政策執行以解決問題為導向 2020-12-24

 

      2020年12月21日,國務院常務會議決定延續普惠小微企業貸款延期還本付息政策和信用貸款支援計畫。會議確定:明年一季度要繼續落實好原定的普惠小微企業貸款延期還本付息政策,對辦理貸款延期還本付息且期限不少於6個月的地方法人銀行,繼續按貸款本金1%給予激勵。將普惠小微企業信用貸款支援計畫實施期限由今年底適當延長。對符合條件的地方法人銀行發放普惠小微企業信用貸款,繼續按貸款本金40%給予優惠資金支援。這一計畫實際上是今年年中推行的相關政策的銜接與延續。按照部署,今年為加大金融對實體經濟支援,特別是説明小微企業渡過難關,有關部門出臺了兩項直達貨幣政策工具:即對地方法人銀行實行普惠小微企業貸款階段性延期還本付息予以一定激勵,並對地方法人銀行發放普惠小微企業信用貸款提供優惠資金支持。政策實施取得顯著效果,惠及小微企業310多萬戶,對緩解企業資金壓力、保市場主體保居民就業發揮了積極作用。據2020年11月6日,國務院新聞辦公室舉行國務院政策例行吹風會時,銀保監會副主席梁濤披露:銀行業在2020年10月中前,“已對超過3.7萬億元企業貸款本息實施延期”,占同期106萬億元的企業貸款總額的3.49%。

 

      從有關銀行政策執行層面看,“以解決問題為導向”的政策執行更有效兼顧社會整體利益和有關銀行的自身利益。具體而言,以解決問題為導向主要體現在以下具體執行方法和舉措。

 

      首先,應在對所涉及的客戶群體整體組合層面進行全面評估基礎上,有針對性地制定“心中有數”的政策執行實施方案。鑒於上述國家政策涉及的客戶數目眾多、客戶構成複雜、存續經營能力各異,在政策執行上不宜用簡單的“按章辦事”的方法一刀切地本息自動延後。無論是當下的國家政策執行的需要,還是有關銀行長遠經營管理的需要,有關銀行均要對對小微企業的授信建立和維持組合層面和債務人層面兩個層次的管理。為此,這樣的整體組合層面的全面評估工作實際上是在正常組合管理的基礎上,對存量客戶在當下經營環境下所處的處境及未來發展前景進行評估,並在評估基礎上作出適當的群組分類,以便讓有關政策的執行能在這樣的精細化分類管理下進行而收到較好的效果。

 

      其次,在涉及客戶個體層面進行具體評估的基礎上逐一制定幫扶方案。由於受疫情持續蔓延及其他市場因素影響,這些小微企業無法如期歸還存量貸款本息。有關銀行雖然可以根據國家政策不把所涉及的貸款認定為不良,但卻不能因此把所涉及的貸款等同其他正常貸款看待。有關銀行在辦理有關貸款本息延後手續前,應設法對有關授信物件的存續經營狀況和前景進行必要的評估,並爭取與授信對象圍繞相關本息歸還的時間表和安排達成共識,以及把有關共識體現到相關的法律文件上。若有關企業已無法存續經營(或已沒有存續經營),有關銀行應把有關貸款列作不良貸款進行後續管理和處置。

 

      第三,對存量貸款和增量貸款進行相應的切割管理和閉環式管理。儘管上述政策是針對已到期的存量貸款,但單純解決存量貸款到期本息延後並不能確保有關企業能存續經營。為此,有關銀行必須在上述評估工作的基礎上,與當事授信物件圍繞其存續經營需要提供相應增量貸款進行洽商和作出相應安排。鑒於這類授信對象的特殊性,有關銀行要對這類客戶的存量與增量貸款嚴格進行切割管理和閉環管理。

 

      第四,以執行上述國家政策為契機,持續建立和完善具長效的對小微企業和民企“敢貸、願貸、能貸、會貸”機制。事實上,我國各商業銀行近年加大對小微企業和民企的信貸支援也是執行國家政策的結果。在存量的小微企業和民企貸款中相當大比重均有這樣的四個共性:其一,有關貸款初始發起主要由仲介機構或助貸機構批量推介,有關銀行在某種程度上是主動放鬆了對客戶的審查和篩選,甚至達不到“瞭解你的客戶”的基本合規要求;其二,相關授信的相當大的比重是通過線上批量自動審批;其三,相關貸款的審批決策高度依賴房地產抵押(包括接受協力廠商房地產抵押);其四,授信額度期限以三年為期,單筆用信一年為期,貸後管理較為鬆散(貸款到期前的持續管理較為薄弱甚至缺失)。顯而易見,具有上述四個共性的小微企和民企貸款並不是理想的和具長效的“敢貸、願貸、能貸、會貸”機制的結果。為此,有關銀行可以以執行上述國家政策為契機,對現有的對小微企和民企的授信方式和方法進行重檢,並在未來一段時間內進行持續完善。具體而言,有關商業銀行在對小微企和民企開展授信業務時,必須在為授信物件提供全方位金融服務的基礎上開展授信業務,並把相應的風險管理措施和安排內嵌在產品和服務中,其中的關鍵完善領域包括以下九方面:

 

1.  以客戶為中心,堅持“瞭解你的客戶”的原則;

2.  由於一個客戶同時與多家銀行發生信貸關係,有關銀行在作出具體一筆授信時,要設法清楚“切割”授信使用範圍、方式和方法及對應的還款來源(即對應的現金流和產生現金還款現金流的資產);

3.  不能用“原單照收”的方法,完全按客戶所提要求作出借款人(借款主體)的選擇, 而應優先考慮產生還款來源基礎資產和現金流的直接控制人作為借款人,並盡可能讓借款主體成為可供交易的資產;

4.  注重“公司結構”帶來的結構性風險,避免自身的債權人地位次等于其他債權人債權地位(即債權索償優先次序落後于其他債權人的索償次序);

5.  有效避免“站著放款、跪著收款”,貸款銀行就要在貸前作出相應安排,為貸後管理預留“抓手”和其他有效措施約束借款人的行為;           

            

6.  優先關注貸款償還的第一出路,而非第二出路。要設法提升貸款自償性;

7.  在安排接受抵質押品時,要設法爭取抵質押品留置權和處置權的主動權;

8.  把影響借款人還款能力和意願的所有當事人或因素均納入考慮和管控範圍內;

9.  貸後管理要在多層面持續開展,風險預警必須更具前瞻性。

JP Management Development Ltd.
遠見管理發展有限公司
Tel:     +852-28248413 (Office) +852-69088682 (Mobile)
Email: jpmgthk8@outlook.com

© 2021 by JP Management Development Lt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