JP Management Development Ltd.
遠見管理發展有限公司
Tel       :  +852-35116253  Mobile +852-69088682
email jpmgthk8@outlook.com

© 2019 by JP Management Development Ltd.

美國稅改對美國本土金融市場發展的影響及其對我國借鑒意義 2017-12-25

當地時間2017年12月22日,美國總統特朗普在華盛頓白宮的橢圓形辦公室簽署1.5萬億美元稅改法案,標誌者美國過去31年以來的另一次重大稅改的開啟和實施。

 

  就美國稅改的影響,從目前國內傳媒廣泛報導的情況來看,國內大多數專家的分析重點主要聚焦在經貿領域,特別是對中美間的經貿關係的直接影響及對我國現行稅務政策的間接影響上。事實上,特朗普主導的美國稅改背後的指導思想是要推行“美國優先”,而“美國優先”實質上是以“美國為中心”。處於與中國經濟發展完全不同週期的美國,雖然為了增加國內就業機會,而尋求通過稅改吸引美國製造業回流美國本土,但美國與全球主要競爭對手的比較優勢主要體現在金融市場的深度和廣度上,因此,美國稅改對美國未來的金融市場發展的影響更值得人們關注和分析。

 

  從2008年年中由美國次貸危機引發的全球金融危機對全球衝擊及全球各國如何走出危機的具體情況看,作為是次危機的始作俑者的美國,雖受危機的重創,但確是西方國家中率先走出危機並重回經濟上升軌道的國家。從以下“2008年國際金融市場的大幅波動情況及2017年與2008年金融市場資料比較”情況看,作為危機源頭的美國,無論在危機期間所受衝擊的程度,還是走出危機的速度均要好於其他西方國家。以反映經濟晴雨錶的股票指數為例,2017年12月22日全球主要股票市場股指分別是:道鐘斯指數24754.06、納斯達克指數6959.96、標普500指數2683.34、英國富時100指數7587.7700、德國DAX指數13073.3301、上證綜指3297.06、深證成指11094.16、滬深300指數4054.60。其中,2017年12月22日道鐘斯指數分是2008年11月低位7449.38和2008年1高位13279.54的3.32倍和1.86倍。反觀英國和德國兩國2017年12月22日的指數與2008年高位數值比較,分別是1.16倍和1.61倍。我們不難因此得出這樣的結論:美國、英國和德國等國家同受金融危機衝擊,但由於美國的金融市場深度和廣度要大於英國和德國,美國得以借助其金融市場自身的能量,對引發危機的“不平衡”因素以比其他國家更快的速度和更有效的辦法加以“再平衡”,讓經濟重拾升軌。

表一:2008年國際金融市場的大幅波動情況及2017年與2008年市場資料比較

資料來源:彭博金融資訊、路透金融資訊

  不難看出,美國稅改除了希望得到吸引美國製造業回流美國以增加美國本土就業效果外,更為重要的目的是要收到“財流美國和財聚美國”以進一步擴展美國本土金融市場的深度和廣度,其最終目的是要繼續維持和進一步鞏固美國全球金融絕對霸主地位不動搖,讓美國始終在全球競爭中處於絕對領先位置上。基於這一點,美國稅改對美國本土金融市場的發展的影響相對於經貿方面的影響更值得重點關注。筆者認為,美國是次稅改對美國本土金融市場發展和走勢有以下四方面的直接影響:

 

  首先,美國稅改會吸引美國企業把一直截留在海外的資金回流美國。據美國穆迪評級機構的一份研究報告顯示:2016年年末,美國非金融企業截留在海外的現金達1.84萬億美元,比2015年年末增加9.2%。據另一美國機構收集的資料顯示,2010年,美國當時的稅改政策施行後,因當時稅改方案中含有吸引美國企業海外資金回流的優惠“視窗時間”,曾經一次性在稅務優惠視窗時間內吸引了美國企業把6000億美元海外資金回流美國本土。可以預料,由於是次美元稅改對美國企業海外資金回流的優惠並不是短期性的,因此,會持續吸引美國企業海外資金回流。美國當局估計這類資金回流美國總量可達4萬億美元之多。

 

  其次,美國企業海外資金回流美國有助於推動美國金融市場發展。上述美國企業海外資金回流美國後,有關美國企業會把這些資金存放銀行、或用於增加投資(包括投資股票、債券等金融資產)、回購股份和增加派息等。換言之,這些資金回流美國,一方面會增加美國銀行信貸資金供應,增加對美國企業的信貸投放資金來源;另一方面,回購股份、增加分紅派息會明顯提升美國上市企業股票投資價值,自然也會吸引更多的新的資金流入美國股市,最終推高已上市公司股票價格的同時,大幅度增加美國股市首次融資(IPO)和再融資的容量。

 

  第三,吸引海外非美國資金流入美國。在美國進入“利率正常化”的加息週期和上述因素提升美國股市投資吸引力的共同作用下,美國債務資本市場和美國股本資本市場對海外投資者的吸引力會因此而明顯提升。自然會吸引海外非美國資金流入美國,最終形成“財聚美國”的格局。

 

  基於上述情況,我們可以從中得出以下四點對於把我國加速發展本土金融市場作為未來發展重點決策的借鑒意義:

  其一,多層次本土金融市場的發展和成熟度對於一個國家的經濟發展及在經濟持續發展過程中的平衡及再平衡至關重要。

  其二,在當今國際競爭格局下,國與國的競爭已從傳統的經濟總量和經濟實力層次上升到金融能量層次,大國間的戰爭越來越少會以“真槍實彈”形式進行,而更多以沒有硝煙的“金融戰爭”的形式進行。

  其三,從目前的情況看,我國經濟總量GDP超越美國是一個早晚的時間問題,但我國多層次次金融市場的深度和廣度要超越美國是一項長期而艱巨的任務。

  其四,我國在向第二個百年奮鬥目標進軍時,應把發展本土金融市場,讓財留中國能有積聚場所作為重中之重,只有這樣,我們才可避免在未來金融戰爭中的潛在金融戰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