JP Management Development Ltd.
遠見管理發展有限公司
Tel       :  +852-35116253  Mobile +852-69088682
email jpmgthk8@outlook.com

© 2019 by JP Management Development Ltd.

數說中國大型商業銀行策略和國際化模式的選擇 2013-05-06

 

(一)、國際化速度異常迅猛並以資產擴張和網路擴張的“規模擴張”為主

    伴隨中國綜合國力和中國經濟國際化程度的不斷提升、中國經濟增長模式的轉變和經濟結構轉型、人民幣區域化和國際化的加速等諸多因素的共同作用、作為中國銀行業轉型和綜合化經營的一個重要組成部分,中國的大型銀行近年明顯加快了國際化的步伐。因原有基數較小,其國際化的速度凸顯迅猛。除原有境外業務占比較高的中國銀行外,中國大型銀行的境外資產在2009年至2011年三年間增長率達176%。其中,2010年至2011年連續兩年,海外業務增長速度遠高於國內業務增長速度,具體增長速度差異如下表:

資料來源:各行網站披露資訊(資料僅包括:中行、工行、建行、交行和招商等五行)

 

在經歷了2010年至2011年兩年迅速增長後,中國大型銀行的國際化步伐在2012年呈進一步加速的勢頭,且以資產擴張和網路擴張的“規模擴張”為主。以下是部分大型銀行2012年年報披露的截至去年底的規模擴張的情況:

 

截至2012年末,工行境外機構的總資產已達1,627.2億美元,較上年末增長30.5%,實現撥備後利潤16.73億美元,較上年增長21.8%,增速大幅超過境內機構,充分體現出國際化經營在穩定利潤、分散風險方面的重要作用。至2012年底,工行境外經營機構分佈在39個國家和地區,加上作為非洲主要銀行—南非標準銀行的最大單一股東,與其在非洲18個國家的金融機構建立了密切合作關係,形成了一個較為完善的國際化金融服務網路。在跨境人民幣業務方面,截至2012年末,全行跨境人民幣業務總量超過1.5萬億元人民幣,同比增長67%。

 

作為最具歷史與傳統國際化優勢的中行,則抓住國家實施“走出去”戰略和人民幣跨境使用範圍擴大的機遇,加快構建全球一體化服務體系,著力提高全球服務能力、管理能力、支援能力,推動海外業務快速發展。2012年末,海外資產總額4,988.58億美元,比上年末增長13.33%。全年實現稅前利潤55.28億美元,同比增長11.66%。海外機構資產總額和稅前利潤在集團中的占比分別達到23.52%和18.62%。客戶存款和客戶貸款餘額分別比上年末增長22.34%和15.36%,達到2,661.21億美元和2,057.82億美元。2012年,中行全年新設海外機構15個。至2012 年末,中行海外機構達到613個,覆蓋香港、澳門、臺灣及36個國家。其中,臺北分行開業,成為首家在台開業的大陸商業銀行分支機搆;斯德哥爾摩分行開業,成為中資銀行在北歐地區設立的第一家營業機構;波蘭分行開業,擴大了中行在中東歐地區的機構網路;中國銀行中東(迪拜)有限公司開業,是中行在中東地區設立的第一家經營性機構。此外,中行在肯亞和安哥拉分別新設立了代表處,在澳門、泰國、柬埔寨、澳大利亞、俄羅斯、法國、美國和加拿大增設多家二級機構。

 

新加坡分行獲得了新加坡金融管理局頒發的特准全面銀行牌照(QFB),成為新加坡116 家外資銀行中第9 家獲得此類牌照的商業銀行。在阿曼、迦納、秘魯、芬蘭、土耳其、烏干達等國家開設六家中國業務櫃檯,服務網路進一步擴大。

 

