從國際視野看我國銀行應如何從陝豫19家銀行190億摻假黃金質押貸款案中吸取教訓亡羊補牢 2018-02-04

       2018年2月2日,銀監會在其官網以《銀監會依法查處陝西、河南銀行業金融機構質押貸款案件》為題披露:“近日,經過立案、調查、審理、審議、告知、陳述申辯意見覆核等一系列法定程式,陝西、河南銀監局依法查處了轄內銀行業金融機構質押貸款案件,對兩地涉及該案的19家銀行業金融機構共計罰款5250萬元,並處罰104名責任人。”

 

       據《財經》報導,豫陝交界的靈寶市以黃金礦藏知名,在當地用實物黃金抵押貸款的資本運作模式並不少見,甚至形成了一種“炒金模式”:“假如每克黃金250元,250萬元即可購買1萬克黃金,將1萬克抵押給銀行,以質押率下浮20%計算,可獲得200萬元的貸款。再用200萬元可收購8000克黃金,再將8000克黃金抵押給銀行,又可獲得160萬元貸款。以此迴圈,250萬元可撬動價值約1200多萬元的黃金,形成近五倍的杠杆。”另據相關傳媒報導:“這些被抵押給金融機構的假黃金,鎢的含量占62%左右,黃金約占38%。金磚外表是標準金,裡面則裹包著鎢塊。不法分子選擇鎢來造假,主要是因為鎢的密度與黃金接近,鎢的密度為19.25克/立方釐米,黃金密度19.3克/立方釐米,兩者僅相差0.05克/立方釐米,普通儀器很難測出如此細微的差別。因此,這種以鎢塊為‘核心’的假金磚,如不用熔煉和打鑽的檢測方法很難查出破綻。此外,鎢與黃金之間熔點差距很大。黃金的熔點是1064 ,而鎢的熔點高達3410,不法分子從銀行收回假金磚後,只要溫度達到黃金熔點,很容易將兩者分離……制假團夥組織嚴密,分工明確,從材料選購、加工、運輸,以及辦理質押貸款業務,都有專人負責,且核心團隊成員均已離異。在黃金價格上漲的最初幾年,他們憑藉‘炒金模式’和利用假黃金質押貸款投資的方式賺取上億元,再次入場後,因金價持續走低難以抽身,只能用假黃金持續從多家銀行質押騙貸,用於還清利息,最後難以為繼,徹底崩盤。”

 

       銀監會在其上述公告中指出:“該案暴露出上述銀行業金融機構內控管理存在諸多缺陷。一是貸款“三查”形同虛設。相關銀行業金融機構貸前調查不盡職、貸款審查不嚴格、貸後管理缺位元,部分基層機構在業務辦理過程中有章不循、違規操作,嚴重違反審慎經營規則。二是押品管理嚴重失效。相關銀行業金融機構對貸款質押物的檢測及價值評估存在重大紕漏,給不法分子可乘之機。三是業務開展盲目激進。相關銀行業金融機構過度追求業務發展規模和速度,不瞭解自己的客戶,不能穿透業務風險,部分機構違規開展業務審批,重要崗位未形成有效制約,內控審計作用缺失。”

 

       筆者認為,與其因噎廢食而禁止有關銀行或所有銀行開展黃金質押融資,不如讓我國銀行業界以此案為契機,通過總結分析該案件中涉案銀行的管控缺失點和薄弱環節,進行有針對性的亡羊補牢工作。為此,筆者試圖利用自身在國際性銀行工作期間的親身經歷和體會,圍繞擴大銀行授信抵質押品接受範圍時應重點解決的操作實務問題,提出以下具體建議,供國內銀行業界同業參考。 

 

       首先,要更新抵質押品對授信風險緩釋的形式和作用。國際領先商業銀行在制定抵質押貸款的政策時所依據的關鍵理念包括:(1)“抵質押品的獲取是用以確定潛在損失或最大限度降低潛在損失,而非作為授信決策依賴基礎(Collateral is obtained to deter/minimize a potential loss and should not be relied upon as a basis for the lending decision.)”;(2)銀行接受抵質押品進行授信並非為了最終獲得抵質押品;(3)因銀行是現金流貸款人(The Bank is a cash flow lender),為此,銀行除把抵質押品作為第二出路(the 2nd way out)外,更重要是要看授信物件用信後可能產生的現金流情況;(4)在確定是否接受何種抵質押物時,要確定有否適當的估值方式方法及時準確地評估抵質押物價值;(5)對抵質押品的物理性緊密監控和價值的隨時盯市監控必不可少;(6)儘管保險對化解風險有作用,但不能把貸款還款的來源保障全押在保險上(保單融資)。 

