JP Management Development Ltd.
遠見管理發展有限公司
Tel       :  +852-35116253  Mobile +852-69088682
email jpmgthk8@outlook.com

© 2019 by JP Management Development Ltd.

銀行發放流貸時如何把管控內嵌於授信方案及與之對應的產品和服務中 2015-01-18

 

流動資金貸款和固定資產貸款(簡稱“流貸”和“固貸”)是目前中國商業銀行對其客戶授信的兩個主要方式。在當今激烈競爭的市場環境下,同一借款人同時向多個 債權人(包括銀行、非銀行金融機構、交易對手和親朋好友及民間借貸者等)舉債的情況是非常普遍的。為此,商業銀行在以流貸方式給其客戶授信時必須確保:(1)“瞭解客戶”並對借款人自身的還款意願和還款能力,及對借款人的還款意願和還款能力構成影響的關聯方作出準確評估;(2)通過有針對性的授信方案設計與安排,清晰界定和切割有關貸款使用與對應還款來源所依賴的資產和現金流(因借款人通常同時與多個債權人往來,若不能對這種對應關係作出清晰切割,便無法避免借款人挪用有關信貸資金,最終導致無法如期歸還有關貸款本息);(3)為貸後管理和有效約束借款人行為預留“抓手”和其他有效措施;(4)有關貸款使用所帶來的資產或現金流足夠按時償還有關貸款本息(即貸款的“自償性”或貸款的第一還款來源)。

 

要落實上述“瞭解客戶”、“清晰界定和切割”、預留約束借款人行為的“抓手”和貸款的“自償性”等四個關鍵點,銀行發放流貸時,就得設法把風險的管控機制和方法內嵌於授信方案及與之對應的產品和服務中。

 

首先,銀行不能單純以提供資金融通方式,在無任何業務載體的情況下發放流動資金貸款。 因為,若沒有相應的業務載體,上述的“切割、抓手、自償”就無法得以落到實處。以前幾年國內很多商業銀行曾風行一時的,“專門設立中小企貸款中心,集中發 放中小企貸款”的做法為例,這種制度安排,實質上等於單純以提供資金融通方式給中小企發放流動資金貸款,有關貸款發放後,貸後管理工作很難落到實處。由於 借款企業的日常往來帳戶分別開立在有關銀行的分支機搆,而非“中小企貸款中心”,有關貸款發放後,“中心”既無法有效監督借款人的資金使用,也無法利用相 關業務載體落實上述的“切割、抓手、自償”管控措施。與此同時,有關中小企的帳戶開立行,由於既沒有利益驅動(貸款利息收入體現在“中心” 的損益表,而非開戶行),也不具體全面掌握有關貸款的發放情況,自然無法有效履行相關貸款的貸後管理職責。反觀國際領先銀行在這方面的做法,他們普遍堅 持:在給客戶特別是中小企(包括微企)發放貸款時,採用全方位整合的方法,把風險的管控機制和方法內嵌於與貸款一併提供的多種產品和服務載體裡,與中小企 客戶建立更密切和深厚大關係,從而為出現問題時奠定更好的解決基礎。

 

其次,以適當的方式或工具發放有關流動資金貸款。傳統的流動資金貸款發放,通常是在貸款發放後,直接把資金劃撥到借款人帳戶上,由借款人自行支配使用。在這種授信安排下,貸款銀行對借款人的貸後管理是相當被動的,基本無從落實上述的“切割、抓手、自償” 的管控措施。但若貸款銀行能根據借款人的經營活動的實際情況,對應選擇採用“打包放款、進出口押匯、倉單融資、信託提貨、票據貼現、應收賬款融資、應付帳 款融資和供應鏈融資”等授信方式,發放流動資金貸款,則不但能讓企業的資金周轉始終在銀行的監控下流動,避免信貸資金在銀行體外迴圈或借款人挪用信貸資 金,而且,有關銀行可以有目的性和針對性地,把相關確保借款人如期歸還貸款本息的管控措施,直接內嵌在有關的產品服務中。

