JP Management Development Ltd.
遠見管理發展有限公司
Tel       :  +852-35116253  Mobile +852-69088682
email jpmgthk8@outlook.com

© 2019 by JP Management Development Ltd.

商業銀行業務創新的難與易 2019-03-19

       通過業務創新打造業務競爭優勢是目前我國眾多商業銀行日常工作重點和難題之一。而如何在“難與易”之間作出適當的策略抉擇自然而然地成為當中的一大重大決策。從筆者持續觀察所見,我國銀行業界目前在業務創新領域似乎更多是傾向選擇“短平快”和“簡便快捷及立竿見影”創新方法。以消費者信貸和小微企業授信業務為例,出於執行政府鼓勵開展“普惠金融”政策或同業業務競爭等各種不同原因使然, 作為銀行業界在授信業務領域業務發展的一大發展趨勢,我國各類型商業銀行在過去一段時間裡均不遺餘力地利用“金融科技賦能”或與金融科技公司合作等方式,大力拓展對個人和小微企業的授信業務。其中,以下兩種授信方式和方法較為普遍,且增長迅速。其一,是採取類似網貸公司的做法,推出以快速和簡便審批方式,給個人和小微企業貸款。較有代表性的貸款包括各種各樣的“秒貸”、“快貸”、“開戶即貸”、“納稅獲貸”、“流水可貸”、“校園貸”和定向向特定客戶群體貸款(如:“黨員貸”和“公務員貸”等)。其二,是與百度、阿裡巴巴、騰訊和京東(簡稱BATJ)等機構合作,從對方“批量獲客”和“特定場景”獲客。

 

       去年7月,《新流財經》的報導:“百度舉行AI開發者大會,在其中的度小滿智慧金融分論壇上,度小滿金融CEO朱光分享了度小滿金融目前的合作夥伴及服務客群資料:與500多家金融機構在金融科技領域達成合作,其中包括中信銀行、百信銀行、南京銀行、溫州銀行融等機構。同時還與近30家金融機構在雲帆平臺專案中合作,半年時間已經生成數百億資產,壞賬率不到0.5%;而在服務的客群中,已經為114萬人提供了超過130億元的教育消費信貸,其中近70萬人是大專學歷以下人群,有錢花信貸業務服務的客群中,有34%是小微企業主。會上,一合作銀行披露了與百度金融聯合放貸的資料:2018年上半年累計放款總額60億,貸款餘額27億,貸款筆數64.47萬筆,提款客戶數量22.49萬人。從‘金融’轉變為‘科技’是京東金融自2016年下半年就一直強調的命題。在對銀行賦能這塊,京東金融主要的產品包括銀行+、借錢平臺、數位銀行建設、直銷銀行建設、智慧網點、融信雲、‘北斗七星’智慧信貸產品等。這些產品的內在邏輯在於,將京東的海量客戶開放為金融機構提供增量客戶和增量業務,加強金融機構的運營能力建設,並且輸出風控能力。據京東金融介紹,通過多年自營業務場景,京東金融積累了海量、多維、動態的資料,並通過不斷反覆運算的模型與演算法,形成了十分強大的風控能力和風控經驗,包括信用風險評估、反欺詐、反洗錢等等。截至目前,已經構建起500+個風控模型,基於5000+個風險策略和60萬+風控變數,積累了5千萬+的黑灰風險名單,實現對3億+用戶信用風險的評估……‘京東金融把這種風控能力輸出給金融機構,讓金融機構在現階段缺乏線上資料積累的情況下,可以迅速發展線上金融業務’,京東金融方面介紹,目前,京東金融可幫助銀行‘在信貸審核上效率提高10倍以上,客單成本降低70%以上。螞蟻金服旗下產品借唄的對外開放更是獲得了眾多城商行的熱烈歡迎……螞蟻金服對外合作的主要模式是聯合放貸,形式為在網商銀行開設一個由螞蟻金服和合作資金機構雙方共同管理的對公帳戶的方式。合作金融機構將資金充值到該帳戶以後,授權給借唄直接從帳戶扣款,向借款人發放貸款。同時,在借唄與金融機構合作中,螞蟻金服也將參與獲客、風控、催收等環節,但針對不同合作機構可能略有差異。據瞭解,2017年下半年,一些股份制銀行在消化螞蟻借唄存量客戶方面起到了主要作用,今年1月前後,光其中一家股份制銀行在螞蟻借唄的貸款餘額就高達200億……“

