混業經營勢在必行 2020-06-30

 

2020年6月27日,《財新週刊》一則關於“證監會計畫向商業銀行發放券商牌照,或將從幾大商業銀行中選取至少兩家試點設立券商”的消息引發社會各界特別是銀行業界和證券業界的強烈反響。贊成和反對給商業銀行發放券商牌照的聲音各執一詞。28日晚間,證監會新聞發言人就此回應稱:“證監會目前沒有更多的資訊需要向市場通報。發展高品質投資銀行是貫徹落實國務院關於資本市場發展決策部署的需要,也是推進和擴大直接融資的重要手段。關於如何推進,有多種路徑選擇,現尚在討論中。不管通過何種方式,都不會對現有行業格局形成大的衝擊”。基於以下理據,筆者認為我國推行混業經營勢在必行。

 

首先,“發展多層次資本市場和提升企業直接融資比例”是推動我國未來經濟轉型和發展的當務之急。金融市場深度(即一國金融市場各類金融資產市場價值總和與其同期GDP之比)和直接融資占總融資比例,在很大程度上反映了一個國家的金融市場成熟程度,及其通過多層次金融市場調節和持續優化社會資金和資本資源配置和再配置能力。在債務資本市場、信貸市場和股票資本市場這三大融資市場裡,前兩個市場的融資屬間接融資,而股票資本市場則為直接融資市場。從美國、歐元區、日本和中國這些全球主要經濟體橫向比較看,無論從金融市場深度角度看,還是從直接融資占整體融資占比比例看,美國均遙遙領先於其他三個主要經濟體。單就美國、歐盟和日本等三大發達經濟體非金融企業間接融資情況橫向比較看,如下圖資料顯示:美國非金融企業融資80%通過股票資本市場和債務資本市場進行,僅20%通過銀行借貸實現。2017年年末,美國股票市場市值、定息債券市場市值分別相當於同期美國GDP的162%和207%。美國股票資本市場給經濟活動提供了67%的直接融資。其他發達經濟體的直接融資占比55%以上。難怪乎美國證券業與金融市場協會(SIFMA)在不同場合反復強調:“美國資本市場是我們國家經濟的基石”。

與上述發達經濟體相比,我國無論在金融市場深度還是在直接融資占比均存在相當大的差距。據中國人民銀行公佈的社會總融資資料顯示:2019年,我國企業新增融資86%為銀行貸款。截止2019年末止銀行貸款占企業融資餘額的70%;同期,我國銀行總資產占所有金融機構的總資產的91%。毋容置疑,加快發展多層次資本市場和提升企業直接融資比例離不開作為我國金融體系的主力軍的商業銀行的參與。

 

其次,允許我國商業銀行實行混業經營是確保我國加大金融市場全面對外開放的基礎。近年,我國金融業進入全面開放新時代——金融業對外開放措施頻出,在開放步伐大大加速的同時,開放的範圍也明顯的擴大。繼2018年宣佈15條銀行業保險業開放措施後,2019年銀保監會又陸續出臺兩輪共計19條開放措施。2019年7月20日,國務院金融穩定發展委員會辦公室推出以下11條金融業對外開放措施:允許外資機構在華開展信用評級業務時,可以對銀行間債券市場和交易所債券市場的所有種類債券評級;鼓勵境外金融機構參與設立、投資入股商業銀行理財子公司;允許境外資產管理機構與中資銀行或保險公司的子公司合資設立由外方控股的理財公司;允許境外金融機構投資設立、參股養老金管理公司;支持外資全資設立或參股貨幣經紀公司;人身險外資股比限制從51%提高至100%的過渡期,由原定2021年提前到2020年;取消境內保險公司合計持有保險資產管理公司的股份不得低於75%的規定,允許境外投資者持有股份超過25%;放寬外資保險公司准入條件,取消30年經營年限要求;將原定於2021年取消證券公司、基金管理公司和期貨公司外資股比限制的時點提前到2020年;允許外資機構獲得銀行間債券市場A類主承銷牌照;進一步便利境外機構投資者投資銀行間債券市場。在全新的市場開放環境下,外資金融機構甚至在某種程度上享有了“超國民待遇”。以摩根大通銀行集團為例,該行除在中國開設了數家商業銀行分行外,其投資銀行子公司——摩根大通證券(中國)有限公司得以在2019年08月22日在上海自由貿易試驗區註冊成立,經營範圍包括證券經紀、證券投資諮詢、證券自營、證券承銷與保薦。如此,該行就可名正言順地在整個集團協調下在華進行“混業經營”。與此同時,在海外市場已以混業經營模式經營的其他諸如花旗集團、滙豐控股和渣打銀行等外資金融機構也已分別在華獲得多種業務牌照,並以金融集團的形式開展混業經營。

