JP Management Development Ltd.
遠見管理發展有限公司
Tel       :  +852-35116253  Mobile +852-69088682
email jpmgthk8@outlook.com

© 2019 by JP Management Development Ltd.

數說堅守本源的美國社區銀行 2019-03-04

       

       說到美國銀行,大多數人腦海裡第一時間會閃現:摩根大通、美國銀行、花旗集團、富國銀行、高盛和摩根史坦萊等大型銀行名字。殊不知在今天的美國銀行體系裡,單就銀行個體數目看,社區銀行的數目占全美銀行總數目的絕大比例。根據美國聯邦存款保險公司(以下簡稱FDIC)公佈的最新資料顯示:2018年末,全美受FDIC保險保障的銀行總數為5,406家,其中,社區銀行總數為4,979家,占全部受保銀行總數的92%。

 

  關於何謂社區銀行,美國並沒有統一定義。傳統上,人們習慣於以資產規模10億美元以內作為定義社區銀行的簡單方法。然而,真正構成一個社區銀行的不僅僅是資產規模指標,還可以從這些銀行的商業行為規律來看:其一,這些銀行大多數是由當地社區人士發起,而非由外來機構或人士“空降”;其二,專注於為本地社區提供傳統的銀行服務——致力於促進當地微小企業和初創企業的發展(這些微小企業和初創企業達不到大銀行的貸款要求而無法從大銀行獲得貸款);其三,銀行的員不但具有銀行專業知識,更為重要的是擁有本地專業知識,熟識當地人文經濟情況;其四,銀行注重在與客戶建立長期的“人際關係”並在贏得客戶信任和對客戶“知根知底”基礎上開展業務往來,其業務模式是典型的關係銀行(relationship bankers); 其五,以非標準方法獲取和分析資料作為授信決策依據(nonstandard methods of obtaining and analyzing data)。概括而言,社區銀行是在當地社區提供傳統銀行服務的小型信貸機構,在當地吸收大部分存款,並向當地企業特別是微小企業和初創企業提供貸款及其他傳統商業銀行服務。“源自社區、紮根社區、服務社區、貢獻社區” 是美國社區銀行堅守本源的核心體現。

 

  FDIC認為純粹基於規模的定義社區銀行並不足夠,因為它必須在把諸如通貨膨脹、經濟增長和銀行業規模變遷等因素考慮在內後,隨著時間的推移進行調整。而且,規模大小也不能完全決定了其商業行為取向。為此,FDIC在認定社區銀行時的標準並非局限於有關銀行的規模,更看重這些銀行的商業行為。這一點,可從下表所列的“FDIC認定社區銀行的標準概要”得以印證。​

      大多數美國社區銀行之所以“堅守本源”並非是因為為了遵守法律規定或監管要求,而是因為他們深信:“大有大的宏偉,小有小的嬌美”。毋庸置疑,在金融體系發展到相當成熟,資本市場非常發達的市場環境下,美國商業銀行間的競爭是非常激烈的,明確的市場定位和比較競爭優勢的打造和持續維持與提升是美國社區銀行生存發展之道。大多數美國社區銀行特別看重客戶基礎和自身能力這兩大核心競爭力。就客戶基礎而言,社區銀行非常注重招募熟識當地情況的員工,通過持續不懈的努力與社區的客戶和潛在客戶建立與維持信任的關係(trusted relationship)。就核心競爭力而言,社區銀行的核心競爭力體現為:(1)獲得客戶的信任的能力;(2)對客戶“知根知底”的瞭解能力;(3)以非標準方法獲取和分析資料作為授信決策依據;(4)持續保持專業和專注的定力。

 