截至2012年末,建行在香港、新加坡、法蘭克福、約翰尼斯堡、東京、首爾、紐約、胡志明市、悉尼、墨爾本設有海外分行,在莫斯科、臺北設有代表處,擁有建行亞洲、建銀國際和建行倫敦等經營性全資子公司,海外機構覆蓋全球13 個國家和地區。海外業務轉型持續推進,建行倫敦在中資同業中率先在倫敦發行人民幣債券,東京分行實現牌照升級,開辦零售業務。建行海外機構總資產878億美元,稅前利潤超過5億美元。其中商業銀行考核口徑資產(不含總行存放清算資金)736億美元,同比增幅40%;稅前利潤4.81億美元,同比增幅52%;不良資產餘額和不良資產率實現雙降;海外機構主動負債近600億美元,總貸款540億美元,基本實現資產負債自我平衡。其中,跨境人民幣結算量突破5000億元,較2011年增長了兩倍;新加坡分行實現海外簿記中心試點,以代理行模式推出本地私人銀行服務;東京分行成功開辦零售業務;建行倫敦整合建銀國際歐洲投資銀行業務,在中資同業中首家發行離岸人民幣債券,海外業務佈局和業務發展全面提速。

 

2012年,農行穩步實施融入國際發展戰略,有序推進境外機構佈局和發展。中國農業銀行(英國)有限公司、首爾分行、溫哥華代表處、紐約分行和河內代表處相繼開業,境外機構總數達到12 家。新加坡分行業務牌照由“離岸銀行”升級為“批發銀行”。迪拜分行設立申請獲當地監管機構批准,在俄羅斯設立子行以及將法蘭克福代表處升格為經營性機構的申請均已獲得中國銀監會批准。截至2012 年末,農行境外分行及控股機構資產總額387.83 億美元,全年實現淨利潤2.88 億美元。

 

2012年,交行繼續推進其國際化戰略,提升全球協同服務能力。報告期末,集團境外銀行機構總資產達人民幣4,046.63億元,較年初增長21.92%,占集團總資產比重較年初提高0.47個百分點至7.67% ;境外銀行機構實現淨利潤人民幣26.25億元,同比增長49.49%,占集團淨利潤比重同比提高1.04個百分點至4.50%。在加快業務發展的同時,繼續完善全面風險管理體系,建立境內外風險防火牆,期末境外銀行機構減值貸款餘額為人民幣2.69億元,較年初減少15.67% ;減值貸款率為0.12%,較年初下降0.05個百分點。截至2012年末,交行共在香港、紐約、東京、新加坡、首爾、法蘭克福、澳門、胡志明市、倫敦、悉尼、三藩市、臺北設立了合計12家分(子)行,境外經營網點達到55個;新增代理行44個,合計達1,565家,遍佈144個國家和地區,「以亞太為主體、歐美為兩翼」的國際化經營網路進一步完善。

 

2012年,招行穩步推進國際化綜合化經營,國際業務、離岸業務均實現較快發展;永隆銀行整合工作深入推進,境內外聯動得到加強,關鍵能力持續提升,實現淨利潤較快增長;香港分行依託境內外聯動,業務經營和產品創新不斷加強;紐約分行努力拓展業務空間,實現撥備前利潤大幅增長;美國、倫敦、臺北代表處認真做好調研與聯絡工作,新加坡分行籌備工作正式啟動;2012年末境外資產達120.98億美元。  

     

值得一提的是,儘管上述中國大型銀行的國際化在近年有了長足的發展,但就境外資產占總資產比例的情況而言,中國大型銀行的國際化程度仍處於較低水準。到2012年末,除中行外,其他各行境外資產占總資產比例均低於10%。上述近年部分中國大型銀行境外資產占全行總資產比例變化情況及2012年末在境外設立經營機構及覆蓋國家和地區的情況可歸納如下表:

(二)、以由國內至國外的“走出去” 的“順向”拓展和內生性增長為主要路徑

除中行外,其他中國大型銀行的國際化經營進程起步於上個世紀90年代初。在起步初期,主要通過與境外金融機構建立代理行關係辦理與國際貿易、外來直接投資、中國境外融資相關的國際業務。到上世紀90年代中後期,隨著中國的改革開放程度的提高,中國的大型銀行開始了新一輪的“由近而遠”的出海旅程,紛紛在香港、新加坡、首爾和東京等地開設分支機搆,為走得更遠摸索經驗;到本世紀初中期,隨著入世後,中國的綜合國力日益迅速提升,中國企業不再象改革開放初期那樣單純依賴港、澳、臺地區及新加坡作為對外交往的跳板平臺,而是全球性全方位與世界各地經濟交易夥伴交往,中國的大型銀行紛紛在全球主要經濟和金融中心城市開設分支機搆;此後,受在中國經濟騰飛的同時中國企業加速“走出去”、中國對外資源依賴度提升、中國對外援助增加等一系列因素的驅動,中國的大型銀行均採用“跟隨策略”加大在海外的佈局的範圍和明顯加速海外機構設置的速度,其中以工行較為突出。