      顯而易見,有關銀行採用上述兩種方式方法拓展對個人和微小企的授信業務的一個共同特點是選擇“容易”而非“困難”的創新方法。其具體表現有二:其一,以碎片式方法提供單一的信貸產品;其二,直接採用網貸公司(即控制每筆授信金額在較少的數額之內),或當鋪和小額貸款公司等非銀行信貸者的授信方式方法(即注重抵質押物)給客戶授信。上述兩種業務創新的方式方法因其“簡單易行”,而可以在短期內給有關銀行的相關業務拓展帶來立竿見影的效果。然而,也正是由於這種“簡單易行”和“准入門檻低”的原因,在短期內也引發激烈的同業競爭,最終導致“好景不長”的結局。

       從居安思危的角度看,有關銀行選擇上述簡單的創新方法開展相關授信業務會因此面臨以下八方面的潛在風險:

 

       第一方面是“自廢武功”和不利於自身核心競爭力的積累和打造的風險。上述兩種授信方式因以下三個原因而不利於有關銀行積累和打造自身核心競爭力:

(1)只看重擔保或抵押等“第二出路”而在客戶准入和業務發起階段省略了必要的客戶風險分析和評估;

(2)容易導致用收取高息差替代應有的風險計量和風險管理;

(3)容易造成盲目信任和依賴第三者(如電商)的選擇和判斷。

 

       第二方面是有關銀行主動放棄對客戶的選擇,違背“風險管理從客戶選擇開始”的原則的風險;

 

       協力廠商面是有關授信業務因無法真正做到“瞭解客戶”,而讓有關銀行在無法滿足“瞭解你的客戶(KYC)”以及相關客戶盡職調查的監管要求的情況下出現合規風險的同時,也無法進行自身主動作為的風險管理;

 

        第四方面,由於有關產品服務的“同質化”容易引致“惡性無序”競爭的風險,包括價格戰和競相降低授信條件和標準(容易引致資產品質惡化);

 

        第五方面是業務波動性大的風險(有關電商可隨時中斷給有關銀行推薦客戶);

 

        第六方面是容易積聚集中性風險的風險;

 

         第七方面是抱著“要死大家一塊死”的態度取態而導致道德風險;

 

         第八方面是業務不可持續發展的風險(通過“批量獲客”而引入的客戶很可能在無需繼續從銀行獲得授信的情況下自動消失)。

 

         事實上,我國商業銀行無論在業務創新層面,還是在整體業務轉型升級層面均面臨在難與易間作出適當的策略抉擇的挑戰。正如《孫子兵法》指出的那樣:“求其上,得其中;求其中,得其下,求其下,必敗。”商業銀行的業務創新要作出適當的策略抉擇,就應該盡可能向最佳方向努力,盡可能提升自身的目標標杆高度,縱然結果沒有預期的理想和完美,也能達到一般的水準。否則如果一開始就避難就易,把目標標杆的高度定得很低,最後結局可能慘不忍睹。回望過去三四十年我國銀行業業務發展歷程,“一樣業務好做,大家一窩蜂爭先恐後去做、把它做大、做濫(爛)、做沒”這一業務創新發展“怪圈”現象屢見不鮮,正是大家同時傾向選擇做容易做的事情最終導致的惡果。我國監管機構去年進行“三三四十”治理所發現的一系列問題,在很大程度上也反映出我國商業銀行在業務創新領域長期存在的策略選擇問題。

 

       總而言之,中外資商業銀行的業務發展經驗和教訓反復證明了:困難的事和應該做的事其實往往是同一回事。鑒於“值得擁有的東西,永遠都來之不易(Nothing worth having comes easy)”這一客觀規律,我國商業銀行業務創新在難與易間作出策略抉擇時,應該把著眼點放在長遠和未來,並把業務創新與打造和積聚自身核心競爭有機地結合起來。如此,業務創新才可能給有關銀行帶來相應的競爭優勢和確保有關業務的可持續發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