元、201億美元、182億美元、157億美元、137億美元和121億美元。另據標準普爾評級機構今年年中披露的一份研究報告顯示,英國的銀行和英國建築協會自2010年至2014年5年間為操守(conduct)和法律訴訟付出的代價為480億英鎊。其中,英國巴克萊、匯控、勞埃德和蘇格蘭皇家四家最大的銀行集團占420億英鎊。

 

 對於我國各大型銀行而言,鑒於它們目前均致力推進全面國際化,它們同樣也要面對同樣的嚴峻挑戰,如何吸取上述西方商業銀行在這方面的經驗教訓,避免重走別人走過的彎路,完善提升自身全面風險管理能力有非常現實的意義和迫切性。

JP Management Development Ltd.
遠見管理發展有限公司
Tel:     +852-35116253 (Office) +852-69088682 (Mobile)
Email: jpmgthk8@outlook.com

© 2020 by JP Management Development Lt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