 

就國際化的模式和途徑而言,中國的大型銀行在上述三個不同階段的國際化,基本是循由國內至國外這一“順向”發展並主要通過逐步自設海外分支機搆(包括子行,下同)這種“內生性增長模式(organic growth)”進行的,當中的國際化的原動力主要來自國內。即海外分支機搆的主要或基本客戶要麼是母行和境內分支機搆客戶在境外的子公司或分支機搆,要麼是母行和境內分支機搆的客戶的客戶;海外分支機搆的業務主要來源於母行和境內分支機搆(如國際貿易、國際結算、內保外貸、委託支付和不交收遠期人民幣交易等);此外,海外分支機搆日常業務所需資金也或多或少來自母行的支持。換言之,“肥水不流外人田”不但是促成各中國大型銀行在海外選擇何處開始分支機搆的重要考慮,也是中國大型銀行海外分支機搆賴以生存與發展的關鍵原動力。

 

值得一提的是,中國大型銀行與西方領先大型銀行在海外機構設立定位上有一明顯差異:中國大型銀行的海外機構的定位核心是要“跟隨客戶走出去、利用本行網路支援做大當地業務”,因此,中國大型銀行的海外機構的大多數均把主要精力放在發展當地的業務上,就當地市場行銷團隊的主要工作任務而言,其主要行銷物件是當地客戶。即使各行均有“境內外聯動”的安排,也主要是利用國內分支機搆網路的客戶、資金和信用保證等資源,爭取上述“順向”業務。就績效考核體系而言,中國大型銀行的海外機構的考核主要還是依據是有關機構自身在地的“損益表”結果,即以“業務在哪發生、帳就記在哪”的財務會計的核算結果作為績效考核的依據。

 

而西方領先大型銀行在海外機構設立的其中一個特別獨特的定位是:“要策略性配合和服從總行的整體策略和全球策略”。因此,不少西方領先大型銀行並不象中國大型銀行那樣重視在海外機構“在地”業務的規模發展,而他們更為重視的是在有關海外機構設立後給整個銀行集團帶來的協同效應。換言之,他們更重視有關海外機構設立後所能帶來的“反向”或“逆向”業務,或處理在本土無法處理的業務。以美資銀行為例,它們在倫敦、香港和新加坡開設機構的其中一個重要誘因是為了處理歐洲美元和亞洲美元業務,包括回流美國和為離岸美元供需雙方在海外資本市場提供一級市場和二級市場的交易平臺與服務等。當中涉及的業務實際上並不反映在“在地”分支機搆的資產負債表和損益表上。而某些歐洲的銀行在亞洲金融中心開設分支機搆的基本考慮則包括:利用在地分支機搆作為全球全天候交易接力平臺、資產多元化所需的資產配置平臺(即在香港或新加坡設置的機構主要功用是購買和管理亞洲信貸資產)、利用在地分支機搆作為母行產品和服務的分銷管道(distribution channel)[如瑞士的私人銀行和資產管理公司利用在香港設置的分支機搆把總部的產品和服務分銷給亞洲特別是大中華地區的高淨值人士(High Net-worth)]。基於上述定位,上述歐美銀行在海外的分支機搆的“在地人員”特別是負責市場行銷的人員雖然身在海外,但卻是為母行或異地分支機搆而工作。他們負責行銷的業務當中涉及的不少業務如:新興市場國家發行美元全球債券、美元的國際清算和結算、外國機構投資者的美元資產託管、英鎊或歐元資產託管等業務雖然發起地是在海外,但業務最終的處理地和業務財務會計記帳地卻是母行或異地的分支機搆。換言之,境外分支機搆的業績並不局限於“在地簿記”財務核算結果,當中的跨境業務包括資本市場、資金市場、衍生工具交易等業務的“在地業績”通常可以通過有關銀行的內部“管理會計”進行相應的核算。

