從倚重存貸息差到增加交易收益 2015-12-15

 

從“規模銀行”走向“價值銀行”是目前我國商業銀行努力推進業務轉型的基本思路之一,在這一基本思路指引下,商業銀行要逐步從高度依賴有潛在“後患”的貸存息差收益,轉向增加基本沒有“後患”的交易收益的較為平衡發展的業務模式,這就是近年國內不少商業銀行謀求發展的“交易型銀行”。但是,從目前各商業銀行實踐這一思路的具體情況看,在理解“何謂交易型銀行”這一問題上有很大的差異,這也許是外語翻譯差異所致。實際上,中文“交易”一詞,在英文既可以是“transaction”或 “transactional”,意指業務處理;也可以是“trading”即買賣交易。銀行為客戶提供業務處理,可以按業務處理量逐筆或批量收取業務處理費;而銀行與其客戶進行買賣交易的收益則可反映為買賣差價或買賣傭金。從西方銀行業界的具體操作實務情況看,交易型銀行主要分為“交易業務處理 (transactional banking)”和“交易活動(trading activities)或“市場業務(markets)”。

 

傳統商業銀行的交易業務處理,基本上是圍繞傳統商業銀行的“存、放、匯兌”業務提供的配套交易處理業務,以某歐洲銀行為例,該行專門成立“交易業務處理”(Transactional Banking)業務線(Line of Business),負責交易業務處理和外匯買賣(Transaction Banking & FX),其核心業務包括:貿易融資(Trade Finance)、現金管理(Cash Management)、供應鏈解決方案(Supply Chain Solutions)、即期和遠期外匯買賣(FX spot & forwards)。另一歐洲銀行則專門成立“全球業務處理(Global Transaction Banking)”業務線,負責資金清算結算和現金管理、貿易服務、供應鏈和證券服務。根據國際清算銀行對銀行業務的分類標準,交易業務處理包括:收付及清算(收付、托收、資金調動、清算和結算)和代理服務(託管帳戶、預托證券、證券借貸、公司行動、發行者和支付代理)兩大類業務。

 

在過去幾十年時間裡,西方商業銀行為應對金融市場特別是資本市場迅速發展等因素所帶來的“銀行脫媒”,令銀行傳統生存發展空間受到擠壓,而專門 圍繞金融市場打造金融市場配套的交易處理業務— 財資證券服務(Treasury & Securities Services )。以某美資銀行為例,該行的這部分業務包括三部分。其一是財資服務,核心服務包括:收付款服務(Payment and Receivables Services)[紙質 (Paper)、批量付款控制(ControlledDisbursement)、支票(Checks)存款處理(Deposit Processing)、電子(Electronic)、經不同清算體系處理的資金收付和清算( ACH and IACH,Chips,Fedwire)、匯款(Funds Transfer)網銀(包括:企業對消費者、企業對企業、企業對股東、銀行對銀行、單幣對多幣)(Internet:Business-to- Consumer,Business-to-Business,Business-to-Shareholder,Business-to- Employee,Bank-to-Bank,Single and multicurrency)、現金集中管理(Cash Concentration)、短期流動性和投資管理(Short-Term Liquidity and Investment Management)(包括:紮差、集合或歸集、主動和被動歸集和餘額管理(Netting,Pooling, Active or Passive Sweeping,Balance Management) ]、卡服務(Card Services)[旅行和娛樂(Travel & Entertainment)、購買(Purchasing)、商務信用卡(Commercial)、代發工資(Payroll)、小額現金(Petty Cash)]、電子商業顧問服務(E-commerce Advisory Services)、全球貿易融資服務(Global Trade Finance Services)、財資外包方案(Treasury Outsourcing Solutions)、全球財資代理(Global Agency Treasury)、金融資訊安全管理服務(Secure Financial Information Management Services)、個人電腦終端服務系統(PC-based )、銀行透視工作站(Bank Insight Workstation)、銀行工作間(Bank Workspace)、高速公路收費服務方案(Highway Toll Collection Solutions)[如:電子道路收費系統(EZ-Pass)]、外匯買賣(Foreign Exchange)。其二是投資者服務(Investors Services),核心業務包括基本服務和增值性服務兩部分。其中,基本服務包括: 證券處理和保管(Securities Processing & Safekeeping)、交易交收清算和代收證券收益(Trade Settlement & Income Collection)、線上線下和書面報告服務( Reporting: On-Line, Download, Hard-Copy)、網路服務(Network Services)、現金管理(Cash Management)、投票服務(Proxy Voting)、稅務服務(Tax Reclamation)、跟進企業行動的服務(Corporate Actions)、優質服務管理(Managing Service Excellence)、互聯網服務(.com);增值性服務包括:證券貸放(Securities Lending)、會計服務(Accounting)、表現衡量服務(Performance Measurement)、合規監察服務(Compliance Monitoring)、傭金回扣(回傭)(Commission Recapture)、外匯買賣(Foreign Exchange)、期貨和期權買賣(Futures & Options)、交易成本分析(Trading Cost Analysis)、投資組合結清或程式交易服務(Portfolio Liquidation / Program Trading)。其三是機構信託服務(Institutional Trust Services),其核心業務可歸納概括如下表:

 

