銀行金融科技子公司設與不設? 2020-07-30

 

      2020年7月28日,中國農業銀行發佈公告稱:“通過附屬機構設立的農銀金融科技有限責任公司(以下簡稱‘農銀金科’)正式註冊成立。農銀金科註冊資本為人民幣6億元,註冊地為北京市通州區,主要業務方向是運用金融科技手段,開展技術創新、軟體研發、產品運營與技術諮詢”。至此,如下表資訊顯示:占我國銀行業總資產超過70%市場份額的頭5大國有商業銀行、5大全國性股份制銀行和第一大城商行共11家商業銀行均以專門設立子公司的形式,設立專門從事金融科技開發和服務的全資附屬機構。從目前已設立的銀行金融科技子公司的市場定位看,有關銀行的金融科技子公司的服務物件既包括有關銀行集團內部成員本身,也包括外部其他市場參與者。正如農行在其公告中表示那樣:“設立農銀金科,本行將加速推進經營轉型,釋放金融科技創新活力,培育金融科技核心競爭力。農銀金科將在集團科技治理框架下,充分發揮市場化體制機制優勢及平臺視窗作用,更好地服務集團、服務客戶、服務社會,夯實‘創新孵化、生態共建、服務集團和科技賦能’四大能力,致力於打造與國際一流商業銀行集團相適應的最佳數字生態金融科技公司”。

图片1.jpg

與上述主流中資商業銀行普遍設立金融科技子公司的做法形成巨大反差,基於市場公開信息,歐美主流商業銀行甚少採用這一方法,更遑論把這一領域的服務作為為外部同業和其他市場參與者提供服務的核心內容。

    

概括而言,國際商業銀行之所以不採取設立子公司形式構建金融科技競爭力的主要原因有以下五方面:

       

其一,監管限制。銀行業屬高度監管行業,一方面,各發達經濟體監管當局普遍不支持商業銀行通過設立子公司的形式開展非主業業務;另一方面,商業銀行有嚴格的規章制度,並負有保護客戶資金和敏感性資料的責任。

      

其二,銀行堅持堅守本業的決策原則——銀行加大在金融科技的投入並非要把銀行完全轉變成金融科技公司,或替代其他金融科技公司。

       

其三,銀行欠缺普通金融科技公司的冒險創新氛圍。毋容置疑,金融科技的創新須有一個自由思考的環境氛圍,使創新過程得以實現。但商業銀行的可持續發展卻有賴於對嚴格的規章制度遵循,並負有保護客戶資金和敏感性資料的責任。此外,與普通金融科技公司不同,大多數商業銀行都是上市公司。大多數股東並不是有耐心的人,他們不會像私營企業那樣持堅持面對失敗的心態。

其四,金融科技解決方案的多樣性和持續更替性。無論商業銀行決定自行開發和構建所需金融技術解決方案,還是通過購買在某一主題領域具有專業知識的金融科技公司及其成果;或在一個或多個領域與不同的金融科技公司合作,均須面對有關解決方案的多樣性和持續更替性。成立專門的金融科技子公司在很大程度上會限制了當中的靈活性。

       

其五,人力資源來源和流動性限制。除大量資本和資金投入外,金融科技公司的創新能力有賴於人力資源來源廣泛性及持續更替。不難理解,素來強調員工團隊穩定的商業銀行及其附屬機構難以在這方面作出根本性的改變。

       

從目前普遍情況看,歐美商業銀行在推進金融科技應用方面的主流做法普遍遵循“自主開發構建——購買——與外部專業公司結伴合作(Build – Buy – Partner)”主線進行。總體而言,擁有規模、人才和資本資源優勢的大型銀行較為偏向採取“自主開發構建”這一做法。以摩根大通為例,根據該行過去三年《年報》披露資訊顯示:在摩根大通全球252,000名員工中,有近50,000名技術人員。其中,超過31,000人從事開發和工程工作、超過2,500人從事數位技術工作( digital technology )。2017年,摩根大通集團的技術預算總額達95億美元。但為了支援落實集團的整體承諾,2018年的技術預算總計為108億美元,其中,超過50億美元被指定用於新技術的投資;2019年,持續優化120億美元的技術開支。與此同時,直接購買金融科技公司某一開發成果或整個金融科技公司也是國際銀行的另一個較為常見的做法。此外,國際商業銀行為加速金融科技的發展,也會選擇與金融科技公司合作。以德意志銀行為例,根據德意志銀行在2020年7月8日披露的資訊顯示:德意志銀行已與穀歌雲(Google Cloud)達成戰略合作,將聯手重塑德意志銀行開發和提供金融服務的方式。據悉,此次合作不僅將為德意志銀行帶來最前沿的雲服務,還將促進雙方攜手創新,為客戶打造基於科技的新一代金融產品。德意志銀行表示,通過此次合作,其將直接受益於世界頂尖的資料科學、人工智慧和機器學習技術,從而更好地服務客戶。潛在的應用場景包括為企業財務管理提供現金流預測、優化風險分析、應用更為先進的帳戶保護解決方案,或在私人銀行業務領域著力發展數位化直觀解決方案,為客戶簡化與銀行的交流體驗。

        

值得一提的是,除上述發展模式外,歐美銀行特別是美國銀行還會扮演投資仲介顧問角色,説明其風險投資客戶投資于金融科技公司。其中,在美國越來越多的初創金融科技企業在有關金融機構幫助下籌集股本。這一特殊做法使大型銀行的金融科技中心能夠通過其數位風險中心( digital venture hubs)與有關金融科技公司達成有吸引力的交易和合作關係。高盛戰略投資公司(Goldman Sachs Strategic Investments)和花旗風險投資公司(Citi Ventures)是其中兩家較為活躍的機構。自2012年以來,它們總共投入170億美元用於支付和結算領域。

图片2.jp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