 

(三)、有選擇性通過收購形式進行外延式擴張,且規模相對較小

在通過上述內生性增長模式拓展海外業務的同時,大型中資銀行還有選擇性地通過收購形式進行外延式擴張。基於對市場瞭解程度、收購代價、人力資源投入和收購後的整合與管理難度等諸多因素的考慮,海外收購均以香港市場為起步點,且收購代價規模相對於有關銀行的資本規模而言相對小。例如:中國建設銀行2006年收購美國銀行(亞洲)在香港的業務所付出的代價為97億美元,僅相當於該行當時資本的2.8%。其中唯一例外情況是招商銀行在2008年以人民幣320億元等值的港元收購香港的永隆銀行,該收購代價為該行當時股本的43.3%。

 

在各大型中資銀行中,中國工商銀行(以下簡稱:工商銀行或工行)近年的海外擴張最為進取和快速。該行的海外收購無論從收購交易數量看,還是從收購金額看,均居同業之首。各大型中資銀行通過收購和入股方式進行外延式海外擴張的情況可表列如下:

(四)、香港仍占各中國大型商業銀行海外業務較高比例

由於歷史、地緣和經濟往來密切度、人文環境及香港作為國際金融中心和人民幣離岸清算中心等原因,各中國大型商業銀行均不約而同地選擇香港作為其國際化策略的重要組成部分。為此,香港占各行的海外業務比重均相當高。根據各行披露跨境債權資訊,2011年末,包括:中國銀行、工商銀行、建設銀行、交通銀行和招商銀行等五家大型銀行香港相關的資產額達12,046.8億元人民幣,占該五行當時離岸總資產的42%。

 

在四大行中,中國銀行在香港的業務總量居各行之首,2012年末,中國銀行在香港的全資附屬機構—中國銀行(香港)的資產總額為18,307.63億港元(或按1:7.75匯率換算為2,362億美元),相當於同期中行海外資產總額4,989億美元的47.35%。而農業銀行、交通銀行和招商銀行因香港以外的海外業務規模遠比中、工、建三大行規模小,其香港業務占整體海外業務比例更高。

 

(五)、海外業務以傳統對公銀行業務為主,並選擇在個別國家和地區開展零售業務

與國際領先銀行相比,中國大型銀行無論在本土市場還是在海外市場,綜合化經營程度均較低,貸款業務占總資產比例和利息收入占總收入比例均遠高於西方同業水準。“走出去”後的中國大型銀行基本上是延續母行在國內市場的業務模式,海外業務仍以傳統對公業務為主。其中,傳統的貸款業務、銀團貸款業務、國際貿易融資業務、國際結算和清算業務成為核心業務構成。由於受內部“績效考核”指標仍以規模指標為主這一特定因素影響,各行的海外業務增長大多體現在信貸資產規模連年迅速增長上。

 

基於上述原因,近年中國大型商業銀行到境外設立分行和子行等營業機構後,在較短的時間內通過在本土市場常見的“壘大戶”手法做大資產規模,讓資產負債表迅速膨脹是較為普遍的現象,其中包括:作為國際銀團貸款牽頭行組織銀團貸款後持續持有較大份額、個別海外分支機搆甚至出現在海外機構設立不久便把貸款投向近年西方銀行急於退出的商業房地產市場和還款期限較長涉及金額較大的基礎設施建設貸款和專案貸款的情況。

 

與上述對公業務相比,中國大型銀行大多集中選擇在港澳地區開展零售業務。其中,由於歷史原因,中行和交行自在港開業營運便從事零售業務並在長年累月中逐步建立了龐大的零售網點體系。而工行、建行和招商均是後來通過收購原有在港經營零售的銀行後轉而以子行形式開展零售業務。農行、浦發、民生和廣大等均只在香港開展對公業務。

 

