JP Management Development Ltd.
遠見管理發展有限公司
Tel       :  +852-35116253  Mobile +852-69088682
email jpmgthk8@outlook.com

© 2019 by JP Management Development Ltd.

中國商業銀行推進對公業務投行化的六個關鍵轉變 2015-01-14

 

在過去了的一段相當長的時間裡,幾乎所有中國商業銀行均以“先做大、再做強”的指導思想,通過持續超高速信貸資產規模擴張的形式發展,當中不少已實現了“先做大”的目標,據英國《銀行家》雜誌一年一度的全球1000家大銀行排位,2014中國內地共有105家銀行入圍1000家銀行榜單,比2013年增加了9家。其中,中國頭五大國銀行無論以一級資本總額還是以資產總量計,均居全球頭20大銀行的前茅,工行和建行更高居頭兩位。概括而言,中國商業銀行的大具體體現在:增速快、增幅大、資本額和資產規模及利潤額大。但與全球領先銀行橫向比較,從銀行在全球銀行體系的重要性、國際化和綜合化經營的程度和水準、參與國際金融市場運作和作為市場製造者的能力等方面的情況看,中國銀行業在“強”的方面則顯得相對的“弱”。以各國銀行入選“全球系統性重要銀行”29家銀行情況為例,儘管中國有多家銀行規模位元列全球前茅,但只有中行和工行2家入選,而美國卻有8家、英國和法國各有4家、日本有3家、德國和瑞士各有2家、荷蘭、西班牙、義大利和瑞典也各有1家。值得一提的是,美國紐約梅隆銀行和道富銀行的規模無論是資本還是資產,遠不如中國大型商業銀行(它們的資本和資產規模與光大、興業、華夏和平安等銀行相仿),卻因其擁有完善的“金融機構業務基礎設施”,為全球金融市場特別是美國金融市場提供配套服務,而入選“全球系統性重要銀行”。2013年末,這兩家銀行的資產餘額雖然分別只有3,743億美元和2,070億美元,或只分別相當於同期工行總資產31,003億美元的12.07%和6.68%,但這兩家銀行同期託管或管理的資產額卻分別高達27.6萬億美元和27.43萬億美元,或相當於同期工行總資產的近9倍。

 

近年,在中國經濟結構調整、監管約束機制變化(如:資本約束、市場約束和考核指標體系變化)、多層次資本市場發展和資訊技術的廣泛應用令金融脫媒加速和擴大、利率市場化在市場力量倒逼的情況下加速推進等眾多因素的綜合作用下,中國各類型商業銀行均面臨巨大的轉型壓力。在這樣的大背景下,大型銀行提出了綜合化經營和國際化發展的策略,工商銀行更因此而明確提出:要重塑一張“低杠杆、輕資本、快周轉、高回報”的資產負債表的轉型路徑。與此同時,不少中小型銀行也明確了要從“規模銀行”走向“價值銀行”的發展方向轉型,突出特色化經營策略。

 

作為中國商業銀行特別是大型銀行轉型的重中之重是對公業務投行化,即商業銀在為公司和機構客戶服務時,既要堅持原有商業銀行以客戶為中心理念,又要秉承投行思維,綜合利用商業銀行自身資源和業務組織處理能力(包括網路、資金、產品和服務及相關專業經驗等)、在原有業務基礎上,為其客戶提供涵蓋下列傳統投資銀行服務範疇的整合解決方案的經營模式:

  • 融資和顧問 —為客戶就公司或機構策略和結構提供顧問意見,通過在債務資本市場和股票資本市場包銷證券為客戶籌集所需資本資金;

  • 製造市場—為客戶提供進入市場的管道,滿足顧客投資、交易和風險管理的需要;

  • 資產管理服務—為客戶提供資產管理服務;

  • 股票投資—管理股票和股票相關證券投資組合的交易和持續管理。

 

具體而言,中國商業銀行在推進對公業務投行化時,須作出以下六個關鍵轉變:

1)   從以“碎片式”提供單一的逐筆斷續的產品和服務,向以整合式提供組合性的持續連貫的系列產品和服務轉變;

2)   從被動作為向主動作為轉變;

3)   從單一資金提供者向多管道融資組織者轉變;

4)   從僅限於參與處理資金流通向既參與處理資金流通,也參與處理資產流通轉變;

5)   從單純的風險承受者向風險對沖和交易的組織者轉變;

6)   從市場參與者和利用者向市場製造者轉變。

 

以融資業務為例,對公業務投行化後,有關銀行在繼續以貸款形式給其對公客戶提供融資外,還可以充當融資管道,説明有關客戶從債務資本市場(包括票據市場和債券市場)和股票資本市場籌集資金和資本。與此同時,有關銀行除直接參與一級市場業務發起和包銷工作外,還可以作為市場製造者和莊稼,為各類市場參與者提供相關債權債務的二級市場估值、交易和流動性提供等相關服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