資管系列之一: 從有效滿足客戶對財富管理的目的和需要破解“資產荒”困局  2016-07-15

 

        “資產荒”是近期資管業務領域,人們談論最多的一個問題之一。業界中,部分人認為:“國內金融體系中,有大量資金找不到合適的投資品,出現了配置混亂的局面。”;而另一部分人則認為:“資產荒本質是高收益資產的缺乏”;也有一部分人認為:“實體經濟回報率下行是出現資產荒的根本原因。隨著央行推行寬鬆的貨幣政策,而信託等剛性兌付逐步打破,銀行等大型資產配置機構對低風險高收益的固定收益類資產需求得不到滿足,本質上是負債端高成本與收益端低回報的不匹配,因此,與其說是資產荒,不如說是高收益資產的缺乏。”凡此種種,不一而足。

 

  與此同時,在過去短短一年時間裡,不少中國老百姓親歷或目睹了金融市場大幅波動對個人財富的衝擊和蠶食。受全球經濟不景、大宗商品價格持續暴跌、新興市場國家貨幣競相貶值和各主要經濟體持續推行量化寬鬆貨幣政策等一系列內外因素影響,我國目前也進入了所謂的“負利率時代”,一年期存款的基準利率是1.75%,也就是說,存戶把錢以存款形式存放在銀行是跑不贏通脹的,只會“越存越少”。為追求更高的回報,保守者會不時奔走於各銀行,尋機持續購買銀行短期理財產品,進取者會不惜以加杠杆的形式,險中求富。在這種財富遊戲中,不乏“中年反貧”之人,原先相信“你不理財,財不理你”的人,飽嘗了“越理越少,甚至把富翁理成‘負翁’”的現象,難怪乎有人把這種現象概括總結為:“土豪死于信託、中產死于非標理財、屌絲死於P2P”。

 

   據國內公開資料顯示:截至2015年底止,包括銀行理財、信託、保險資管、券商資管、公募基金、私募基金等在內的泛資產管理市場管理資產總規模達到約93萬億元人民幣(下同),比2014年底增加33萬億元,通道業務占比為28%。除去信託、券商資管、基金子公司專項、基金公司專戶所含的通道業務,2015年我國資產管理行業管理資產總規模約為67萬億元,2012至2015年均複合增長率達到51%,成為金融體系內最具活力和成長潛力的板塊。而據中央國債登記結算公司發佈的《中國銀行理財市場年度報告(2015)》資料顯示:截至2015年底,共有426家銀行業金融機構有存續的理財產品,理財產品數60879只,理財資金帳面餘額23.50萬億元,較2014年底增加8.48萬億元,增幅為56.46%。自2015年7月開始,理財餘額突破20萬億元,並於年末達到23.50萬億規模。

 

    值得一提的是,從上述資料所反映的情況看,上述銀行的資管業務基本上是由銀行以出售短期理財產品形式,建立相應的資金池,然後投資到相應期限較長的投資對象上,當中的資金來源和運用的期限錯配是非常明顯的。而且,有關銀行在整個業務組織管理過程中,所採用的方法與過往吸收存款的方法基本一致(即用短期理財產品替代短期定期存款),唯一不同的是在產品定價方面更多的是盯住同業同類理財產品進行,並因此不得不在資金運用上採取“高來高去”的方法。正因為如此,有關銀行的理財產品的銷售基本上受制於它們能否找到現成的“可投資資產”,同業間的業務競爭最終也因此陷入簡單的“年化收益率”的價格戰。更為關鍵的是,由於受一直沿用的存款考核指標的傳統考核體系的影響,有關銀行往往會刻意人為設計理財產品的到期日,以滿足關鍵日期的存款餘額的計算,反過來更令上述期限錯配情況嚴重化的同時,增加銀行有關業務的波動性及相關業務成本。毋容置疑,上述“資產荒”一方面是由於我國金融市場的深度和廣度不足造成的,另一方面,更是由於銀行理財業務的組織與管理與客戶對財富管理(或稱資產管理)的真實目的和需要脫節而造成的。而前者問題的解決須假以時日,而後者的解決,則可以通過銀行業界本身的財富管理業務模式的改變而得到有效解決。換言之,目前銀行開展資管業務所面臨的“資產荒”的困局是由於銀行集合客戶資金後,簡單從市場上尋找和配置相應回報資產,或簡單把市場上現成的可供投資資產配置到資金池所致。