除港澳地區外,中行是唯一一家在海外多地開展零售業的中資銀行,其中包括:在澳大利亞、德國、法國、南非、印尼等9 個國家推廣個人網上銀行全球帳戶管理服務,繼續提升新加坡、馬來西亞、日本網上銀行服務功能,網上銀行服務已覆蓋海外29 個國家和地區;在香港、澳門和14 個國家辦理銀行卡業務,2012年海外信用卡新增髮卡量9.5 萬張,年末髮卡量達到32 萬張,比上年末增長26.35%;在新加坡建成東南亞財富管理區域平臺,在悉尼、曼谷、倫敦分別建成財富管理中心。

而工行除在港澳地區開展零售業務外,近年也開始積極通過收購海外零售業務銀行的形式,在海外拓展零售業務。其中包括:在2012年7月與東亞銀行完成收購美國東亞銀行80%股權交易的交後割,正式控股美國東亞銀行,並將後者也將更名為“工銀美國”,以填補工行在美零售銀行牌照的空白;2012年8月以6億美元的價格收購標準銀行阿根廷分行80%的股權,從而達到拓展當地業務的目的。

 

就目前的情況而言,建行在港澳地區以外拓展零售業務基本上是採用“內生性增長”的模式進行,該行於2013年在其東京分行開辦零售業務。

 

(六)、與國內和國外“監管差異和市場差異套利”密切度大

長期以來,由於本土市場嚴格受“分業經營”的限制和本土金融市場特別是資本市場欠發達欠缺相應市場環境和業務機會等因素影響,中國大型銀行的海外擴張與國內和國外“監管差異和市場差異套利”有很大的關聯度和密切度。其中包括:在香港和倫敦等金融中心成立投資銀行、證券公司、保險公司、基金公司、租賃公司等,在海外開展非傳統商業銀行業務,但其主要業務源頭則來自本土市場;又或以迂回路徑以“境外註冊金融機構”返回本土市場開展母行受限而不能開展的業務;又或在境內業務受宏觀調控影響,資產規模增長受限時,以“內保外貸”、“境外代付”和“在境內提供相應授信額度,讓自身境內客戶的境外關聯企業在境外進行不交收人民幣遠期交易”等業務方式把資產業務增長重點轉移境外等。

 

以中國銀行為例,該行通過在海外設立以下非銀行金融機構,在海內外市場和本土市場從事以下非傳統商業銀行業務:

 

中銀國際控股:中行通過在香港註冊成立中銀國際控股經營投資銀行業務。2012年年末中銀國際控股資產總額684.96 億港元,淨資產87.44 億港元,實現淨利潤10.52 億港元。其中,股票融資和財務顧問業務繼續保持市場領先:完成8 個首次發行項目,9 個股票配售項目,4 個財務顧問項目,在香港新股發行市場排名第4 位。擔任全球第一支境外人民幣發行股票的獨家帳簿管理人和獨家配售代理。債券承銷再創佳績,資產管理規模不斷擴大。牽頭完成32個債券發、存款證及顧問專案。2012 年中國企業境外G3 貨幣投資級別債券承銷商中排名第1 位,並成為唯一一家參與中國三大石油公司2012 年境外美元債券發行的中資投行。其私人銀行資產管理規模穩步增長,銀證合作業務保持領先。旗下中銀國際英國保誠資產管理有限公司管理的資產總額比上年末增長24%,並獲得QFII 資格。直接投資業務快速發展,商品業務加速全球佈局。正式啟動自有資金股權投資業務,牽頭發起設立的中國文化產業投資基金表現出色,渤海產業投資基金和中銀國際基建基金發展穩健。取得倫敦金屬交易所和歐洲洲際交易所清算會員資格,成為中國唯一獲得全球主要商品交易所會員資格的金融機構;並啟動了商品回購交易業務。

 

