國際商業銀行風險偏好設定與應用——以滙豐控股為例 2014-05-05

 

一、風險偏好的概念和風險偏好陳述書(Risk Appetite Statement)

   風險偏好是一家銀行希望承受的風險類型及承受有關風險敞口的程度(通過定性和定量的方法描述)及其所利用的治理和報告方法的具體表述。其核心作用之一是在可接受和不可接受的風險之間劃出清晰分界線,並作為有關銀行日常業務發展和持續管理的一個內部共識與依據。鑒於市場環境條件的持續改變,有關銀行在設定具體風險偏好時,既要充分考慮當下營運環境,又要前瞻性地對有關營運環境隨著時間推移將會如何變化的基礎上而作出判斷。作為基本制度的一個重要組成部分,風險偏好要定期設定並每半年重檢一次,若遇市場營運環境急劇變化時,重檢的頻密度可適當加大。作為全行風險治理和管理的大政方針,並為便於內部遵守與執行,有關銀行通常會由風險管理職能部門在與全行各利益相關者雙向充分溝通的基礎上,以書面《風險偏好陳述書(Risk Appetite Statement)》的形式,報請首席風險官會同銀行管理層審查後,再報請董事會層面的風險管理委員會審批後,供全行各業務部門和業務單位依照執行。

 

二、風險承受能力、偏好、容忍度、限額間和風險目標或範圍間的相互關係

風險偏好實際上是由風險承受力、偏好、容忍度、限額和風險目標或範圍等幾個核心組成,其中,風險承受能力(Risk Capacity)指的是一家銀行在追求履行其使命(Mission)、達至其願景(Vision)、實現其業務目標和價值目標時能承受的風險類型和最大風險數額,它與銀行的資本直接相關並受外界利益相關方或監管機構的要求的影響 。 風險偏好(Risk Appetite)是一家銀行在基於某一風險回報平衡點上願意承受或保留的總的風險敞口的總量。它反映有關銀行的業務策略、風險策略及各利益相關人的期望並通過與管理層討論由董事會設定或批准。 風險容忍度(Risk Tolerance)是一家銀行願意承受的整合加總的風險量(有時是在某一業務單位或某一特定風險類別之內),並以能被監控的定量方式表述和明確可接受或不可接受的結果或風險水準。 風險限額(Risk Limits)是針對特定債務人、產品、業務線或風險類別或行業、區域或國家而設定的更精細的風險容忍度,它是一家銀行總體風險偏好常用的具體實施形式,並按風險敞口種類計量的口徑記錄、更新和監控銀行風險敞口。 風險目標或範圍(Risk Target or Range)是銀行為在其風險偏好和容忍度內為實現其業務策略和目標而期望承受最佳風險水準的勾稽關係,在操作實務上銀行通常會在設定其風險偏好時把風險承受能力、風險容忍度和風險目標範圍包含在內。影響風險偏好的因素主要包括:財務目標(Financial Objectives)、風險類型(Risk Type)、風險管理的基礎設施(Risk Infrastructure)、風險文化(Risk Culture)、信用風險策略、銀行基於不同客戶類別和產品、經濟領域和地理區域等口徑的授信計畫、 銀行目標市場(包括:在每一授信界別的目標市場、傾向性的多元化或集中度水準)和定價策略等。

 

鑒於風險偏好實際上是在原有業務基礎上設定的,有關銀行在設定風險偏好時通常會遵循以下幾個基本步驟:

 

首先,要確定現存業務的風險構成(risk profile)並加以量化類總。在確定現存業務的風險構成時,須確保涵蓋所有風險類別(如:財務風險、信用風險、市場風險、操作風險、信譽風險和資訊技術風險等)的量化風險水準及分佈狀況;其次,要確定風險承受能力:即銀行在能繼續維持存續的情況下能承受的最大風險;第三,要確定風險容忍度,即銀行願意接受某一特定目標的可接受的風險差異程度;最後,要確定期望的風險水準,即期望的風險/回報水準是什麼。在操作實務上銀行通常會在設定其風險偏好時把風險承受能力、風險容忍度和風險目標範圍包含在內。

 

三、案例:滙豐控股集團的風險偏好設定與應用

(一)滙豐控股集團的風險偏好的具體表述內容

滙豐控股集團(以下簡稱“匯控”)把風險偏好定義為:“風險偏好通過集團的《風險偏好陳述書Risk Appetite Statement》的形式設定,用以描述集團在執行實施其策略時準備承受的風險類型和風險水準。該《風險偏好陳述書》由本集團董事會根據董事會風險委員會提供的意見進行審批,並成為整個集團的風險管理框架的一個核心組成部分。作為整個年度計畫程式的主線,風險偏好在我們的六重過濾決策程式中起著十分重要的作用。全球業務條線、地理區域和全球管理職能部門須按要求把自身的具體執行的風險偏好與集團的既定風險有機地結合起來。”