 

       儘管公開信息並未就上述案件中的涉案銀行的實際業務操作情況,但我們可以基於合理推斷推測上述涉案的19家銀行:(1)忽視了授信物件用信後可能產生的現金流情況;(2)在確定接受實物黃金作為質押物時,並未很好地掌握適當的估值方式方法及時準確地評估抵質押物價值;(3)欠缺對作為質押的金塊的物理性緊密監控和價值的隨時盯市監控。傳媒報導提及到的“此案件被‘揭蓋子’緣起於2016年5月初陝西潼關縣聯社因一筆約2000萬元的黃金貸款發生逾期,潼關縣聯社工作人員聯繫貸款人一直聯繫不上,催款無果後決定處置質押黃金,在處置過程中發現黃金摻假,遂將此事報案”情況,正好證實了上述3個缺失點和管控薄弱環節。 

 

       其次,要建立和維持有效支持對非傳統抵質押品進行託管、盯市和處置的押品管理資訊技術系統。據瞭解,目前國內大多數商業銀行現有的押品管理系統基本上只能支援對傳統抵質押品的管理。為此,若要擴大接受抵質押品範圍開展融資或其他授信業務前,有關銀行應首先對其現有押品管理系統進行升級改造工作。 

 

       第三,要確保有關抵質押品能在預期價值範圍和預期時限內得到有效處置和抵債。 有關銀行在決定接受新的抵質押品作為對客戶授信的風險緩釋手段前,必須確保自身具備“能在預期價值範圍和預期時限內有效處置有關抵質押品以抵償相關債務”的能力。若自身不具備這樣的處置能力,則應從基礎工作做起,在建立相應的處置能力後才開展相關業務。事實上,在過去數年時間裡,我國商業銀行整體資產品質惡化,各商業銀行紛紛加大不良貸款處置力度的過程中,所普遍暴露出來的“有關銀行無法在預期價值範圍和預期時限內得到有效處置和抵債”這一客觀問題,也剛好證明了這一點。 

 

       第四,要嚴格推行實施專業授信專業管理的管理體系和機制。在國際銀行業界,人們習慣把具有以下特徵的貸款統稱為“專業貸款”:(1)債務人通常是一個專門為實物資產融資或運作實物資產而設立的特殊目的實體(Special Purpose Entity, SPE);(2)債務人基本沒有其他實質性資產或業務,除了從貸款形成的資產中獲得的收入外,基本沒有或沒有獨立的償還債務能力;(3)貸款的主要還款來源為貸款形成的資產未來所產生的收入,而不是債務人的其他資產;(4)貸款合同安排給予貸款銀行對融資形成的資產及其未來所產生的收入有相當程度的控制權。具體而言,人們通常會基於某些特定的特徵,把專業貸款的類型分為:項目融資、物品融資、商品融資、產生收入的房地產等四大類。這四類專業貸款除具備上述四點共同特徵以外,各自具有各自獨有的特徵。鑒於專業貸款的風險的獨特性,國際領先商業銀行的普遍做法,是對專業貸款實行內容包含以下幾部分的“專業管理”:(1)在風險決策層面上明確區分基本風險決策(Basic Risk Decision)和特殊風險或關鍵風險決策(Special or Critical Risk Decision);(2)明確劃定納入特殊或關鍵風險決策的行業或風險敞口類別;(3)把對特殊風險的准入和管理明確體現在本行總體風險偏好陳述書中;(4)開發專門的風險分析計量模型。顯然易見,實物黃金質押貸款應屬專業貸款,因此,必須明確嚴格推行實施專業授信專業管理的管理體系和機制,而不是任何一個分支機搆均可以自行決定隨意開展的普通授信業務。 

 