 

值得一提的是,由於發達經濟體普遍允許其銀行以“混業經營”模式開展業務,發達經濟體的大型銀行的業務收益中,資本市場收益(Capital markets revenue)均會占可觀的比重。這些資本市場收益包括股票資本市場和債務資本市場一級市場和二級市場的銷售和交易(sales/trading)收益及投資銀行收益【包括業務籌組費和顧問費(originationand advisory)】。如下圖資料顯示,資本市場收益占全球主要大型銀行的業務收益的比例從12%至83%不等。其中,摩根史坦萊和高盛的占比率為最高,分別達50%和83%。

第三,我國現有券商的發展和壯大尚待時日。在過去一段時間裡,監管層一直反復表態要打造航母級券商,扶持中信和中金等券商通過並購等形式做大做強。然而,目前我國133家券商的體量才等於一個高盛,要快速產生能與國際投行抗衡的航母尚需假以時日。我國證券行業的整體發展現狀,可以從下圖所載2014年至2019年,我國證券行業淨利潤和平均資產回報率的資料及變化趨勢略見一斑。

第四,我國早已有混業經營的先例。事實上,在金融脫媒和全球發達經濟體金融機構推行混業經營的大背景下,我國四大國有銀行早已通過“迂回方式”開展混業經營。其中一種迂回方式是利用其在香港和新加坡等境外機構註冊的證券、保險、租賃等子公司回歸內地市場經營。及後,不同類型的商業銀行(包括大型國有商業銀行、全國性股份制銀行、城商行和農商行)直接在國內通過成立“投資銀行部”或設立租賃、保險、基金、信託和理財等子公司開展非傳統商業銀行業務,即實質性混業經營。此外,中信集團、光大集團、華潤集團和平安集團等也早已實現實質性混業經營。為此,現在是讓原有“迂回式的混業經營”和現在的“實質性混業經營”可以名正言順地開展混業經營的適當的是時機了。

 

第五,讓大型商業銀行獲取券商牌照並拓展“逆向國際業務”,將有助於我國本土多層次資本市場發展和加速人民幣國際化。我國多層次資本市場的發展和人民幣國際化均須利用我國金融機構在海外的網路和管道,以“逆向國際業務”的方式,吸引海外客戶利用我國本土多層次資本市場投資和融資及其他交易活動。其中包括:組合投資、熊貓債發行、以中國預托證券(CDR)等形式幫助中國投資者投資海外上市公司股票等。顯而易見,我國券商目前在海外分支機搆數量和國際知名度及認受度均無法與大型商業銀行相比擬。

 

第六,開放競爭可倒逼和加速我國證券公司發展。不難理解,大型商業銀行獲取券商牌照後,短期內會對現有券商形成一定程度的衝擊。然而,我國改革開放四十多年的歷史經驗反復證明:任何的產業或者品牌都是在市場中競爭成長起來的,而不是依賴保護壟斷保護出來的。就如我國“入世”前,不少人擔心我國銀行、汽車、電訊等行業會難以抵禦國際先進同業准入後的激烈競爭那樣,現在的客觀結果恰恰證明了這種外來的“鯰魚效應”可以讓預期競爭最激烈的行業的本土企業迅速發展和壯大。為此,我們有理由相信我國券商會在全新的市場競爭環境下加速自身的成長和壯大。

JP Management Development Ltd.
遠見管理發展有限公司
Tel:     +852-28248413 (Office) +852-69088682 (Mobile)
Email: jpmgthk8@outlook.com

© 2020 by JP Management Development Lt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