銀行在債市中從融資到融智的實例 2020-04-06

 

受新冠病毒肺炎疫情全球蔓延而觸發的:(1)全球美元流動性緊缺;(2)美匯指數大升令美元債務人償債壓力明顯增加等兩個因素的衝擊與影響,以及中資離岸美元債持有人:(1)因自身流動性問題(如債券基金持有人要求基金管理人贖回基金倒逼拋售所持債券);(2)投資人對債務人信用度劇降等兩個因素影響,今年三月起,我國發行體特別是地產開發商在離岸市場(如香港和新加坡等)發行的美元債,在二級市場上被國際投資者不計成本地拋售,如下表資料顯示,中資離岸美元債在一個非常短的時間跨度內,其發行的債券價格在二級市場上出現巨大跌幅。

 

    據國際清算銀行公佈的最新資料顯示,按債券發行存量餘額(outstanding)計算,2019年末,我國債券市場規模占全球總量的13%,僅次於美國居全球第二大。另據統計,在我國發行的債券中,有80%到90%是由商業銀行及其海內外附屬和分支機搆包銷發行的。基於這一點,我們可以看到我國商業銀行在我國債務資本市場中的主導地位。  

 

    從國際視野看,一個服務功能齊全、傾向提供“智慧性”增值服務的金融機構,其在債務資本市場的作用,除在一級市場負責牽頭發起(Origination)債務工具的發行和分銷(distribution)外,還包括:(1)債務工具發行前對發行人的評級顧問和輔導;(2)債務工具的結構安排設計(包括提前贖回安排的選擇權預設)及相關風險對沖和管理的事先安排;(3)債務工具的二級市場的市場製造和維護(包括流動性提供);(4)債券市場研究;(5)債券指數編制;(6)為債務工具提供託管及其他相關的“投資者服務”;(7)為債務工具提供相關的機構信託服務;(8)為發行者提供發行後的後續服務(包括:協助發行體做好投資者關係管理、監控投資者持有和出售有關債務工具的變化情況與趨勢、評估分析再融資風險、提供及時和適當的債務重組建議——在二級市場回購或行使提前贖回權)。

面對突如其來事件引發對中資美元債二級市場的重壓,不同的市場參與者自然會採取不同的應對策略和應對舉措。其中:

 

一方面, 部分中資離岸美元債發行體基於不同的考慮,選擇在二級市場回購或利用可提前贖回條款贖回債券。據公開傳媒報導:2020年3月19日,融創中國發佈公告稱:“公司已於公開市場回購7,860萬美元債券,以及5,580萬美元將於2020年7月到期的美元債,以及2,280萬美元將在於2020年8月到期的美元債”。2020年3月30日,融信中國公開市場回購合計6,600萬美元的票據, 分別為本金總額100萬美元的2020年7月到期票據;本金總額4,000萬美元的2021年8月到期票據;本金總額1,200萬美元的2022年3月票據;本金總額500萬美元的2023年1月到期票據;以及本金總額800萬美元的2023年6月到期票據。在完成這些票據回購後,融信中國隨後根據票據的條款及契約,在新加坡證券交易所有限公司註銷上述已回購的票據。中國恒大於3月18日提前將本息存入還款帳戶,以確保3月23日到期的16億美元債券如期償還。 概括而言,採取上述在二級市場回購或按發行條款提前贖回已發行債券的發行體的主要考慮因素包括:(1)在手持現金充裕時,在二級市場低價贖回已發行債券可明顯降低原有整體融資成本;(2)避免日後人民幣兌美元潛在匯率貶值風險增加整體融資成本;(3)維持自身發行債券在二級市場有足夠流動性(在市場恐慌的時候為已發行債券“托市”),以便保護和維持有關投資者日後繼續投資于自身發行的新債的積極性。

 

另一方面,也有手持現金充裕並對後市及發行體充滿信心的投資者,則選擇在這特殊時點在二級市場大手低價買入有關中資離岸美元債。據公開傳媒報導:泛海國際集團分別以888.75萬美元、979.35萬美元和400萬美元的代價分別買入面值分別為1,000萬美元、1,240萬美元和500萬美元的中國恒大2024年1月22日到期的債券;以580萬美元的代價購入面值為1,000萬美元的中國恒大2023年10月24日到期債券;以840萬美元和710萬美元的代價,分別購買面值均為1,000萬美元的中國恒大2023年1月22日到期債券。此外,該集團還以超高的折讓價在二級市場買入花樣年控股、金輪天地和當代置業等內房企業發行的離岸美元債。據公開資料顯示:泛海國際集團有限公司是一家主要從事物業業務及證券投資的中國香港投資控股公司。公司通過四大分部運營。物業銷售分部從事辦公樓、住宅及商業物業銷售。物業租賃分部從事辦公室、住宅及商業物業租賃。酒店及旅遊分部從事酒店營運等業務。財務投資分部從事融資及庫務業務。

 

顯而易見,從融資到融智的角度看:銀行除作為融資管道幫其客戶選擇適當時機、以合適價格、按預設的結構安排(包括提前贖回的選擇權)發行相關債務工具籌集所需資金外,一家以客戶為中心的銀行也會圍繞本文開頭所提到的其他八項服務內容,為相關客戶出謀劃策。如下表資料顯示:(1)我國部分房地產開發商2020 年4至6 月到期及可回售離岸美元債總額為444.10億美元;(2)我國部分房地產開發商2020 年7 月-2021 年3 月到期及可回售離岸美元債券為304.74億美元;(3)我國部分房地產開發商未來12 個月內到期及可回售離岸美元債券為349.15億美元。在目前的市場環境下,有關中資離岸美元債的發行體均會面臨:(1)已發行美元債券因二級市場價格持續下跌、成交縮減而出現流動性風險;(2)美元匯率持續上升,導致以人民幣計算的償債額持續增加(匯率風險);(3)相關債務到期時的無法籌集資金償還(再融資風險)等三大風險。如何設身處地地為有關債務人著想,為客戶提供具“智慧”的應對和化解上述三大風險的方案,最終可以檢驗有關銀行是否具備“幫客戶幫銀行”的大智慧。

JP Management Development Ltd.
遠見管理發展有限公司
Tel:     +852-28248413 (Office) +852-69088682 (Mobile)
Email: jpmgthk8@outlook.com

© 2020 by JP Management Development Lt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