中銀國際證券:中行通過中銀國際證券在中國內地經營證券相關業務。2012年年末中銀國際證券資產總額140.99億元人民幣,淨資產49.31 億元;實現淨利潤4.23 億元人民幣,同比增長14.4%。發揮集團整體優勢,服務多層次資本市場。保持大型IPO 項目優勢地位,進一步拓展中小企業客戶;優化債券承銷結構,提升債券承銷業務收入。債券主承銷金額市場排名第9,其中公司債主承銷金額升至第5 名。提升銷售服務能力,經紀業務跑贏大市。整合銷售資源,重點開發中高端客戶,擴大機構銷售業務範圍,實行營業部分級分類管理,推動經紀業務向財富管理和綜合行銷管道轉型。市場份額逆市增長,主要業務跑贏大市。資產管理規模快速增長。拓展定向理財業務,定向資產管理規模達247 億元人民幣,集合理財資產淨值市場份額排名上升至第10 名。自營業務收入貢獻提升。採取穩健的自營業務資產配置和投資策略,收入貢獻升至20%以上。期貨直投實現盈利。期貨子公司積極開發機構業務和居間業務,直投子公司“中銀中小企業股權投資基金”獲批設立。加快業務和產品創新。大力推進二級市場產品創新,開展中小企業私募債、融資融券、債券質押式報價回購、約定購回式證券交易業務等創新業務。

 

中銀基金:中行通過中銀基金經營基金相關業務。2012年年末中銀基金資產總額8.22 億元人民幣,淨資產7.23 億元人民幣;實現淨利潤1.79 億元人民幣,同比增長4.3%。發揮集團綜合經營優勢,加強業務聯動,規模和業績取得雙豐收。2012年年末中銀基金公募基金資產管理規模1,001 億元人民幣,突破千億大關,比上年末增長130%,市場排名大幅提升。權益類產品和固定收益類產品均取得優異的投資業績,位居行業前列。

 

中銀集團保險:中行通過中銀集團保險在香港地區經營保險業務,在香港擁有3 家分公司和1 家業務中心,在香港一般保險市場排名前列。2012年年末中銀集團保險資產總額70.85 億港元,淨資產38.67 億港元;實現毛保費收入16.32 億港元,同比增長0.78%;實現淨利潤0.74 億港元,同比增長1.49%。加強與代理銀行合作,大力開發適合銀行客戶的產品,努力推廣個人優質低風險業務。與中銀信用卡公司合作,主動為商務卡客戶提供增值服務。拓展海外市場和業務管道,開發新一代電子銷售平臺,推動互聯網和手機銷售保險產品。

 

中銀集團人壽:中行通過中銀集團人壽在香港地區經營人壽保險業務。2012 年,中銀集團人壽實現毛保費收入119 億港元;實現淨利潤6.15 億港元,同比增長14 倍,繼續保持香港人民幣保險市場領先地位。優化產品組合,新推出“豐裕年年入息保險計畫”,為客戶提供人壽保障和保證可支取年金的保險計畫,“目標五年保險計畫系列”“隨心所享儲蓄保險計畫”和“人民幣萬用壽險計畫”等產品深受客戶歡迎。提升營運系統,加強對客戶服務水準,夯實業務發展基礎。

 

中銀保險:中行通過中銀保險在中國內地經營財險業務。2012年年末中銀保險資產總額72.63 億元人民幣,淨資產23.86 億元人民幣;實現保費收入41.45 億元人民幣,同比增長43.28%,高於行業平均水準約28 個百分點;實現淨利潤3.22 億元人民幣,同比增長648.31%。加大產品創新力度,新開發企業貸款履約保證保險、個人擔保貸款保證保險等7 款創新產品。在業內首推“單用途商業預付卡履約保證保險”產品,成為首批獲中華人民共和國商務部批准開辦該業務的保險公司。提升科技水準,啟動運營集中專案建設,創新服務形式,開通微博客戶服務平臺,完成移動查勘基本功能開發。開發國內貿易信用保險,適應“走出去”企業和中小企業保險需求,成為2012 年國內貿易信用保險保費補助項目承辦保險機構中銀集團投資

 

中銀集團投資有限公司:中行通過中銀集團投資有限公司經營直接投資和投資管理業務,業務範圍覆蓋企業股權投資、基金投資與管理、不良資產投資、不動產投資與管理等。2012年年末中銀集團投資資產總額771.57 億港元,淨資產450.83 億港元,實現淨利潤15.62 億港元。加強與集團內業務單元的協同發展,積極推進業務模式創新與轉型。在穩步擴大資產管理規模、敘做資產支援結構化融資業務、提供財務諮詢顧問服務、研究探討設立母基金和美元基金等方面均取得成效,各項業務保持平穩發展。把握經濟轉型、產業升級和行業整合機遇,創新融資模式,加大公司融資、項目杠杆和協力廠商融資力度。結合資本市場狀況不斷優化投資結構,創新多元化的投資回收方式,全年完成出資51.53 億港元,回收資金44.47 億港元。