  基於上述市場定位和經營理念,大多數美國社區銀行的經營管理所體現出來的特點包括:(1)堅持本著“幫客戶幫銀行(to help the client to help the bank)”的基本原則,把銀行的產品服務的開發從解決客戶難題和滿足客戶需要為出發點;(2)不熱衷追求規模增長,但注重盈利和可持續發展;(3)不熱衷外延擴張,但注重內生性增長(Organic growth);(4)不迷信金融科技,但更注重對客戶的深入、全面和持續的瞭解;(5)授信業務決策不依賴擔保和抵押等風險緩釋手段,但在其所作出的授信決策過程中,堅持利用自身的專業判斷並結合行內行業專家對客戶所從事行業領域的專業知識而作出;(6)在業務拓展過程中,堅持“有所為和有所不為”的取捨原則,並以“不熟不做”作為取捨的關鍵準則。

 

  那麼,不“壘大戶”和“不趕時髦”的美國社區銀行的生存狀況又如何呢?我們不妨用FDIC披露的以下部分資料加以數說,以求管中窺豹。

 

  首先,激烈競爭加速行業整合。受市場激烈競爭的影響,美國社區銀行在近年加速合併整合。據FDIC披露資料,2007年初,美國FDIC定義下的社區銀行為7,750左右,到2018年末,這一數字縮減到4,979家。

 

  其次,美國社區銀行的貸款和租賃(Loans and Leases)規模一直持續平穩增長。除受次貸危機影響,美國社區銀行的貸款和租賃整體規模在2008年至2010年間出現負增長外,該等資產規模一直持續平穩增長。從2007年第一季度末的1.25萬億美元增加到2018年末的1.6萬億美元。

 

  第三,美國社區銀行近年存款始終保持增長勢頭。存款餘額從2017年的第一季度末的1.45萬億美元增加到2018年末的1.9萬億美元。

 

  第四,美國社區銀行資產品質一直維持較高水準。2018年末,美國社區銀行的不良資產餘額為157億美元,占總資產額的0.69%,比2017年末的173億美元和0.78%明顯下降,達2007年以來的歷史新低。事實上,在2007年至2018年這一時段區間內,社區銀行的不良率一直維持在0.69%到3.35%這一區間內,除受次貸危機造成2007年至2010年有較高的不良率外,其他時段的不良率均錄得較低水準。得益於資產品質的強勁,社區銀行的不良貸款撇賬率也得以控制在較低的水準並在過去十多年時間裡持續下降。其中,2018年第四季度的撇賬比率僅為14個基點,明顯比2017年同期的22基點下降。即使是在2009年第三季度錄得峰值時,不良撇賬率也只是在1.8%左右。

 

  第五,美國社區銀行整體盈利能力持續明顯改善。2018年第四季度,美國社區銀行的淨利息差(Net interest margin,簡稱NIM)為3.78%,比上一季增加了4個基點。2007年至2018年美國社區銀行的NIM一直維持在3.45%至3.85%區間之內。2018年第四季度,美國社區銀行的平均資產回報率(return on average assets 簡稱ROAA)為1.2%,比一年前同期提升了47個基點。2007年至2018年美國社區銀行的資產回報率除2007年至2010年間受次貸危機嚴重衝擊而出現明顯縮減甚至負回報外,該比率自2010年第四季度的0.5%持續改善提升至2018年第四季度的1.2%。值得一提的是,美國社區銀行十分注重通過成本管理而非單純的規模擴張提升自身的盈利能力。2007年美國社區銀行的成本收益比率(cost-to-income ratio)或稱作效率比率(Efficiency ratio)為66%,該比率在2008年至2010年間高達76%至79%之間,自2011年以來,美國社區銀行持續通過強化內部成本管理,最終讓這一比率持續下降至2018年第四季度的64.3%。

 

  第六,美國社區銀行的穩健程度持續提升。到2018年末,美國社區銀行的一級資本充足比率為14.72%,遠比次貸危機前的13.5%和危機時(2008年)的12.8%為高。2018年末,美國社區銀行存款與資產比(Deposits to assets)為82.04%,比2008年的78%明顯提升。穩定的存款資金來源,為美國社區銀行的穩健經營提供了堅實的基礎。

 

  總括而言,堅守本源既是美國社區銀行的核心競爭力,也是美國社區銀行在日益激烈的市場競爭環境中的生存之道。“源自社區、紮根社區、服務社區、貢獻社區” 是美國社區銀行堅守本源的核心體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