JP Management Development Ltd.
遠見管理發展有限公司
Tel       :  +852-35116253  Mobile +852-69088682
email jpmgthk8@outlook.com

© 2019 by JP Management Development Ltd.

我國債券市場飛躍式增容後須直面和解決的三個關鍵問題  2016-03-1

 

       據已披露的最新資料顯示:2015年是我國本土(在岸)債券市場史無前例飛躍式增容的一年,債券市場共發行各類債券24.3萬億元,比2014年翻番,創我國債市年新增發行額的最新最高紀錄。其中,公司和企業債(包括商業票據、企業債、公司債和中票)發行額創歷史新高的5.9萬億元,年增長率達 47%;利率市場化加速後,2015年的大額存單證的發行額也高達6.5萬億元,相當於2014年的9000億元的近6.56倍;2015年地方政府債發 行額同樣創歷史新高,達3.8萬億元,相當於2014年的4000億元的9.5倍。就債券發行存量而言,截至2015年底,尚未償還債券總餘額為 48.49萬億元,其中,銀行間市場的債券託管餘額占全市場託管量的91.7%;交易所託管餘額占全市場託管餘額的8.3%。從發行體分佈情況 看,2015年,中央政府和政策銀行債218,650億元,占45%;地方政府債48,260億元,占10%;金融機構債64,930億元,占13%;企 業和公司債124,590億元,占26%(其中:企業債30,500億元,占6%;公司債16,570億元,占4%;中票41,750億元,占9%;商業 票據24,300億元,占5%;政府支持機構債11,480億元,占2%);其他發行體發行的債券28,420億元,占6%。就公司企業發行體數目而言, 目前全國參與債券發行的發行體約3000多家。

 

       基於憂患意識,在我國債券市場在如此短的時間內經歷了上述飛躍式增容後,我們不得不直面因此而派生的三個關鍵問題,並前瞻性地採取有效措施避免問題的惡化與失控,從而確保處於成長期的本土債券市場的健康和可持續發展。具體而言,我們須直面的三大主要問題包括:

 

       第一,公司企業發行體違約急劇增加的問題。今年春節過後的第一個工作日(2月14日)山東山水水泥集團有限公司(簡稱“山東 山水”)和亞邦投資控股集團有限公司(簡稱“亞邦投資”)分別公告稱,“15山水SCP002”和“15亞邦CP001”不能按期足額償付,構成實質性違 約。至此,2016年以來,已經有5只債券違約:3只債券出現未及時兌付,2只集合票據由擔保人代償。此外,2月15日有媒體報導,天威集團發行的 2011年度第一期中期票據“11天威MTN1”本金也將面臨違約。這並不是2016年第一批信用風險事件,此前,1月21日,山東山水水泥“13山水 MTN1”本息到期無法兌付。如下表顯示,2015年4月至2016年2月,就錄得10宗債券違約的個案,涉及金額達119.45億元。違約的發行體中, 既有民企,也有央企及央其的全資附屬子公司。

      另據萬德資訊統計資料顯示,2014年以來,累計有35只債券違約,其中“13中森債”、“12宿遷SMECN1”、“12寧德SMECNⅡ 001”、“12杭州SMECNⅡ001”、“12淮安SMECNⅡ001”、“13青島SMECN1”、“13寧德SMECNⅡ001”等7只由擔保人 代償,“12天威PPN001”“11超日債”“12金泰01”等28只債券未及時撥付兌付資金。從違約發生的頻密度來看,2014年有6只債券違 約,2015年有24只,2016年至今已有5只債券違約。按目前的情況看,可以推斷在可見的一段時間看,我國公司企業發行體違約個案宗數和違約事件發生 頻密度將會創出新高。

 

  第二,債券違約對商業銀行資產品質構成的實質性負面影響問題。作為我國債券市場的一大特色,銀行間債券市場是我國 債市的主體市場,超過90%的債券由銀行包銷和託管,銀行直接和間接持有公司企業債券的比例也相當高。據公開資料顯示:2015年末,商業銀行持有公司和 企業債券比例為36%,同比下降11%;證券投資基金、企業年金、銀行理財(注:等於是銀行間接持有)、信託計畫、資管產品等各類非法人機構持債占比 22.2%,同比上升6%。公司和企業發行體對已發行債券違約,一方面,會對商業銀行直接和間接持有債券資產構成直接減值的負面影響;另一方面,作為交叉 違約的結果,發債的公司和企業對已發行債券違約的同時,基本也同時對銀行貸款違約,且貸款違約往往先於債券違約,換言之,公司企業債違約對商業銀行的資產 品質構成三重負面影響,包括:(1)債券投資組合減值;(2)銀行為投資於公司企業債的銀行理財產品的剛性兌付所造成的損失;(3)銀行對發債公司和企業 的貸款減值損失。

 

  第三,現行承銷包銷安排可能助推的系統性風險問題。從現行的債券承現和包銷的執行情況看,若某一發行體對已發行債 券違約,債券承銷包銷機構的承銷發行資格可能因此而受到負面影響。為避免自身債券承銷資格受影響,呈現和包銷債券的商業銀行往往不得不選擇借助自身龐大的 資產負債表,設法替代發債體償付到期本息,這樣一來,就難免助推由債市違約誘發的系統性風險。值得注意的是,目前90%以上的債券均有銀行承銷包銷,由此 引起的系統性風險不容低估。與此同時,由於不少可以發債的公司企業發行體同時也是商業銀行貸款的大客戶,銀行往往不會放棄既給有關公司企業發放貸款,又承 銷包銷它們的債券的雙重業務機會,但一旦有關公司企業違約,有關銀行就要面臨雙重打擊。中鋼集團頻臨破產,上表所列20億債券違約的同時,拖欠近800億銀行貸款便是其中一個典型例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