 

中銀航空租賃:中行通過中銀航空租賃有限公司經營飛機租賃業務。2012 年,中銀航空租賃交付飛機27架。年末機隊組合數量達到203 架飛機,其中自有飛機177 架,代協力廠商管理飛機24 架,融資租賃飛機2 架,在全球33 個國家的56 家航空公司運營。年末中銀航空租賃資產總額91 億美元,淨資產18 億美元,實現淨利潤2.25 億美元,同比增長12%。強化集團協同發展與合作,促成集團為多家國際國內航空公司和製造商提供全方位金融服務。新簽署20 架C919 型飛機啟動使用者協定。惠譽和標準普爾信用評級分別為A-級和BBB級。

 

1、驅動中國大型銀行加速國際化的主要因素或“誘因”

在相當長的一段時間裡,中國的大型銀行並不急於到海外發展其中主要原因包括:(1)中國大型銀行商業化經營起步較晚,缺乏在海外陌生市場經營管理能力和經驗及資金和資本實力;(2)中國改革開放頭二十多年裡,中國綜合國力和中國企業的跨境經營能力仍較低、中國的市場經濟地位和政府監管機構對商業銀行監管能力的認受性還較低;(3)中國改革開放後,中國大型銀行在本土市場享有遠比世界其他地域更的的發展空間和天時地利的營運環境。事實上即使到目前為止,中國大型銀行在本土市場的盈利性遠高於境外市場的盈利性。這一點可以從原有海外業務一直占比較高的中國銀行在中國改革開放後急於“靠岸”大力發展本土市場本幣業務的實際情況得到確切的印證。到目前為止,中國大型銀行在本土市場的盈利能力仍遠高於海外市場的盈利能力。以下是部分中國大型銀行在2011年“海外和國內資產回報率比較”情況:

近年,隨著中國經濟的國際化程度的迅速攀升、中國各大型銀行經歷股改上市和在本土市場經歷多年市場化經營的練就,無論在經營管理能力,還是實際資本和資金實力均有質的飛躍,從而積聚了很足的走出去的“底氣”和自信心。從歷史的角度看,驅動中國大型銀行加速國際化的主要因素或誘因與下列西方大型國際二戰後加速國際化相同的因素或誘因有相同和不同之處。

但從目前的情況看,近年驅動中國大型銀行階段性加速國際化的主要因素或誘因可歸納如下:

首先,是本土長期銀行體系長期處於資金過剩的情況,持有大量資金頭寸的中國大型銀行須尋求可以“洩洪”的境外市場。在最近的十數年裡,中國國際收支因國際貿易連年巨額順差和外來直接投資及組合性證券投資帶來的經常項目和資本項目的巨額順差,給本土銀行體系帶來巨額的可用流動性,在很大的程度上出現“水淹銀行”銀行的現象。與此同時,中國政府為防範經濟過熱和因銀行信貸投放增長過猛而導致過高通貨膨脹又不得不時不常地推行實施相應的宏觀調控,限制本土銀行的信貸增長規模,如此一來,大型中國銀行自然加速在海外的發展。以香港為例,2011年中國的大型銀行在港的貸款增長率達20.7%之高。

 