值得一提的是,從全球視野看,除綜合性經營的商業銀行會專門成立交易處理業務的業務線(或稱“事業部”),大力拓展上述交易處理業務外,也有一些西方的中小銀行選擇以為金融市場提供配套服務作為自身核心業務,並因此在全球獲得獨特的領先地位。其中,較有代表性的兩家銀行是美國的紐約梅隆銀行和道富銀行,2014年末這兩家銀行的總資產分別為3,853.03億美元和2,741.20億美元,同期,這兩家銀行的貸款總額分別為591.32億美元和181.61億美元,它們的貸款額占總資產額的比例僅分別為15.35%和6.63%。雖然,它們的資產規模和貸款規模遠不如我國中型規模的銀行大,但由於它們同時選擇以為金融市場提供配套服務作為自身核心業務,它們託管和管理的資產額分別高達28.5萬億美元和28.2萬億美元(這一託管和管理資產額相當於同期全球最大的工商銀行資產總額的9倍多)。鑒於這兩家銀行在國際金融市場基礎設施和服務方面的重要性,它們自2011年起便入選為28家全球系統性重要國際銀行之一(注:目前已增至30家)。另外,據公開披露資訊顯示:2014年,摩根大通財資服務和證券服務的收益分別為41億美元和44億美元;滙豐控股的“收付和現金管理”及“證券服務”的收益分別為18億美元和17億美元;德意志銀行的“全球交易處理銀行業務”收益為41億歐元。

 

除上述交易業務處理屬“交易型銀行”外,“交易型銀行”的另一類別業務是指商業銀行基於自身客戶的需要,利用自身進入市場的管道或自身創造市場的能力,在債務資本市場(包括債券、票據、銀團貸款等)、外匯交易市、和衍生工具市場和大宗商品及貴金屬市場為客戶提供買賣交易服務,並從中賺取買賣差價或傭金收益而盈利。有關交易既可以是通過公共交易市場公開交易,也可以由有關銀行作為市場“莊家”或“市場製造者(market-maker)”進行雙邊交易,即櫃檯交易(over-the-counter, OTC)或稱為“場外交易”。實際上,以交易筆數和金額計算,國際商業銀行與其客戶進行的交易,有相當一大部分是沒有公共交易市場的“非標準化產品”交 易,只能由銀行在與眾多客戶進行多筆交易的同時,再通過單筆與同業反向交易進行平盤。而客戶之所以要進行有關交易活動的背後原因是多方面的,既可以是投資需要(包括套利活動),也可以是為了進行風險管理和風險對沖(如:通過利率掉期對沖利率風險,通過貨幣掉期對沖匯率風險等)。

 

除積極參與金融市場的一級市場業務發起的業務活動外,國際領先銀行十分注重利用自身客戶基礎和全球網路打造各類金融資產交易平臺並扮演流動性提 供者的角色。它們在各類金融市場交易中同樣也佔據領導者地位。通過對比以下兩表資料,不難看出:國際領先銀行金融市場銷售和交易收益占總收益的比例不但相 當高,而且,在全球同業中所占的市場份額也很大。

從國際領先銀行的情況,銀行通常會成立專門的交易部門負責日常交易活動,並依託和利用自身客戶關係管理體系和業務組織管理體系開展相關交易服務。他 們在整體交易服務的組織管理中特別注意:(1)與為客戶籌集資金提供顧問和執行服務相結合;(2)充分利用自身全球分銷網路完成相關交易;(3)為其客戶 設計專門有針對性的具創意的風險管理方案;(4)提供系列和一體化的產品和服務;(5)提供流動性(資金或市場)(即使在危機時間);(6)提供本地和全 球的市場專業經驗。

 

作為業務轉型的一項具體重要舉措,大力發展上述兩類交易性業務,徹底改變目前過渡依賴規模擴張和利差收入的業務模式,應是我國商業銀行當務之 急。在作出這樣的思路改變後,我國商業銀行應抓緊有限的時間,採取多項具體策略舉措,大力拓展交易性業務。主要的策略舉措包括:(1)在原有“中間業務” 基礎上,整合和構建財資、證券和信託服務,使之成為可以提供系列化的完整服務;(2)基於自身基礎客戶實際需要,圍繞信用風險、匯率、利率、大宗商品和貴 金屬交易類別構建自身交易平臺與能力;(3)圍繞自身選擇開展的交易業務範圍,建立專門的研究團隊,為自身和客戶提供相應研究成果,支援相關交易業務的發 展;(4)堅持“把風險管理作為為客戶提供服務的核心內容”的理念,通過有關交易安排“幫客戶幫銀行”;(5)增加對機構業務部門的資源投入,並確保與同 業建立廣泛和穩定的業務合作關係;(6)加緊構建支援上述交易業務開展所需要的基礎設施建設與升級;(7)設立專門負責與交易活動相關的風險管理和內部控 制的“中台(Middle-Office)”;(8)加大對專業團隊人員的職業培訓的投入,確保業務人員素質與業務發展相匹配。

JP Management Development Ltd.
遠見管理發展有限公司
Tel:     +852-28248413 (Office) +852-69088682 (Mobile)
Email: jpmgthk8@outlook.com

© 2020 by JP Management Development Lt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