 

 匯控的風險偏好陳述書把其風險偏好具體體現為九類主要的定性和定量指標,包括:收益、資本、流動性和資金、證券化、風險成本、集團成員間的借貸、策略性投資、風險類別和風險多元化及集中度。作為日常管理的一個重要組成部分,匯控通過持續衡量和監察這些指標的執行情況達至以下管理目標:

  • 指引具體業務開展,確保所開展的業務與《風險偏好陳述書》的要求一致;

  • 進行風險加權(風險調整)的績效考核和激勵補償;

  • 確保所依據的關鍵假設受到持續監控並在必要的時候得到調整;

  • 具體體現到後續的業務計畫和規劃週期中;

  • 及時識別和採取用以緩釋和化解風險所須作出的業務決策。

 

主要的風險指標不但作為《風險偏好陳述書》的核心內容,而且,也是匯控風險管理條線必須按月呈報董事會的報告內容。以下是2013年,匯控風險管理條線須每月向董事會報告的主要風險指標的“目標指標”和“實際指標”的實例:

上述核心特徵會具體應用于匯控全集團、全球業務及區域等各層面的《風險偏好說明書》的撰寫中。而匯控要求其各業務線(或事業部)和各區域(businesses and regions)開展營運活動時所採取的相關策略和實現的營運目標則以定量的方式從橫跨以下各緯度(across the following dimensions)加以明確:

在具體操作層面上,匯控全球各業務條線、地理區域和全球管理職能部門會按要求把自身的具體執行的風險偏好與集團的既定風險有機地結合起來,並具體體現為不同的指標,最終實現風險資本和績效考核有機地整合起來。以下是匯控具體業務條線或部門和業務管理職能部門日常執行的具體管理指標:

(二)滙豐控股集團董事會在風險偏好設定和實施執行過程中所扮演的角色

作為股東的代表,滙豐控股集團董事會在風險偏好設定和實施執行過程中所扮演的角色包括:

1.  通過整體業務策略和風險偏好及績效表現(考核)目標的審批為整個銀行集團設定業務發展方向;

2.  通過整體風險偏好的設定審批、發佈、實施執行和報告及定期或不定期重檢形成嚴密和有效的風險治理和管理體系及機制;

3.  通過對關鍵管理人員(如集團首席風險官)的任命和授權等舉措,確保有關風險偏好的執行和落實;

4.  通過建立和維持“集團管理委員會風險管理會議”議事機制,形成及時和有效的與風險相關事宜的內部溝通機制;

5.  通過既定的風險報告制度和報告機制定期和不定期檢查有關風險偏好的實施執行情況;

6.  因應市場變化情況,隨時啟動對既定風險偏好的重檢與調整。

 

有關匯控集團董事會在風險偏好設定和實施執行過程中所扮演的角色和發揮的作用,可參見下表所列要點:

(三)滙豐控股風險偏好設定與執行過程中的內部溝通機制

匯控風險偏好設定與執行過程實際上是一個持續和雙向的內部溝通過程。其中,較有代表性的內部溝通機制有如下兩個:

其一,整合業務計畫與風險計畫的“業務計畫和風險偏好設定”的內部溝通機制。如下圖顯示:匯控在設定風險偏好過程中,一方面,要利用“國家風險工具”在充分聽取全球各“在地層面專家判斷”意見基礎上提出風險偏好的基本框架;另一方面,要同時利用“滾動業務計畫”、“中期展望”、“國家風險計畫”和“內部資本充足評估過程”等四個組成部分與由上至下設定的風險偏好進行比照和反向回測,務求讓最終定案的風險偏好的合理性及可操作性。

其二,業務決策層面的“匯控組合增長決策的策略和風險偏好迴圈內部溝通機制”。如下圖顯示,匯控的風險管理部門和業務部門(即客戶管理/行銷部門)雙方在為“匯控組合增長”進行決策的過程與機制,也是匯控的“策略和風險偏好”的迴圈內部溝通過程。

(四)滙豐控股風險偏好在具體業務決策層面上的應用

匯控風險偏好在具體業務決策層面上的其中一個核心應用是作為匯控集團“六重過濾決策”體系的核心。如下圖顯示,匯控基於(1)聯繫性/連通性、(2)經濟發展、(3)盈利性、(4)效率/效益、(5)流動性、(6)金融犯罪風險等六個層次進行多重過濾決策。其中,要從(1)聯繫性/連通性、(2)經濟發展兩個層面確定“策略相關性是什麼?”;要從(3)盈利性、(4)效率/效益、(5)流動性三個層次確定“現有的回報率吸引嗎?”;要從(6)金融犯罪風險層面確定“我們遵守了全球風險標準否”。

JP Management Development Ltd.
遠見管理發展有限公司
Tel:     +852-35116253 (Office) +852-69088682 (Mobile)
Email: jpmgthk8@outlook.com

© 2020 by JP Management Development Lt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