其次,是中國企業加大“走出去”的步伐與規模,給中國大型銀行帶來巨大的商機。自中國“入世”後,一方面,中國的市場已逐步全面對外開放;另一方面,中國的企業無論在原材料(包括能源)進口、產成品銷售,還是在對外直接投資均十分依賴海外市場。根據2012年8月30日中國商務部、國家統計局、國家外匯管理局聯合發佈的《2011年度中國對外直接投資統計公報》顯示,2011年,中國對外直接投資淨額(流量)實現了自資料發佈以來連續十年的增長,達到746.5億美元,再創年度投資流量的歷史新高。2002—2011年,中國對外直接投資年均增長速度為44.6%。從存量觀察,截至2011年底,中國對外直接投資累計淨額(存量)已達4247.8億美元,位居全球第13位,較上年末提升4位。2011年末境外企業資產總額近2萬億美元。除投資金額的增長外,中國投資者的步伐也在逐漸寬廣。數字顯示,截至2011年底,中國13,500多家境內投資者在國(境)外設立對外直接投資企業1.8萬家,分佈在全球177個國家(地區),占全球國家(地區)總數的72%。而從存量看,七成分佈在亞洲地區;對發展中國家投資存量占89%,發達國家占11%。2011年中國對歐洲的投資已實現連續三年高速增長,截至2011年末,中國對外直接投資已覆蓋了歐盟的全部27個成員國。2011年中國對美國投資流量同比增長了38.5%,2012年1—7月,又實現了29.6%的增長。

 

第三,人民幣區域化和國際化步伐加速。近年中國政府加大推進人民幣作為國際結算貨幣、國際信貸貨幣和國際儲備貨幣。在這一大背景下,自然給中國大型銀行在海外市場帶來境外人民幣清算和結算、離岸人民幣資金和資本市場、人民幣流動性提供和管理及人民幣資金回流本土等多項業務機會。

以中行為例:至2012年末,中行為五大洲超過80 個國家和地區的代理行和聯行開立近900 個人民幣同業往來帳戶,跨境人民幣結算量和人民幣清算帳戶開戶數穩居市場第一。臺北分行獲准成為臺灣地區人民幣業務清算行,中行成為唯一在香港澳門臺灣及馬來西亞同時具備人民幣業務清算行資格的銀行。中國內地和海外機構分別辦理跨境人民幣結算業務1.2 萬億元和1.29 萬億元,同比分別增長53%和32%。在德國、法國、盧森堡、日本、韓國、印尼、菲律賓和南非等國家成為人民幣清算主管道。人民幣債券承銷與投資快速發展,利用香港業務平臺參與承銷香港市場發行的人民幣債券金額336 億元。海外人民幣產品和服務不斷豐富,現鈔批發業務經營區域覆蓋亞太、歐洲、美洲及非洲地區,發揮了離岸人民幣現鈔供應主管道作用。作為主要成員積極參與倫敦離岸人民幣中心建設。

 

建行國際業務部負責人最近接受國內媒體採訪時表示:“人民幣走向國際的過程,將使大型中資商業銀行的海外發展面臨一個重要的戰略機遇期。大型中資商業銀行通過發揮海外網路和本幣的競爭優勢,同業競爭力將顯著提高。

與國內中小銀行相比,我行擁有海外網路優勢,通過內外聯動可以提供更具競爭力的產品和服務滿足客戶需求。與境外網路發達、境內本土化發展較快、產品創新能力和綜合實力較強的外資銀行相比,海外佈局較全的大型中資銀行擁有本幣資金優勢和海外網路覆蓋面廣的雙重優勢。我行可借此優勢,打破以往境內業務發展受制於外幣資金規模的困擾,通過不斷提高產品創新能力,在新的競爭格局中爭取更多的優質客戶資源。

 

人民幣在境外使用的廣度和深度迅速提升,一方面有利於我行在境外發揮本幣比較優勢,培育境外優質客戶群體,為開拓代理清算、金融市場、投資銀行、投資託管服務以及境外個人業務帶來了重要機遇。另一方面,有利於我行將境內的客戶基礎、人民幣實力等優勢延伸至境外,在境外發揮本幣比較優勢,培育境外優質客戶群體,開拓海外人民幣業務。我行還可以更好地整合境內外兩個市場的資源,為“走出去”的中資企業和外資跨國公司提供更優的跨境服務,促進我行境外和境內多項業務的發展。”

 

第四,自2008年以來西方銀行特別是歐洲銀行受接二連三的金融危機衝擊而不得不在過去數年持續推進“去杠杆化”和縮減甚至撤出海外市場,從而為中國大型銀行提供大量業務機會。西方大型銀行去杠杆化的情況如下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