       第五,要確保銀行有對有關低質押品即時盯市的能力和隨時通過公開市場有效處置低質押品的交易能力。在國際金融市場上,金融機構普遍對金融資產進行三個不同層次的分類後,分別採用不同的相應的價值估值方法:(1)第一層次資產(Level 1 Assets):價值可依據活躍市場所報出的價格確定(Value is determined by quoted prices in active market);(2)第二層次資產(Level 2 Assets): 價值可依據不活躍市場所報出的價格確定或通過可觀察的價格輸入用模型推算(Value is determined by quoted prices in inactive market or model input prices that are observable);(3)第三層次資產(Level 3 Assets): 沒有參考價格可以獲得,因此只能嚴格基於估價模型推算(No reference prices are available and strictly based on valuation models)。 與此同時,鑒於金融資產價格的市場敏感度通常較高,有關銀行在接受了債務人所提供的金融資產作為質押品後,除做好即時盯市工作外,還應設法建立和維持隨時通過公開市場有效處置低質押品的交易能力,其中包括與獲得有關交易市場資質的機構建立相應的代理關係。

 

       第六,要確保有關金融抵質押品在有關銀行能有效控制的託管之下(under bank’s custody)並獲原有權益所有人的有效處置書面授權。與房產等固定資產抵押須到政府相關部門辦理登記過戶手續不同,有關銀行若擴大接受金融資產或權益作為質押品,則應直接作為有關資產或權益的託管銀行或與有關合法的託管機構(如中央登記結算公司)簽訂相關書面協定,以體現相應的債權權利主張,並事先對對有關質押品進行處置的程式和方式作出相應的安排,以便日後順利執行實施。此外,有關銀行必須在辦理有關質押融資時便要求質押品的原有權益所有人簽署有效的書面《授權書》,以便有關銀行屆時能憑該等授權及時對有關質押品進行有效處置抵債。

 

       第七,要確保有關抵質押品在公開市場有足夠的交易量和投資者基礎並具較好的流動性。銀行接受不同類型的抵質押品開展融資業務或其他授信業務,風險緩釋是否得到有效實現至關重要。2008年全球金融危機爆發後,全球各國監管機構對其監管物件參與上述第三層次資產的發起、交易或接受作為抵質押品均特別關注,並因此而作出大幅度的監管政策的修訂和調整。 

 

       第八,要在維持有效制衡的前提下實現資源分享。從組織架構和業務操作層面看,商業銀行(1)要建立相應的既提供公共資產託管(如基金託管),又可為內部接受金融資產作質押品的託管的“託管部”,承擔有關金融資產的保管和持續即時盯市工作,包括通過重屬託管委託公共(如中央結算登記公司)或協力廠商託管機構進行相關質押品管控;(2)要明確給金融市場部賦予直接在金融市場上處置有關“可供交易”的金融資產的工作職責;(3)明確有關抵質押品的即時盯市工作不再有授信物件的客戶經理負責,轉而由託管部門通過資訊技術系統進行盯市,並利用系統訪問設置許可權和應用介面設置讓風險管理條線人員及時掌握情況,並據以採取相應管控措施。以盯市系統為例,雖然託管部、金融市場部以及專門負責對交易相關業務進行風控工作的“中台(Middle-Office)”均有需要對有關資產進行盯市監控,但沒必要分別開發三個不同的盯市系統。較為合理和常見的做法是以託管部的託管系統平臺為基礎,建立相應的介面或介面,讓不同部門的工作人員共用相同的資源。 

      

       第九,要確保押品管理系統能支援交叉風險管理。在日常業務中,金融市場上的金融資產的價值,會因市場上的另一風險的變化而變化。以公司債券價值為例,若有關公司債的發行體的信用評級被公共評級機構下調評級或評級展望列為負面,該公司債的二級市場價格很可能因此而應聲下跌。換言之,若有關銀行以某一公司債為質押品,該質押品的市場價值因其所涉及的信用風險而降低,這一現象通常被稱之為“交叉風險”。同理,有關押品的市場價值也可能因市場流動性變化而產生變化,即流動性風險也可以質押品的價值變化。為此,有關銀行在擴大接受抵質押品開展融資授信業務時,其押品管理系統必須有支援交叉風險管理的功能與設置及相應的預警功能。 

JP Management Development Ltd.
遠見管理發展有限公司
Tel:     +852-35116253 (Office) +852-69088682 (Mobile)
Email: jpmgthk8@outlook.com

© 2020 by JP Management Development Ltd.