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們需要多少家AMC?2020-12-19

 

2020年12月17日,銀保監會官網對外發佈了《中國銀保監會關於中國銀河資產管理有限責任公司開業的批復》。這是自1999年我國借鑒國際經驗,批准成立四大國有資產管理公司(以下簡稱AMC)以來,時隔20年,再次批復成立的第五家全國性AMC。此前,各地方政府為批量接管和處置區域性銀行金融機構不良資產,在過去數年已分別成立了56家地方性AMC。毫無疑問,成立AMC(或稱之為“壞賬銀行”)批量化接管和處置不良資產不失為一種“立竿見影”的階段性政府政策舉措。與此同時,我們不禁要停下來思考和探討這樣一個問題的兩個方面:我們究竟需要建立多少家AMC?這些AMC要存續多長時間(即階段性存在還是常態化存續存在)?從以下三方探討這一問題,對於我國銀行業界持續提升自主處置不良資產能力、以及國內外不同市場參與者有效利用我國多層次資本市場有效參與有關不良資產處置有著非常現實和長遠的意義。

 

從國際視野看待這一問題
 

從全球銀行業發展歷史看,通過成立“壞賬銀行”批量接管處置商業銀行的不良資產並非我國獨創和獨有。但由國家出資,同時設立多家“資產管理公司”長期持續接管和處置銀行不良資產的“常態化”情況確實不多見。從國際社會較為普遍做法看,一個國家通常只會通過立法後成立一家AMC而不是多家AMC,且有關立法普遍加有“落日條款”,明確規定有關AMC必須在多長的時間內完成相關政策所賦予的職責然後退出(解散)。以美國為例,美國上世紀80年代初為應對“儲貸機構危機”導致大批量銀行倒閉而通過立法成立的單一“壞賬銀行”只存續了法定的十年時間便結束其使命。儘管我們不能完全否定商業銀行採取“打包和打折”方式把批量不良資產轉售給資產管理公司處置的積極意義。但我們也不應該忽視“資產管理公司集中接管和處置銀行批量不良資產”是“非常時期非常措施”這一客觀事實。

從批量處置模式的局限性看待這一問題
 

中外資銀行長期的實踐經驗證明:“商業銀行所發放的貸款形成不良後,借款人的問題往往不能自行解決,為此,有關銀行若不主動、積極進行持續專業管理,不良貸款品質會隨著時間推延而惡化,不良資產價值會隨著時間的推延而迅速損毀”。實際上,商業銀行非要等待不良資產積聚到一定規模後再批量轉移給資產管理公司處置,不但因延誤了不良資產處置的最佳時機而嚴重損毀不良資產的回收價值。而且,也會給有關銀行長遠發展帶來三方面的主要負面影響。其一,有關銀行無法從錯誤中學習,有效改善提升自身信貸管理能力;其二,有關銀行也無法值此打造和積累自身管理和處置不良資產的能力和經驗,不利自身業務的可持續發展;其三,有關資料會隨著不良資產轉移出有關銀行而從此消失,這會使得有關銀行無法有效利用有關資料進行建模和模型驗證及測試等工作。正如近期 “個別小學老師通過建‘家長群’佈置學生作業,並要求家長負責批改作業”現象引起社會普遍關注和討論時,某資深教育家發表評論時指出的那樣:“若老師不知道其學生所做的作業錯在那裡,或有多少學生犯同樣的錯誤,她或他怎麼知道需要為哪位元學生進行哪方面的補課?往後應該怎樣繼續施教呢?”

從我國多層次資本市場未來發展路向看待這一問題
 

從國際成熟資本市場的發展演變經驗看,資本市場的功能不但體現在一級市場的融資和二級市場的持續交易,而且也體現在於為企業重組、企業並購和資產交易等提供平臺和相關專業服務。以美國為例,作為全球最大的單一經濟體和全球資本市場體量最大的美國,其並購市場活躍度(包括並購涉及的金額和宗數)持續多年遙遙領先於全球其他經濟體。據公開披露資料顯示:在過去10年全球完成並購金額和宗數分別錄得4.8%和負0.2%複合增長率的情況下,美國單一市場同期分別錄得8.2%和3%的複合增長率。就2005年以來15年年平均完成並購金額和宗數而言,美國分別占全球並購總金額的40%和並購總宗數的25%。事實上,無論是由銀行自行直接處置不良資產還是批量轉由AMC處置不良資產,若不能有效利用資本市場進行處置,其處置的效率和效果均會因此而大打折扣。不難想像,若資本市場成為我國不良資產的撮合及交易主管道之一,券商(投資銀行)、會計和律師等仲介機構、不良資產專業機構投資者和其他市場參與者也因此而有機會參與其中。這不但有助於提升不良資產的處置效率和效果,而且也為我國多層次資本市場的未來發展帶來更多的商機,最終使得我國多層次資本市場在社會資源的有效配置和再配置中發揮更大的作用 。

JP Management Development Ltd.
遠見管理發展有限公司
Tel:     +852-28248413 (Office) +852-69088682 (Mobile)
Email: jpmgthk8@outlook.com

© 2021 by JP Management Development Lt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