值得一提的是,目前國內銀行在發放流動資金貸款時,也經常採用上述相應的方式或工具,但最終的管控效果似乎未如上述的理想,究其原因有二。其一,在發放貸款時,以產品為中心而非以客戶為中心。 以過去兩年,國內銀行廣泛開展“票據融資”業務,壞賬率偏高為例,不少銀行專門成立“票據融資中心”,以“票據融資”(包括國內保理和發票融資等)給借款 人發放流動資金貸款,其整體管理基本上是以融資產品為中心,有關“票據融資中心”對借款人並未進行深入和全面的瞭解,只要借款人所提呈單據檔符合相關規 定就給予貸款。換言之,在“來解客戶”的環節上有明顯的缺失,更遑論貸款發放後對借款人的持續管控。2014年,不少銀行以“鐵礦石融資”或“銅融資”等方式給長期單一從事房地產業的房地產開發商發放貸款,最終因人民幣匯率逆轉和大宗商品價格暴跌造成大規模壞賬便是其中較好的例證。其二,未能真正把握“核實貿易背景真實性”真正含義,對物權代表的單證欠缺有效控制。 按現行的監管規定,無論是銀行匯票貼現、還是供應鏈融資,有關銀行均會核實有關融資項下的貿易背景的真實性。但有關貸款銀行往往僅僅把這一貿易背景真實性 的核實停留在“合規”層面上,因此,有關銀行往往只要求借款人提交由借款人可以自行出具的發票與《購銷合同》作為審核的依據,結果,借款人利用同一批貨物 項下的真實發票和《合同》,向多家銀行反復騙取多筆貸款的情況就成了司通見慣的現象。2014年年中,青島當地至少有17家中資銀行捲入銅、氧化鋁等有色金屬“148億元騙貸案”便是其中一個典型例子(詳見:《從近期數宗巨額騙貸案看銀行應如何把風險管理內嵌於貿易融資的產品服務中》一文,網接—中國金融線上搏客http://www.cnfinance.cn/blog/blog.php?uid=36)。 事實上,從有效銀行授信管理的角度看,核實貿易背景真實性並非最終目的,控制有關單據中的物權代表,確保有關交易所帶來的現金流能直接作為償還貸款的資金 來源(即貸款的自償性)才是其中的關鍵所在。以國際領先銀行在處理供應鏈融資業務時對單據提交和處理的具體要求為例,有關銀行在開展供應鏈融資業務時,首 先會開發建設一個可以讓供應鏈融資參與者以利用互聯網提交相關電子化單據的電子平臺,然後,在開展相關業務時,會在要求借款人提交發票和《合同》等借款人 可以自行提供的單證的同時,要求其他相關協力廠商提交其他相關單據,如:負責貨物運輸的公司提作為交物權代表《提單》、保險公司提交《保險單》和商檢部門提 交《產地來源證》等。在這樣的制度安排和系統支援下,有關銀行不但能有效率地核實有關融資請求的貿易背景真實性,更為重要的是,要求獨立於借款人以外的第 三方提交單據,不但有效減少當事人造假的機會,同時也可有效控制物權代表,有效落實上述的“切割、抓手、自償”管控措施。

 

第三,把對借款人的貸後行為約束,作為整體授信安排的一個不可或缺的組成部分,以合約約束條款形式,具體體現在《貸款合同》上,並憑以約束借款人。為更有效監察借款人公司貸後運作進展情況,並可以隨時把借款人拉回談判桌,有關銀行應以“合約約束條款”形式,就借款人的貸後行為作出限制與約束。這種約束既可以體現為正面約束:即要求借款人必須遵守或做到的,也可以體現為負面約束:即禁止借款人做或違反的;與此同時,該等約束條款既可以財務約束形式約束借款人行為,也可以以非財務約束的形式約束借款人的行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