 

   然而,真正的銀行資管業務並不是簡單地把客戶的資金簡單地對接到現成的投資品上,而是要從滿足客戶對財富管理(或資管)的真實目的和需要為出發點,整合銀行的各方面資源,為客戶提供有針對性綜合金融服務。雖然不同地域的銀行客戶對財富管理的真實目的和需要會有一定差異,但其共性目的和需求基本是一致的。就個人財富管理週期順序而言,不同的階段會有不同的目的和需要,包括:增長(growth)、保障(protection)、保存和保本(capital preservation)、利用(Utilization)、傳承和轉移(succession/transfer)。

 

  作為財富管理週期的第一階段:財富增長階段,銀行客戶通常會在其銀行的財務策劃師等專業人員的指導和幫助下,圍繞“資產分配(asset allocation)、學業計畫(college planning)、退休計畫(retirement planning)”等目標進行相應的財務規劃。在這一階段,如何讓財富得到增長,以配合財富擁有者及其家庭成員實現上述各項計畫。

 

  作為財富管理週期的第二階段:財富保障階段,銀行客戶通常會圍繞“保險計畫(insurance planning)、資產保障(asset protection)、組合風險緩釋(portfolio risk migitation)”等目標進行相應的財務規劃。在這一階段,如何讓已積累到一定數額的財富得到相應的保障,而有關的保障不限於財富本身,也涵蓋以保險形式為財富擁有者及其家庭成員提供的保障。

 

  作為財富管理週期的第三階段:財富保存階段,銀行客戶通常會圍繞“風險管理(risk management)、稅務規避(tax migitation)、生意接班計畫(business succession planning)”等目標進行相應的財務規劃。如何讓已積累的財富能避免各類風險、稅務負擔和財產或股權轉移對財富的蠶食,使財富資本得到保存和保本是這一階段的最重要目的和需要。

 

  作為財富管理週期的第四階段:財富利用階段,銀行客戶通常會圍繞“退休收入計畫(retirement income planning)、通脹保障(inflation protection)、長期護理計畫(long term care planning)”等項財富規劃,有針對性地配置資產(assets allocation)用以支持有關計畫,並讓所配置的資產所帶來的現金流能足以滿足有關計畫執行的現金流支出的數量和時點相匹配。

  作為財富管理週期的第五階段:財富傳承和轉移階段,銀行客戶通常會圍繞慈善捐贈、遺產計畫和財富總體管理(wealth stewardship)。財富擁有者在這一階段的主要目的和需要是希望能按自身的意願,通過包括保險和信託(包括家庭信託)等方式確保其身後的財富傳承能符合其生前意願。

 

  以中年人人群為例,他們對財富管理(或資管)的目的和需要通常會包括和不限於:(1)希望擁有一份具儲蓄及潛在回報的保險計畫;(2)期望未來可選擇提取方式的穩定收入來源,以實現特定的財務目標,如:財富積累、教育或退休計畫;(3)為未來尋找穩定的每月保證收入,以滿足維持其期望生活水準所需費用支出等。鑒於大多數中年人的財富管理目的和需求所需跨越的時間並非一時半載,而是數十年甚至跨代。顯而易見,購買短期的理財產品或長期投資資產(如長期國債)均無法有效滿足上述需求。在香港,不少中年人會選擇以購買“年金”的形式進行相應的財富管理。以下是某在港混業經營(兼營銀行和保險業務)的國際銀行以年金形式給其客戶提供財富管理的三個例子。

 

  在具體業務操作層面上,該行在利用其財富管理客戶關係管理團隊收集有關客戶委託的同時,一方面,由其定息債券投資管理部門根據客戶集合的現金流構建相應的定息債券投資組合;另一方面,由其保險子公司開發設計相應的年金方案。換言之,該行並非簡單把客戶的資金一對一地投資到定息債券上,而有關的客戶在決定是否投資於這樣的年金方案時,也不是單純以年化收益率作為主要考慮。在這種情況下,資產供應源就不再是問題了。為此,我們不難得出“從有效滿足客戶對財富管理的目的和需要,開發制訂客戶資產管理方案是破解‘資產荒’困局的有效方法之一”的結論。 

JP Management Development Ltd.
遠見管理發展有限公司
Tel:     +852-28248413 (Office) +852-69088682 (Mobile)
Email: jpmgthk8@outlook.com

© 2020 by JP Management Development Lt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